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人能否自己欺騙自己?― 從傳統武術大師們在擂台上慘敗說起

2020/6/4 — 9:00

圖片來源:Photo by Charlein Gracia via Unsplash

圖片來源:Photo by Charlein Gracia via Unsplash

【文/張海澎】

前言

近幾年發生了多次業餘搏擊拳手挑戰傳統武術大師的事件,結果都毫無例外地以傳統武術大師慘敗而告終。 2017 年 4 月 27 日,徐曉冬與雷公太極的創始人雷雷比武,結果不到 20 秒,雷雷就被擊倒在地、滿臉披血。 2019 年 5 月 19 日,徐曉冬與號稱「詠春拳點穴大師」的呂剛對擂,結果在 47 秒內呂剛就多次被擊倒,裁判不得不終止比賽。最近一次是在 2020 年 5 月 17 日,渾元形意太極門掌門人馬保國與搏擊愛好者王慶民對戰,結果馬保國毫無招架之力,在 30 秒內被擊倒三次,最後一次更被打至昏迷,直挺挺地躺在擂台上。等等,等等。

廣告

這些大師有一共同點,都宣稱自己具有某些神功。例如,雷雷曾在央視上表演「雀不飛」和「拍西瓜」。前者,他讓一隻鴿子停在手上,無論怎麼揮動手臂鴿子都不會飛走,他宣稱這是利用太極內力將鴿子吸在手心使其無法起飛。後者,他用手掌拍了一下西瓜,西瓜皮完好無損,但切開一看裡面全爛了,他宣稱這是利用太極內功將瓜瓤拍爛。後來揭發出來這些都是造假:鴿子是被細繩拴在手上,西瓜被事先注入鹽水。馬保國宣稱自己能「唱着歌兒破裸絞」(裸絞是巴西柔術中一種從背後實施絞殺的招數),他還拍了兩段比武的視頻,一段是用一根手指先後撂倒兩個英國壯漢,另一段展示自己如何用所謂的「接、化、發」動作「打敗」了英國 90 公斤級的MMA職業選手彼得 · 歐文 (Peter Irving) 。但歐文後來澄清說,他是受僱來拍一段宣傳短片,片中的動作都是預先設計好的,不是真打。

顯然,這些大師們並不真的以為自己擁有那些神功。否則,也就不必造那些假。但既然如此,他們為什麼還敢上擂台應戰,甚至主動挑戰一些搏擊高手?結果不僅被毆至血流滿面或鼻青眼腫,還弄得身敗名裂、自取其辱的下場。這就非常令人納悶了。於是就有這樣的說法:騙子的最高境界就是把自己也騙了。人們認為,大師們謊言說多了,他們自己也信以為真,以為自己真的武功非凡。這就引出了這樣的問題:人到底有沒有可能自己欺騙自己?

廣告

「欺騙」的定義

要回答這個問題,必須先定義什麼是欺騙。(我們只集中討論人類的撒謊行為,不討論其他意義的「欺騙」。如動物的保護色或裝死現象等,我們有時也會將這些現象稱為「欺騙」。)人們一般都會認為,所謂欺騙就是講假話,即說了一些不真實的東西。據此,我們先初步為「欺騙」下一個定義:

  定義 1 :某人欺騙別人,當且僅當他對別人說了一些虛假的陳述。

(這裡的「說」,不僅僅指口頭上的言語,也可以是書寫或肢體動作等任何能傳達信息的方式。)但稍微想一想,就會看到這個定義是不恰當的,因為可以找到很多反例。

設想如下的情形:有朋友問我現在幾點,我看了一下表,時針指向下午 7:00 ,我就告訴他現在是下午 7 點。但我不知道我的錶其實停了,現在不是 7 點。我對他人說了一些虛假的陳述,這種情形符合上述「欺騙」的定義。但人們不會指責我欺騙,因為我並不知道我的錶停了,以為當時真的是下午 7 點。又如,根據目前的宇宙學理論,宇宙起源於大爆炸。假如我的孩子問我宇宙是怎麼來的,我告訴他宇宙起源於大爆炸。但這個理論可能是錯了,將來科學家可能會發現宇宙並不是從一個奇點爆發產生的,宇宙在時間上沒有一個起點。如果情況確實如此,那麼我是否對我的小孩撒了謊?似乎也沒有人會這樣指責我,因為我並不知道大爆炸理論是錯的。因此,上述的定義顯然過寬,它會將一些不是欺騙的例子也包括進來。

從上述的反例我們可以看到,有意地說一些自己相信為假的話,似乎是撒謊的必要條件。因此,我們可以將「欺騙」的定義修訂如下:

  定義 2 : 某人欺騙別人,當且僅當他有意地對別人說了一些虛假的陳述,並且他自己相信這些陳述是虛假的,目的是使對方相信這些陳述是真的。

這個定義看起來似乎挺恰當,但仔細想一想,也能找到一些反例。將上述問時間的例子改一改,想像如下的情形:有朋友問我現在幾點,說他將與某某女子約會,不想遲到。我看了一下錶,時針指向下午 7:00 。我不想他與這位女子約會,因為我也看上了這位女子;於是就對他說現在是下午 6 點,希望他遲到。但我不知道我的錶早前被人偷偷地撥快了一小時,現在正好是 6 點。在這種情況下,我算不算欺騙了那位朋友?應該算是,因為我確實有意要欺騙他。但根據定義 2 ,這種情形不算是欺騙,因為我說的話是真。

