梁浩恩

梁浩恩

政治系畢業,輕度 Asperger 患者,喜歡下國際象棋,讀書和寫作,健身和游泳。

2019/1/21 - 14:16

Demarcation

資料圖片,來源:Danielle Cerullo @Unsplash

資料圖片,來源:Danielle Cerullo @Unsplash

回數過去二零一八年,有得有失,而似乎不能將得和失分開並列,他們很多時候是相互依存。在每一年的最後一天寫一張流水帳,記下,然後安心地遺忘。

在十月時離開了之前在慈善基金的工作,當初是以 MT 的身份進去,但是後來發覺有很多地方適應不來:一是不擅長社交,慈善基金是一個大機構所以日常之中有很多機會和不同部門的人打交道,但 Asperger-er 都比較難以應對社交也不懂得察言觀色。再者,有 Asperger 的人都很有想法主見比較強,什麼事情都需要問得一清二楚,不是說接到命令就直接做,未做以前會一大堆問題拋回去。

畢竟當時還是(而到現在也是)覺得工作有意義,所以還在工作的時候開始接受了心理輔導,Asperger 的症狀應該是有點改善到,但還是有很長的路要走。還有就是當時被批評說衣著不符規定,所以去訂了幾套西裝,雖然很貴但也學到了一些基本搭配的觸覺。訂做衣服接受心理輔導不光是因為要留住工作,但是到最後還是沒有留下來,始終有些地方本來水平就不如別人,機構也沒有多少時間可以讓你慢慢學。這只能讓比我更有能力的去做。

廣告

離開了工作以後健康有了明顯的改善,不用再朝七晚八的上班,可以每天睡八九個小時,也比較勤力的多上健身房,除了中央肥胖還是飲食問題較多之外,手臂肩膀和胸都有少許的肌肉增長。身體上健康的改善讓心理也平衡,不用繼續再不適合的生態環境下生存,不同的生態只能養不同的物種。接受了心理輔導之後也讓自己的情緒變得相對穩定,更懂得要如何應對社交環境。

丟了工作之後,又因為某些機緣之下有人找了我想開學校,讓現在只靠個體教學的模式更穩定和多元化。家人一路覺得教棋並不是穩定的工作,不是一項職業,應該找家公司安安定定的做個小文員朝九晚五。他們到底也不太能夠接受自己兒子有 Asperger,但我到了二十七歲比較知道自己屬於什麼的人,只能做適合自己生存的行業。有了 Business Partner 可以應付行政和宣傳的工作,自己就可以專心在教學之上。未有做到成績對家人說什麼都沒用,有了成績也不用對家人再說什麼了。

對於教學覺得興奮但也有擔心的地方:本來社交就不是強項,很多東西知道別人做得不足或不夠的地方在哪裡但未必可以有效在大班講解,如何結合一些已有的主流書本來推銷行業(Ray Dalio:Principles,建立學習的原則和 Project Management 的意識;Daniel Kahneman:Thinking fast and slow 學習戰略和戰術的觀點),要如何應付學生和家長的要求,可以讓他們得知自己的進度和評核方向而不會造成過份壓力。這些問題都有待解決。

人生中二十出頭比較迷茫的前五六年總算過去了,但前路是怎樣還不好說。最想念的是十年間那些自己還在困境時幫助過自己的人,尤其當年的女朋友。不過十年後的現在一切都改變了,哭鬧是錯,沉默是錯;你活著,就是罪。世界上不是所有東西都能以努力和頑固換回來,這點時間落差的概念也花了很多時間搞好。

總的而言,對於這社會有點正面的影響,努力鍛煉自己,人只能年輕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