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正義是虛假的?

2018/12/6 — 20:00

位於德國柏林的馬克思雕像(資料圖片,來源:Ben Kaden @Pixabay)

位於德國柏林的馬克思雕像(資料圖片,來源:Ben Kaden @Pixabay)

(1)

馬克思有沒有譴責資本主義?當然有。但他是用「正義」(justice)這觀念來作道德譴責嗎?馬克思有沒有說資本主義不正義(unjust)?

在《德國觀念論》和《共產黨宣言》,他都沒有談過正義與權利。在他來說,正義只是意識型態的產物,支持特定的產權關係。馬克思說在工資關係(wage relation)裏並沒有不公義在內。他也指出正義的原則會跟特定的生產模式有關,正義原則是用來支持或者令讓生產模式合法化的。在奴隸制社會有其正義,在資本主義社會則有另一種正義。只有在共產主義社會能超越正義。

廣告

別忘記,在他眼中,道德等只是上層建築,由下層建築決定。

剝削是資本主義制度不能免的,你不能說薪金怎樣才可以公平,達致你心目中的公平就不再是資本主義制度,你只可以問可否揚棄薪金制度,甚至作道德譴責,但別用「正義」一詞。

廣告

(2)

這樣說似乎很怪。超強颱風山竹離港後,人們可以討論究竟幾時復工才算正義。但如果有人叫你只討論「返工」這制度,並且說返工這制度是必然剝削的,因此說它正義與否無關宏旨 — 你大概也會說有程度之分吧。有時一跳跳到制度,很哲學性但可以幫倒忙。

問題的複雜在於馬克思究竟想說什麼,還是問他應該說什麼。針對馬克思的觀點,有兩種看法。(一)馬克思口不講正義,但他要講正義,才有規範基礎。(這以 Jon Elster 為代表)(二)馬克思真的不講正義(以 Allen Wood 為代表)。

(3)

馬克思在《哥達綱領批判》(The Critique of the Gotha Program)提出了兩條頗似正義原則的原則。分別是「人盡其能」(To each according to his contribution)和「各取所需」(To each according to his needs)。前者像一些右派都會接受的「貢獻原則」。要取得分配成果,請辦事。冇貢獻的,無權取得任何東西 — 但老弱傷殘人士怎麼辦?

「各取所需」原則就克服了這種資本主義社會的殘酷不仁。但前提是在共產主義社會,資源豐富到一個點,才可各取所需。你有什麼需要即管拿吧 — 根本沒有正義分配的需要了。如休謨所說,沒有了需要正義的情景(circumstances of justice)。

但在未進入共產主義社會前,做到「人盡其能」是否已經妥當?這當然是正義的問題。另外,資本家、地主什麼都不做,沒甚貢獻,卻拿最大一份(馬克思稱他們是「賊」),當然違反了「人盡其能」的原則。我們可以說這不公義嗎?如果不可以說,那社會主義社會為何會比資本主義社會更優呢?簡單來說,馬克思很難不用道德觀點去作批評。

不過,馬克思跟我們現在理解的道德哲學家、政治哲學家很不同。他不只是由價值出發的。他還有歷史唯物論、階級鬥爭和革命理論。他的倫理學能否跟他其他理論調和?他所說什麼部份是核心?可以放棄歷史唯物論嗎?放棄了,馬克思可能只是一個亞里士多德主義者而非馬克思了。

不能放棄道德觀點不等於只有道德觀點,道德也不只有正義這一詞語。跟隨馬克思眼光看問題的最大得著的是,正義並不是唯一的概念。當我們放在生產關係看的時候,整個圖象會很不同。在資本主義社會的生產模式,有她的正義。在社會主義,她也有。但你要用一普遍的正義觀去量度兩種生產模式是沒有意思的。所以,馬克思會說資本主義社會是剝削性的、不人性的 — 但那是就資本主義的特徵而說,並非拿著一把正義之尺,去量度這獨特的制度。在資本主義社會裏,剝削是順理成章的。否則,資本又如何累積?

不過,在馬克思眼中,資本主義的生產關係跟生產力有內在張力。最終資本主義會挨不住,崩潰。不過在資本主義裏,很多問題都沒有正義不正義可言。比如「工資正義」的問題,你說每小時 34.5 元的最低工資是正義嗎?大概我們只會說那是最低要求的一保障。那要加到幾多才算正義?根據「貢獻原則」吧?那洗碗的大概會比指指點點的經理更高,甚至比只在下午巡鋪的老闆應分得更多。但這樣正義,已經不是資本主義了。馬克思指出在資本主義社會,工人就是創造剩餘價值,然後給資本家剝削。

談正義的,大概會問到底是由制度決定價值,還是由價值評估制度?我的看法是,不能不先看生產模式。倫理學家太沉迷規範性,其實應該向馬克思學習。正義可以談,但如果脫離生產模式談,可能只見樹不見林。的確,身在資本主義的社會,我們大概只能努力爭取工人的基本保障,這在個人可以努力的範圍。要再進一步,大概只能革命,或等候制度變化(倒未必一定是共產主義,對嗎?)了 — 可這卻要歷史的偶然。

一年完結,下年找機會談談自由吧。

 

(說正義.四之四)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