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聖誕哲學.三】 無神論者和異教徒慶祝聖誕不矛盾嗎?

2018/12/26 — 10:30

via pexels.com

via pexels.com

普世同慶聖誕節,不論基督徒還是異教徒,世界各地的人都會一同歡樂慶祝這個日子。街上四周佈滿聖誕裝飾、商店播放聖誕歌曲、平日空盪的教堂也會忽然擠滿了人,歡樂地唱著聖誕頌歌,其中歌者更不乏無神論者。對於一些虔誠而執著的基督徒來說,這個現象可能會令他們納悶:這些人根本就不相信神,為什麼要慶祝耶穌降臨的日子?人們把神聖的耶誕節變成俗世的音樂會和歡樂派對,這實在一點也不尊重宗教節日。

俗世挪用聖誕節?

我在上一篇文章提到,聖誕節的目的是平衡異教文化和基督教之間的衝突,故而吸納了大量異教文化和儀式;因此,聖誕節從一開始就是高度世俗化活動。對於這個觀點,一個很好的回應是:幾乎有所傳統都不可避免受到更早的傳統影響,但這不表示現今傳統的意義就必須和以往一樣,這就像美國白人文化主要源自英國文化,但現在兩者已經不盡相同,沒有人會同意美國文化實質是英國文化。同樣道理,雖然聖誕節源自於異教文化的影響,但不能因此說聖誕節就是異教節日。

廣告

如今聖誕節切實無法和「救世主誕生」完全切割開來,多數人都會承認這是基督教節日,只是大家都已默許了世俗挪用這個節日休息放假、與朋友家人聚會玩耍、和情人享受浪漫的氛圍。嚴肅的基督徒可能會特別不滿異教徒的這種「挪用」,認為這是貶低宗教節日的意義。但是,無神論者的唯一選擇就是拒絕所有宗教儀式才不算是虛偽和矛盾嗎?

巴斯卡:上帝賭注、假裝信仰

廣告

哲學家巴斯卡曾經主張人們即使沒有切實證據證明神存在,也可以把「神存在與否」這件事當作賭局,盤算輸贏後果然後下賭,這樣也算是理性的結果。巴斯卡的結論是信神比不信神更值得下注,因為賭贏了就能上天堂,賭輸了也沒有什麼損失,反過來則有可能下地獄。可是,如果我們沒法真心相信上帝呢?巴斯卡建議我們應該裝作自己真的信神,參加各種宗教儀式,只要努力裝演下去,最終信仰就會真的出現。

巴斯卡的這種想法也獲部分基督徒垂青,他們認為基督教沒有必要拒絕異教徒參與自己的宗教活動,反而應該積極鼓勵人們加入,因為這可能令人們逐漸走進基督教的懷抱裡,而聖誕節正好是一次絕佳機會鼓勵人們相信基督,何樂而不為?

宗教儀式的社會意義

然而,無神論者一定要抱持著宗教的開放性,才能參與宗教活動嗎?不少學者都不同意這個看法。三大社會學父之一涂爾幹 (Émile Durkheim) 便認為,宗教終歸究根是人類在社會上發現有些事情是自己控制不了,因此認定有超自然和神聖的終極力量存在(神);換言之,宗教信仰是對自身不由自主的狀態而產生的需求。而宗教儀式的意義就在於重新聚集人群,從重複的儀式舉動之中獲得某種集體情感和相互依賴的力量,以擺脫孤離不自在的無援狀態。

哲學家卡恩 (Steven M. Cahn) 也同意涂爾幹的社會凝聚論。他認為儀式向我們提供人生中重要的身份位置、目的、社群歸屬感和傳承,它能喚起人們深刻的記憶、喜悅、悲傷和榮譽等。縱然宗教儀式包含了超自然的信仰,但正如哲學家喬治.桑塔亞那 (George Santayana) 提到,雖然人們不接受宗教儀式裡的超自然解釋,但有時可能希望通過參與這些公開的宗教活動,從而獲得社群感和集體力量。

傳統和宗教的失落:令人孤獨疏離

為什麼人們要這樣的需求?哲學家麥金泰爾 (Alasdair Maclntye) 提到,這是因為現今社會信奉理性和個人自由、拒絕傳統和宗教,認為這樣的人生將是最自由和幸福。但事實並非如此,個人無法孤立於傳統、宗教和社群之外憑空理解自己和過著生活;於是,現代社會人們的孤獨疏離感日益嚴重。

愈來愈多學者承認宗教傳統的重要性,甚至是新無神論四騎士之一理查.道金斯 (Richard Dawkin) 也承認,自己喜歡在教會唱頌歌,他說:「我不是想要阻止基督教傳統的人。英國在歷史上是一個基督教國家。我是一個文化基督徒,就像我的許多朋友自稱為文化猶太人或文化穆斯林一樣。所以,是的,我喜歡和大家一起唱頌歌。我不是那種想要清除我們社會基督教歷史的人。」[1]

人們需要從宗教儀式之中重獲社群歸屬感,聖誕節正好提供了這個絕好的機會。它是少有舉世同慶的日子,讓多數人聚在一起,一同唱頌歌、在家裡交換禮物、共享食物、在派對上談天玩樂。著名的哲學家辛格 (Peter Singer) 對此有切身的體會:「雖然我是完全沒有宗教信仰的人,不過當我和其他家長在一起出席孩子學校舉辦的聖誕頌歌晚會時,這讓我有強烈的情緒反應,讓我感受到歸屬那個社群是非常珍貴。」

當然,傳統基督徒可能會抱怨,這種「想重獲社群感」的實用理由,並不能構成正當理由讓無神論者「虛偽」地參與宗教活動。但這真的是虛偽嗎?若然一個人誠心遵循儀式的各個部分,也沒有企圖嘲笑其中的信仰,為什麼他不信仰當中的超自然部分就代表虛偽呢?瑜伽原本也是一種宗教儀式,它承載了許多超自然或宗教的假設,但難道基督徒就不能學習瑜伽嗎?哲學家 Ruth Tallman 便提到西方許多基督徒都會相信風水、星座之類的東西,但這就表示基督徒在接受異教的信仰嗎?

從聖誕節中重獲人天性裡的靈性和情感部分

維根斯坦曾指出(宗教)儀式是人類天性的一部分,它令我們能夠表達深邃的情感和價值觀,並不會因為我們變得理性、科學就能揚棄。在啟蒙時代之後,科學和理性的高舉令宗教信仰逐漸衰微、令人類社會進步起來,但代價是我們的情感和靈性層面變得高度的壓抑,甚至遺忘。

這種壓抑真的好嗎?人真的能完全避免這種層面的需求嗎?現今世界各地都出現愈來愈多追求靈性的新興團體和宗教信仰,其中一個原因,正是它們能讓人們重獲內心最隱蔽的情感。壓抑人的情感和靈性部分只會讓它以其他形式出現。我們應該承認人類天性包含了相關情感和需求,繼而把它們安放在適當的位置。

既然聖誕節一向不只是基督教的節日,它吸納過許多異教文化、信仰和習俗,籍此團結異教和基督教;為何如今不能承繼原始精神,繼續發現同一作用,在這日益分裂的社會提供一個機會讓不同信仰背景的人,都能感受到團聚的喜悅、愛及和平 — 這些不論是基督徒或異教徒都能誠懇地相信和提倡的美德。

註:
[1] BBC News, “Dawkins: I’m a Cultural Christian,” December 10, 2007.

參考資料:
Stephen Law (2011). The Xmas Files: The Philosophy of Christmas
Scott C. Lowe & Stephen Nissenbaum (eds.) (2010). Christmas: Philosophy for Everyon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