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簡易應對陰謀論手冊

2018/2/23 — 11:18

在《哲學深析陰謀論》上篇下篇,我詳細分析了陰謀論傳播的心理與社會機制,並提出更具彈性和有效的策略對抗陰謀論;以及提供了各種具體而正確的思考原則,區別陰謀論的真偽。現在我把這兩篇文章的重點歸納成簡單的列點手冊,供大家方便參考。

相信陰謀論的心理及認知機制,以及散播的一般性原因

1. 人們偏好為事件尋找具識辨性的因果解釋,而且這解釋往往是人為能控制的目的性解釋;陰謀論特別符合這偏好。

廣告

2. 人們面對悲劇或危機時會特別容易傾向相信陰謀論,因為人類很難從情感上接受這些可怕的事情完全是無任何預謀地偶然發生;

3. 相信某個陰謀論的人,會較容易接受其他的陰謀論;

廣告

4. 陰謀論者傾向把猜測想所當然、不加思索地當是事實,而不去嚴謹驗證真偽;

5. 當陰謀論者面對新的證據和原本信念衝突時,會忽視、排除,甚至篡改真實的資訊,形成封閉的認知系統;

6. 陰謀論者會相信那些明顯的反證,也是陰謀本身的產物,把對它們的不利證據轉化成對它們有利的證據,使得其難以導正。

7. 如果一個人掌握的資訊越少,他就越容易接受陰謀論;

8. 封閉孤立的社會網絡,會令陰謀論更易廣泛散播;

9. 非自由開放的公民社會,會令陰謀論更易廣泛散播;

10. 根深蒂固的政治意識形態會影響人們對風險、證據和科學共識的評估。例如,個人主義者會傾向相信商業和自由企業,而認為「大政府」是問題;信奉平均主義和社群主義者則傾向懷疑「大企業」。

應對陰謀論的一般性策略

單純重複推翻陰謀論鐵證的說服工程有時非但無效,甚至會適得其反。我們需要找出人們排斥陰謀論的潛在因素,並讓反陰謀論的傳播和人們的潛在恐懼、意識形態和身份相一致,從而降低人們拒絕反陰謀論言論的動機,令他們更可能接受相關證據。

1. 強調相信陰謀論需要承擔的風險傷害。風險的具體敘述就像一個引爆器,會吸引公眾的高度注目。

2. 風險的具體敘述包括以戲劇性的故事敘述與散播風險恐懼來動搖陰謀論者的信心。譬如,透過生動的故事敘述麻疹兒童患病的痛苦過程,甚至顯示可能令人不安的圖像,令公眾對不打疫苗的恐懼大於打疫苗的恐懼。(這也是陰謀論者常用的散播策略)

3. 封閉孤立的社會網絡會令陰謀論更易廣泛散播。因此,打擊陰謀論的知識份子需要更大耐性,持續和大眾與懷疑論者解說陰謀論的錯誤與問題,而不應該遠離這些人。

4. 對於那些死硬派陰謀論者,政府甚至一般有心打擊陰謀論的知識份子應該對他們或其團體實施滲透工作,扮演普通人混進團體內,並循循善誘他們離開陰謀論。

5. 具公信力的民間組織、知識團體和傳媒應該加強反陰謀論的宣傳。科學人可以宣傳多一點具公信力的科學媒體,讓公眾知道哪些資訊來源比較可信。

6. 我們不應該純粹視相信陰謀論的人完全無知愚蠢,事實上有些陰謀論是具有理性的基礎。如果我們在說服過程中暗示或明示相信假陰謀論的人都是愚蠢無知,就很容易引起他們的對立意識與反彈。

7. 在說服過程之中,我們必須將這點銘記於心:相信陰謀論的人不是愚蠢無知,我們的語氣應該盡量平和,避免說如「你是反科學」、「你對科學一無所知」、「你真蠢,這種低質的陰謀論也相信」這類具攻擊性的說話,也不要讓對方覺得我們的言論只是表達「你直接相信我們就對了」的態度。

8. 對於那些重視個人自由選擇、有很強烈的「心理抗拒 (Reactance) 」的人,反覆讓他們接收推翻陰謀論鐵證的訊息,反而更容易激起他們的對抗心理。我們可以對這些人暗示陰謀論團體(譬如反疫苗運動團體)是具高度順從與高壓力的組織,個人自由在其中不受歡迎,從而降低那些個人自由主義者的加入動機。

