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也有宗教勒索的嗎?

2018/11/21 — 12:45

今天在臉書上學習到哲學新知。友人傳閱一篇賴天恆著的〈你今天被道德勒索了嗎?〉一文,該文介紹 Simon Keller 教授在 2016 年於哲學期刊發表的關於道德勒索的論文。可能因為今年曾經受過情緒勒索,我對這課題甚有興趣,喜見原來已有哲學人發表相關哲學論述。在本文,我嘗試按賴文的內容,狗尾續貂談宗教勒索,也回應臉書朋友一些相關發問。(稍後才有空讀 Keller 的原文,希望 Keller 在原文裡沒有談過宗教勒索。)

一、宗教勒索的定義

按賴文所說,勒索結構是這樣:「改變一些情境,使得妳如果不做我要妳做的事情,妳就得承擔妳所不願意接受的後果。妳不願意承擔那些後果,因此必須屈服於我的意志。」在文章別處又說,「道德勒索的最大問題,在於藉由改變道德情境,不正義地分配了道德義務。」因此,宗教勒索會是:

廣告

「改變一些情境,使得妳如果不做我要妳做的事情,妳就得承擔妳所不願意接受的宗教後果。妳不願意承擔那些後果,因此必須屈服於我那不正義的意志,令妳負上更多宗教責任。」(香港某些信徒動輒強調「宗教」與「信仰」不相同,但本文不會作出這區別。)

在這個勒索的定義下,可會有宗教勒索嗎?我認為是有的,還可分廣義和狹義兩類,因為廣義地理解,宗教價值必然包括道德價值和人際關係(這包括了情緒)的價值,狹義的宗教價值卻不會如此。

廣告

二、廣義宗教勒索

廣義地說,宗教價值關乎所有道德和人際關係,又或者,很多信徒實踐道德價值時的動機是十分宗教性的,所以任何情緒勒索也同時是宗教勒索,任何道德勒索也同時是宗教勒索。在這廣義理解下,稱某一勒索為宗教勒索,並不因為相關價值只會是信徒才關心,而是因為相關價值在宗教裡也是重要的,或以宗教為實踐動機,並且該事件是在宗教場境裡發生的。例如「假若你不承擔這事奉崗位,多年看著你成長的牧師和導師會對你很失望!」是情緒勒索,也可同時說是廣義宗教勒索。「把孤兒留在教堂門口,逼使教會以其資源接手照顧(或分配別處)」會是道德勒索,也可同時說是廣義宗教勒索。相似的一個假想例子是,一大群無家者來到某教堂,要求住宿和食物,假設原來是當地社區把無家者引導至那教堂後便甚麼都不願作,只等那教堂接收那些無家者。這就構成了道德勒索,也可同時說是廣義宗教勒索。

同樣地,「基督教機構在一些事工進行期間,長期欠薪,同工為免事工受影響,被逼變成義工地做下去」,會是道德勒索,也是廣義宗教勒索。說到機構,香港某基督教機構經常推出極大型的事工項目,例如搞電視台或組探險隊,他們呼籲信徒捐錢支持時,總會說一切都是為了傳福音,然而,相信不少有捐錢的信徒心裡想著的還有另一個原因:不願看到他們那些極度破費的事工倒閉,有辱主名,因此唯有支持下去。這極有道德勒索之嫌,也有廣義宗教勒索之嫌。同類與捐錢有關的,是教會高層一意孤行要擴堂,要求信徒承擔巨大財務壓力。

又例如,假設某教會在創辦初期,牧師願意不支薪水地義務工作,過了幾年後會眾其實有財力支持牧師,但卻遲遲不這樣做,牧師為了不影響教會發展,唯有繼續這樣義務地做下去。又或者,假設某教會有一位全職傳道人,教會發展迅速,需要有更多牧者,但教會不想花錢,結果傳道人一個人做三個人的工作,變相被剝削。這極有道德勒索之嫌,也有廣義宗教勒索之嫌。

最後,信仰百川作者 Sunny Leung 曾撰文詳談「上帝的情緒勒索」,舉出很多教會生活上的例子,讀者不妨參考。在本文的用語裡,我們可稱那些為情緒勒索,但也同時是廣義宗教勒索。

三、狹義宗教勒索

狹義地看宗教價值,則會是一些幾乎與情緒和道德無關的價值,但在宗教觀裡卻極其重要,因此只會信徒才會關心。例如教會聲譽或宣教成敗等價值。例如今年十月天主教承認中國政府選立的主教,很多評論員就認為,如果教宗不從,教宗便要面對他很不想見到的局面 —「中國的天主教群體分為兩個」(這大概正是他官方的理由),因此教宗自覺必須屈服於中國的意志(他當然口裡不會承認是屈從)。又例如,在電影《沉默》裡日本政府以殺害日本平信徒的手段,逼使歐洲來的天主教宣教士公開放棄天主教信仰。

四、網友問題

有網友問,「如何區分勒索與神的警告?」誠然,在基督教內,如果某行動被定性為上帝的要求,或警告,不論喜歡與否,信徒必然會覺得要作出那行動。但這裡談的宗教勒索,不論廣義或狹義,都是有「人」改變一些情境,令信徒或教會不得不服從那人的意志,構成不公義。因此,問題就變成那個「人」能否施展渾身解數令信眾覺得他對情境的設定等同了上帝對情境的設定。有時候那人是成功的,例如我上面提到的機構呼籲捐錢例子,真的有很多香港信徒長年捐錢支持。

另一問題是,「勒索與 sins of omission 有甚麼分別?」宗教勒索錯誤的地方是有人改變了情境,逼使信徒基於宗教良心不安而做一些你想他們做的事,因此應該與 omission 不盡相同。然而,如果我們在定義上放寬一點,的確有可能出現 sins of omission 的。在第二節我提到一個類似歐洲難民問題的假想例子,我們可以修改如下:「一大群無家者來到某教堂,要求住宿和食物,那個聚集並不是當地社區促成的,但社區的人發現後亦不願作任何事來幫忙,只等那教堂接收那些無家者。」在這個案裡那社區的人就犯了 sins of omission。

五、結語

本文只是讀到道德勒索這概念後的零碎後續思考,主要討論宗教勒索會是怎樣的。至於怎樣面對,可能讀者要回看 Keller 教授的討論了。

 

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