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分析美學的泰斗:門羅.比爾茲利 (Monroe C. Beardsley) 的一生傳奇

2017/10/6 — 11:15

時間是 1958 年,分析哲學在各個子領域發展迅速,唯獨在美學這塊積弱不振,遭到許多分析哲學家的蔑視。就在許多人認為美學是哲學這個大家族中血統不純正的「繼女」之時,一本超過六百頁,名為《美學:批評哲學的問題 (Aesthetics: Problems in the Philosophy of Criticism) 》的鉅著從天而降,在英美美學的圈子內引起空前震撼,令那些對美學懷抱著熱情卻又無力改變局面的人在心裡驚呼:終於來了,救世主降臨了。

門羅‧比爾茲利 (Monroe C. Beardsley) 1915 年出生於美國康乃狄克州,進入耶魯大學就讀之後,原本打算當新聞記者,但在修了幾堂哲學課後決心成為哲學家。他的博士論文處理決定論 (determinism) 的哲學問題,於 1939 年取得耶魯大學的博士學位。之後他在許多不同的學校任教,在斯沃斯莫爾學院 (Swarthmore College) 待了二十二年,最後落腳天普大學 (Temple University) 待了十年直到 1985 年過世。

事實上在《美學》一書出版之前,比爾茲利就已經聲名遠播。 1946 年他與文學教授威薩特 (William K. Wimsatt) 一同發表〈意圖謬誤 (The Intentional Fallacy) 〉一文,攻擊當時盛行的浪漫主義詮釋學,更使「意圖謬誤」一詞成為文學理論中家喻戶曉的名詞。1 由於該文是發表在文學期刊,因此並未在哲學界造成太大影響。一直到《美學》的出版,才真正讓比爾茲利站穩「分析美學第一人」的腳步。

廣告

《美學》一書格局龐大,分節精細,涵蓋文學、繪畫以及音樂等重要藝術類型的討論,其所展現出的視野即使拿到現在來看,仍然是少有人能匹敵;以分析哲學風格所寫成的本書,向世人證明了即使是處理感性的美與藝術,分析哲學也能做出極大貢獻。值得一提的是,本書所附上的參考文獻經過了高度系統化的分類整理,在當時那個沒有電腦的年代,實在難以想像比爾茲利為了撰寫此書到底付出了多少心血。由於本書奠定了後來美學的討論框架與重要議題,許多比爾茲利的支持者與批評者一致認為這本書是二十世紀分析美學最重要的一本著作。 1981 年本書發行第二版,新增了比爾茲利撰寫的一篇長達六十四頁的長文,綜述美學十大重點議題以及 1958 年之後這些議題的重大發展,涵蓋了藝術的定義、藝術本體論、美感性質、意義與隱喻、表徵、表現、虛構、文學詮釋、理由與判斷以及美感價值,展現出比爾茲利一貫的宏觀視野。2

比爾茲利的哲學熱忱是全面性的。他早在《美學》之前就已經出版過《實用邏輯 (Practical Logic) 》這樣的非形式邏輯著作。3 他在 1966 年出版的《從古希臘到現代的美學 (Aesthetics from Classical Greece to the Present) 》更是備受好評的哲學史著作,迄今仍未絕版。4 這位美學大家在行動理論 (action theory) 也有著述,由哲學家郭德曼 (Alvin Goldman) 和金在權 (Jaegwon Kim) 所編著的《價值與道德 (Values and Morals) 》一書中就收錄了比爾茲利的〈意圖 (Intending) 〉一文。5

廣告

1968 年納爾遜.古德曼 (Nelson Goodman) 出版《藝術的語言 (Languages of Art) 》,這本書讓古德曼在美學領域的影響力逐漸逼近比爾茲利。6 兩人在 1978 年於期刊上針對藝術哲學曾經有非常精采的交鋒。7 比爾茲利洋洋灑灑寫了二十四頁針對古德曼的批評,古德曼礙於篇幅所限並未回應所有批評,並於文末尊稱比爾茲利為美國美學的泰斗 (the dean of American aesthetics) ,可見比爾茲利在當時的分量。

1981 年比爾茲利因中風而癱瘓,必須靠輪椅代步,但他仍持續從事教學與研究活動,並與同為學者的妻子編纂哲學叢書 (The Foundations of Philosophy Series) ,對哲學的熱忱絲毫不減。 1985 年,美學巨人終於倒下,《美學與藝術批評期刊 (Journal of Aesthetics and Art Criticism) 》發表隆重的訃聞,宣告了一個時代的終結。8

註腳

[1] William K. Wimsatt and Monroe C. Beardsley, “The Intentional Fallacy,’’ The Sewanee Review 54 (1946): 468-488.
[2] Monroe C. Beardsley, Aesthetics: Problems in the Philosophy of Criticism, 2nd ed. (Indianapolis, IN: Hackett, 1981).
[3] Monroe C. Beardsley, Practical Logic (Englewood Cliffs, N.J.: Prentice-Hall, 1950).
[4] Monroe C. Beardsley, Aesthetics from Classical Greece to the Present (New York: Macmillan, 1966).
[5] Monroe C, Beardsley, “Intending,” in Values and Morals, eds. Alvin I. Goldman and Jaegwon Kim (Dordrecht: D. Reidel,1978), 163-184.
[6] Nelson Goodman, Languages of Art, 2nd ed. (Indianapolis: Hackett, 1976).
[7] Monroe C. Beardsley, "Languages of Art and Art Criticism,” Erkenntnis 12 (1978): 95-118; Nelson Goodman, “Reply to Beardsley,” Erkenntnis 12 (1978): 169-173.
[8] 本文部分資料參考Michael Wreen, "Beardsley's Aesthetics," in The Stanford Encyclopedia of Philosophy, ed. Edward N. Zalta (Winter 2014 Edition)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