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分析哲學家的「命題」

2019/2/27 — 14:22

圖片來源:Dawn Armfield, Unsplash

圖片來源:Dawn Armfield, Unsplash

偶爾聽別人提到「命題」,但總不知道是甚麼意思?翻查教育部國語辭典,你會找到:

基本上,這兩個都不是分析哲學上講的「命題」(下略「分析」二字)。哲學所謂的「命題」,既非考試或作文題目,亦非直陳語句或假定句(其實,即便是邏輯講的「命題」,也不限於直陳和假定句式)。「命題」是哲學的專門術語,譯自英文的 “proposition” 。一般而言,它泛指同時具備以下兩個特點的東西: (i) 語句所表達的內容,以及 (ii) 能具有真假。1

廣告

要釐清何謂命題,不妨先考慮甚麼不是命題。

(1) 丈字山勽史丈者㽳
(2) 蘋果死神吃喜歡
(3) 賈靜雯
(1)–(3) 皆不是命題,因為三者都沒有真假可言。首先,(1) 只是一堆符號的堆砌,由七個單字胡亂構成的一組更複雜的符號,沒有意思,也就不能有真假。(2) 雖然包含幾個可理解的字詞,但字詞的排列不合文法,同樣不會有真假值。 (3) 是一個單稱詞 (singular term) ,指涉單一物件,然而,不論它所指的物件存不存在,我們都不會說「賈靜雯」這個名字為真或為假;它本身仍無真假可言。

廣告

較接近的答案,也許是:

(4) 袁崇煥於萬曆四十七年中進士
(5) 金庸一生只寫過一部小說
(4) 和 (5) 雖然非常接近,但嚴格而言仍不是命題。不過,(4) 和 (5) 卻表達了不同命題。這兩個句子本身不是命題,因為命題不是語句,而是語句所表達的內容。「袁崇煥於萬曆四十七年中進士」本身僅僅是個句子,它所表達的內容才是命題。(4) 表達了一個命題,而且那個命題是真的。相反, (5) 雖然表達了一個命題,但卻表達了假命題。2

你可能不屑這個哲學區分。且慢!先看以下三句:

(6) 雪是白的
(7) Snow is white
(8) Der Schnee ist weiß

這是三個不同的句子,因為它們屬於不同語言。如果你曉得中文、英文和德文,你會看得出,(6)–(8) 雖是不同語句,但皆都表達了同一個意思。哲學點講,「雪是白的」、「 Snow is white 」和「 Der Schnee ist weiß 」三個句子都表達了相同的命題。翻譯──特別是意譯──的要領,在於將一個語言裡的句子,譯作另一個語言裡具有相同意思的句子。用術語講,跨語言的翻譯就是要找出兩個語言中表達相同命題的語句。例如,以前的人把「Snow is white」譯做「雪是白的」,便是由於兩者表達同一個命題。如果不引入語句 (sentence) 和命題 (proposition) 的區分,我們便難以指出不同語言的句子之間,有某方面的相同之處。 

須得注意, (9) 和 (10) 縱有相同的內容,但卻沒有表達任何命題:

(9) 你開心嗎?
(10) Are you happy?

因為它們的內容不符合命題的第二個條件:能具有真假。疑問句 (interrogative) 、命令句 (imperative) 、感嘆句 (exclamatory) 的功能一般不在於陳述事實,三者都沒有真假可言。無論一個問句(例:你怎麼這麼笨?)的答案是甚麼,無論一個命令句(例:把錢拿出來)有沒有人遵守,無論一個感嘆句(例:幹!)慨嘆的事情多悽愴抑壯,都不會使它們的內容驟然為真或為假。唯一能表達「擁有真假值的內容」的語句,只有陳述句 (declarative) 。3

伴隨「命題」而來的哲學問題相當多。首先,命題既然非肉眼所見的的符號,摸不著、看不到,它會否是某種抽象物件 (abstract entity) ,獨立於時空而存在?再者,有些哲學家認為「命題」這概念本身仍有待釐清,利用真值條件來解釋命題的真值條件取向 (truth-conditional approach) ,以及利用可能世界來解釋命題的可能世界取向 (possible world approach) 於是應運而生。此外,有些哲學家認為,單靠可能世界仍不足以把命題講清楚,因為命題具有某些內部結構,需要更細緻的理論方能指出。命題在存有上的地位 (ontological status) 千多年來雖一直未有共識,但這個形上學議題到了近代,依然相當富重要性。

註:

  1. 關於「命題」的哲學爭議可以相當深入且繁瑣。有些哲學家,如Gareth Evens,會進一步區分命題 (proposition)和內容 (content) 。由於本文旨在初步介紹哲學上講的「命題」,不需深入這方面的討論。 
  2. 有兩點值得注意:
    第一,有時候,哲學家為了方便,會說 (4) 和 (5) 是命題。但那其實是省略式的講法,嚴格的講法應該是:(4) 和 (5) 表達了某些命題。
    第二,哲學家不排除語句也有真假。不過,有些哲學家堅持命題才是真假值的根本載體 (primary bearer of truth-value) ,語句的真假是透過命題的真假衍生而來。他們會說:因為「雪是白的」所表達的命題為真,所以我們才能講「雪是白的」這個語句為真,語句的真假衍生自 (derive from) 命題的真假。 
  3. 進一步細分語句 (sentence) 和語句的使用 (use of sentence) ,即使是疑問句、命令句和感嘆句,在適當的脈絡下,也可以用來表達命題。 

原文刊於《紫煙亭》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