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思銘

陳思銘

九歲負笈英國,十四年後畢業歸來,創辦英識教育;如今身在港,心也在港,但思想始終停留在彼邦。 www.facebook.com/ukchitchat

2020/3/30 - 20:39

Tested Positive — 你回香港隔離的日子

資料圖片,來源:Becca Schultz @ Unsplash

資料圖片,來源:Becca Schultz @ Unsplash

由英國的寄宿學校回香港接受隔離?恭喜你,這是你人生第一個成功的決定,因為連英國首相約翰遜在你離開英國之後一星期也宣佈中招,你就知道你或你媽咪的判斷和觸覺,原來竟然在英國首相之上。

世界上有幾多個人十八歲之前,作出的一個人生重大決定,是超越英國首相的?尤其這位金髮肥哥哥大有來頭:他伊頓公學畢業,牛津雖然未完成學位課程,卻是一位邱吉爾專家,人前人後都希望人相信他是廿一世紀肉身投胎的小邱吉爾。

你決定對他的所謂「群體免疫」投不相信票,先一步回來,你不只威過約翰遜,隨時邱吉爾在天之靈也會說你是一位少年領袖的奇才。

廣告

有這樣的想法,就不必怕惹來閒言閒語。

不錯,回到香港,雖然家中的客廳容得下 70 吋的大螢幕(而在寄宿學校的宿舍,你看 BBC 新聞最多只是那個 laptop 尺碼),你第一次發覺原來香港新聞的視野都很狹窄?看來看去不是蘭桂坊那條窄街有一隊菲律賓樂隊中招;就是香港的女特首戴著面罩又發表幾句被全世界香港人喝倒采的新措施,而她公佈的所謂新措施又是抄襲自你剛剛離開逃回的英國。

這個世界發生了甚麼事?你記得 GCSE 的第一年,學校叫你讀過 George Orwell 的《動物農莊》。這場瘟疫英港之間一來一回,請相信我,雖然至少兩個月不必上課,但如果你是心智成熟的孩子,停課這兩個月,比你真正在學校上課學到的兩年還要多。

首先,為何有幾個害群之馬,明明回來香港,隔離期間還要幾個相約跑到野外,而且還自作聰明地將擺脫手環的過程自拍,放上 Instagram?

不,這不叫自由,也不叫 Think Outside the Box 或 Get outside the Coronavirus。幾張自拍照足以令你全球聞名,包括你本來讀的那家寄宿學校宿舍那個叫 Claire 的 Cleaner 也會看到。

想像她看到這些照片,一面為你離開的那間屋噴消毒劑,一面說:「Oh My God」,而說這句話的時候,她沒有戴口罩。

據說寄宿學校是為培養領袖而設的。有時做領袖不必開口,也不必到處跑動。一個領袖在非常時期只是《卧虎藏龍》電影英文片名的 Crouching Tiger。一隻老虎要衝出捕殺獵物之前,往往退後兩步,在草叢中靜止不動。邱吉爾在出任首相之前,長達十年,被他自己的保守黨隔離,成為一名後排議員,甚至也離開英國去美國加拿大旅行,歷史這叫做 The Wilderness Years。

邱吉爾曾經 Quarantine 了十年之久。比起你這 14 天,或者離校兩個月,你當做 Take 一個 Sabbatical Leave,又算得甚麼?

回到香港與英國的寄宿母校有一個距離,正好對著你自己的房間,整理思緒:去了寄宿學校這兩年,你得到了甚麼?你會更加懷念沒有得上學的那家學校,而覺得每天清晨社監迫你起床的 Name Call — 當時覺得很討厭 — 現在少了他在樓下大叫:Come on Boys, all up! 忽然,你覺得人生很空洞。

若有這樣的感覺,恭喜你,寄宿學校已經在你的心裡發芽,你在成長。從此你的一生,開始對所有的愚昧免疫。

 

原刊於 Britannia Study 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