9. 根深柢固的政治文化意識形態會影響我們的正確判斷。我們需要更自我警惕是否受意識形態框架而令自己的判斷變得偏頗。例如是否因為自己是平均主義和社群主義者,因而無差別地懷疑所有大企業;又例如本身是個人自由主義或反建制人士,因而完全不相信任何官方權威的解說。

10. 反陰謀論者不妨大方承認官方知識權威機構的確可能有利益關係在裡頭,但要強調另一方(陰謀論)也是既得利益者,絕對走不出可疑範圍。譬如,疫苗陰謀論的動機是模糊接種疫苗的好處並誇大其危險,從中販賣「自然」產品而獲利。

11. 政府與相關權威機構應該在陰謀論廣泛擴散之前迅速回應流言(因為人們愈單向地接收得多假資訊,就越可能相信假資訊),而且被問及關於謠言的看法時,千萬不要回答「不予置評」,這將會讓受眾覺得事實果然是被掩蓋了,官方權威不敢回應。相關官方與權威機構應該用具體的論點否認這些謠言。

分辨陰謀論真偽的思考原則

1. 任何理論都不應該適用於所有數據與證據,否則它很可能缺乏可證偽性。許多理論或解釋都有缺漏、仍未能解釋的地方。因此,如果一個陰謀論宣稱自己已經毫無疑問的把握了真相的全貌,並自認為絕無錯誤與缺漏,這個陰謀論就特別可疑。

2. 一個事件內含的元素愈複雜,它就愈難被人為控制。巨大陰謀極可能會失敗,因為它需要幾近超人的力量。因此,如果一個陰謀論所宣稱的陰謀範圍越廣泛,例如控制整個國家、整個經濟命脈,或是整個政治結局,甚至是要幕後操控整個世界,那麼它很可能是假的。

3. 參與陰謀的人越多,就越難以保密及維持。陰謀論者的盲點在於高估人類的控制能力。因此,如果一個陰謀論需要很多人參與其中,這陰謀自然會顯露出許多破綻漏洞;但如果該陰謀論能給出的證據卻只有很少,就很可能是假的。

4. 如果陰謀論者只是大肆搜尋只對他有利的證據,而無視對他不利的證據,那麼這種思維是錯謬的,所得出的所謂事實也很可能是錯的

5.一個解釋越能具體地說明其因果過程就越可信,但假的陰謀論所能給出的因果解釋往往模糊不清。因此,如果一個陰謀論除了提出指控官方解釋的證據外,自身的解釋卻沒法敘述出清楚明確的來龍去脈,那麼就越不可信。

6. 假如一個陰謀論提出證據支持自己主張,但這證據卻能夠與官方知識權威(後來)提出的解釋一致,那麼這個證據就不能作為支持陰謀論的初步理據,因為官方知識權威的解釋具有優先的合理性,它是我們能夠建立知識的基礎。

7. 任何理論都有追溯其證據的限度,不可能無止境地要對方舉出證據。因此,陰謀論者對官方權威的舉證要求愈來愈多時,就越不合理。尤其是,如果陰謀論對自己理論的證據要求很低門檻,對官方權威的舉證卻特別高,這陰謀論就值得可疑。

8. 如果一個陰謀論質疑了某個領域的知識,但質疑者本身不是相關領域的知識權威,或者不具備相關專業知識,這種質疑初步看起來不可信。

9. 現今自然科學社群已經建立了非常嚴謹的同僚審批機制,如果一個陰謀論懷疑的知識是整個自然科學社群的共識知識,那麼這種質疑初步而言並不成理(除非質疑者是相關領域的研究者)

10. 有些陰謀論會懷疑整個知識生產體制,這將會令人陷入不合理的、極端虛無主義的懷疑論。因此,如果某個陰謀論越令人普遍懷疑整個知識生產體制,就越加可疑。

11. 如果陰謀論者對所有的政府機構或者社會團體都不加區別地表示懷疑,這說明他們根本無力分辨真實和虛假的陰謀之間的微妙差異;這些陰謀論者的說法並不可信。

12. 如果一個陰謀論背後也牽涉龐大的利益關係,就很值得懷疑。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