再設想另一種情形:我有親人胃不舒服,到醫院去檢查,醫生診斷的結果是胃癌,但只將這個結果告訴我。為了不使我的親人擔心,我對親人說你只是胃潰瘍而已。但進一步檢察後發現,原來真的只是胃潰瘍,第一次的診斷是誤診。在這種情況下,我算不算欺騙了我的親人?應該算是。但根據定義 2 ,這種情形也不是欺騙。可見這個定義過窄,它會將一些算是欺騙的例子排除掉。(如果有人堅持認為,上述的兩個例子只能算是意圖欺騙,而不算是真正的欺騙,因為我所說的話是真的。這也沒關係,不影響本文最後的結論。)

從上述的反例我們可以看到,虛假的陳述似乎不是欺騙的必要條件。因此,我們對「欺騙」的定義做如下的修正:

  定義 3 : 某人欺騙別人,當且僅當他有意地對別人說了一些自己相信是虛假的陳述,目的是使對方相信這些陳述是真的。

這個定義看起來是恰當的,或者說,在一般情況下它是恰當的。這裡之所以要強調「在一般情況下」,是因為我們總能夠設想一些特殊情形,在這些情形下,某種行為符合上述的定義卻不被視為欺騙,或不符合上述的定義卻會被視為欺騙。為了避免沒完沒了,我們不在這個問題上糾纏。我們假設定義3對「欺騙」的定義是恰當的,現在要考慮的問題是:按照「欺騙」的這種定義,人能否自己欺騙自己?

大師們是否在欺騙自己?

首先,我們定義什麼是自我欺騙。如果定義 3 是「欺騙」的恰當的定義,則「自我欺騙」應定義如下:

  定義 4 : 某人自己欺騙自己,當且僅當他有意地對自己說了一些自己相信是虛假的陳述,目的是使自己相信這些陳述是真的。

但且慢!當我們欺騙別人的時候,別人未必要相信我們。但當我們自己欺騙自己時,我們必須相信自己所說的話,即成功地將自己騙倒,才算是自我欺騙。因此,上述定義應修正為:

  定義 5 : 某人自己欺騙自己,當且僅當他有意地對自己說了一些自己相信是虛假的陳述,並成功地使自己相信這些陳述是真的。

按照這個定義,在正常情況下,人是不可能自己欺騙自己的。因為當他欺騙自己時,是對自己說了一些自己相信是虛假的陳述,但既然他相信這個陳述是虛假的,就不是自己騙倒了自己。這裡強調的是「在正常情況下」,因為在某些不正常的情況下,人還是能自己欺騙自己。例如,某人腦部長了一個腫瘤或大腦被植入晶片,導致他相信任何寫在紙上的東西。於是,要欺騙自己,他只要將自己相信是假的東西寫在紙上即可,因為一旦寫完了他就會立即相信它是真的。這樣,他就成功地令自己相信原先他認為是假的東西。

現在回頭看看那些傳統武術大師,既然在正常情況下人不可能自己欺騙自己,那麼那些大師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還敢上擂台比武?比較合理的解釋是:他們其實並不真的相信自己擁有那些神功,甚至並不真的相信自己十分能打,在這點上他們並沒有欺騙自己。他們只是或者錯判了形勢,或者沒有了退路。

先看雷雷。雷雷並非毫無武功,他曾在北京什剎海體校練過散打,他的功夫比一般人要強得多,只是可能因為實戰經驗不多從而高估了自己的實力。另一方面,徐曉冬當時寂寂無名,既非奧運拳擊冠軍,也非全國散打冠軍,只是一個業餘搏擊愛好者,可能因此雷雷低估了對手的實力。這是誤判形勢,或者對某些事情的認知有偏差。

再看馬保國,主辦單位最初是安排一位 70 歲的太極大師李賢春與他對擂,但在比賽前卻說李賢春的身體狀況不適合參加比賽,臨時換上 49 歲的王慶民。馬保國當初之所以應戰,可能就是見到李賢春也只是個耍太極的,年紀比他還大一歲,覺得自己可以打贏對方。但當臨場換上比他年輕 20 歲的王慶民後,他騎虎難下,礙於面子無法拒絕,只好硬著頭皮上。由此看來,馬保國很可能被主辦單位忽悠了,被騙來挨揍。其實,馬保國還是知道自己的斤兩,懂得挑選對手。早在 2017 年 6 月 26 日,馬保國曾和徐曉冬相約比武,但在比賽開始前 10 分鐘,徐曉冬遭警方以聚眾打架帶走問話。有人估計馬保國看到徐曉冬健碩的體型後不敢與之比武,於是就偷偷報警使比賽無法進行。如果屬實,則馬保國其實並不真的以為自己十分能打。

結語

在日常語言中,「自欺」一詞的用法比較寬泛,舉凡一些一廂情願的想法、自我安慰的心態等,有時都會被稱作「自欺」。例如,在非冠肺炎爆發期間,有些患者在發燒和咳嗽時,因害怕被隔離而不去看醫生,只是自己買些退燒藥吃,認為自己只是普通感冒而已。這是一種一廂情願的想法(wishful thinking),我們會將這種情形稱作「自欺」。但本文所探討的自欺不是這種意義的自欺。這種意義的自欺不僅可能,而且十分普遍,沒有什麼好討論。

本文所探討的自欺是比較嚴格意義上的自欺。即探討根據定義3所定義的「欺騙」或定義5所定義的「自己欺騙自己」,一個人有沒有可能自己欺騙自己。在前面的討論中我們看到,在正常情況下人不可能自己欺騙自己。然後我們分析了那些武術大師們的古怪行徑,綜合各方面的信息,判斷他們其實也並不真的以為自己有那些神功,並沒有自己欺騙自己。他們只是或者誤判形勢,或者對某些事情的認知有偏差,或者他們自己上當受騙、被利用了。

(作者簡介:哲學思考者,主要的思考興趣在分析哲學、邏輯學和思考方法學等領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