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重訪哲學,為生命而思考

2018/11/8 — 14:10

這幾天為了準備牟宗三讀書組,我重訪了哲學。其實自雨傘以來,自己一直沒有好好跟這位老朋友見面、對話。幾年來我沒有明確的無力感,也不是覺得無事可做,卻有一種莫名的恐懼感,害怕抗爭只停留在思想的層次。於是我念茲在茲的,是政治經濟分析,是社會觀察,是新清史,是如何把握社會的風向,尋找社會行動的可能,總是把思考指向行動、策略。無形中就冷落了哲學,或說只在哲學成為社會行動的技術背景時,我才想到它。每次找上哲學,都是為了一些概念工具,就像借糖借豉油一樣。

昨天在網上看到匿名文章,說在雨傘後,自己的大學生活就變得機械化,也沒有再思考。是的,我們沒有辦法行動,也沒有再去思考了。而我忘了哲學,其實也是與之相近的情結。我害怕「沒有用」的思考,害怕對社會運動無益的思考,也害怕放開一切條件去思考,所以只有在哲學有用時,我才想起它。

半年前,友人相約讀許煜的新作「The Question Concerning Technology of China」。坦白說,我沒有真的讀進去,也自然沒有辦法把書中的問題認真看待。理性上,現代科技與文明的問題當然是大哉問,但我的心不在其中,也沒有在意牟宗三。不過神奇的是,重讀牟宗三的《中國哲學十九講》後,牟宗三和許煜都變得異常重要和有趣了。原來思想,不為工具性而作的思考,本身就有龐大的力量。

廣告

牟宗三的思想有著非常強烈的目標,就是為了近代中國文化文明和安身立命,因此也是一種世界哲學和思考。然而這種哲學不是為了成就什麼行動而做的。對牟宗三而言,哲學、思考的關鍵是生命。他認為人的全幅生命才是一切的核心,而生命之廣大,比一時一地的社會行動開闊許多。倒過來說,夫子立而天下治,要為當前的社會變革找到力量,還得從人的全幅生命去尋找。重讀牟宗三無疑令我再次看到這生命的力量,正視生命的問題。

無力感,不是一個社會行動或策略的問題,未必關乎現實判斷,而是安身立命的問題。在這樣令人窒息的社會,這樣荒唐的世界,我們要如何活下去?正是因為無所解答,人才覺得無力,覺得痛苦,繼而轉向不思、麻木。我早前害怕沒用的思考,傾向行動,也是一種對無力感的回應。我希望找到行動,讓行動產生意義和變化,那就可以讓人脫離無力感。然而這其實是對生命問題的迴避,也是對生命的迴避。

廣告

然則什麼是生命呢?在牟宗三,以至新儒家的體系中,生命就是構成人生的一切,所以常說「全幅」生命。外在的社會、文化、歷史、政治、經濟、家族都是人生之構成部份,儒家可以簡化地稱之為「文」。其實最廣義的「文化」,也有這種無所不包的意思。但人生也有內在的部份,就是人面對這個世界,有自己的回應 (response),而這「回應」構成人生的另一端,也是許多東方哲學的起點。進入現代世界以來,人類把內在的生命越講越薄。這個回應世界的主體,被化成社會、經濟條件,或變成一種機械化結構,也就是所謂的心理學。流行講內在生命的,僅餘被貶為非理性的宗教教條,或心靈勵志,都沒有明確的學理可言。

有些人把這種狀態稱為現代人心靈的空虛和危機。現代人的心靈固然是空虛的,以為單靠填充空虛的心靈就能解決問題,於是又有了心靈雞湯這類產物。而對許多中外哲學家而言,問題不是內在的心靈,而是整個現代世界的虛無。哲學、形上學,所關心的是整個世界。這個世界是內外一體的。新儒家所關心的儒釋道三教,都從人之回應世界為起點,正視全幅生命。對牟宗三而言,儒釋道是自足自全的體系,他認為三教最大的問題在於沒有辦法開展出科學和民主。因此有不少研究牟宗三的學者,認為牟的一生旨趣,就在於論述儒家如何可以「開出」民主與科學。「開出」是牟自己的用語,有學者批評這個「開出」也是莫名其妙的。實際上儒家或華夏傳統就是沒有發展出民主與科學。現代的華人,與及全世界的人,所認識的民主與科學,皆源自近代歐洲,根本就沒有儒家「開出」民主與科學的餘地和必要。

這種對新儒家的理解有幾個根本問題。首先是假定民主與科學也是自足完滿的。彷彿我們只需把握到民主與科學,就不會有社會文化問題,似乎也沒有人生問題。其二是以為民主與科學就好像工具一樣,可以被任何人和社會取用。學不好用不好可以再接再勵。其三,可能與上一點衝突,就是如果說某些文化傳統學不了民主與科學,就是其傳統有問題,應該改革甚至拋棄。這三點都涉及一些非常重大的判斷。對文化、民主與科學有許多難以證實的觀點。

單就第一點,認為民主與科學是完滿的,就與現代西方許多哲學家的討論相去甚遠。上面已提到現代世界虛無主義的問題。也有許多學者指出現代世界問題多多,包括民主的退潮、資本主義的危機、環境被破壞、國際難民問題加劇。人類前景絕不是一片光明。而人生問題固然也被排除在歷史和文明以外,提不上世界問題的日程。

許煜的新書,正是接引當代哲學的討論,將牟宗三對傳統哲學的處理與現代文明問題並置。牟宗三關注「開出」民主與科學,卻不單在處理一個「中國哲學」問題,而是在參與世界各地哲學家所關心的共同問題,人類的生命與未來。我們看看世界,就知道民主政治與科學科技是多麼值得思考,有幾多問題要解決。

這種思考,不保證有結果。甚至也不是以有結果為目標的。這種將世界用「工具-目標」的邏輯去概括本身,就是現代世界獨有的產物。而只當這種邏輯普及,才有現代這種特有的對思考和行動的二分。以往有一位教新儒家的老師,喜歡講「生命對人的叩問」,並不是我們有什麼問題要解決所以才去思考,而是生命要求我們思考,不為什麼,就為了生命本身。

《中國哲學十九講》讀書組
主持:李達寧(序言書室負責人)
閱讀文本: 牟宗三著《中國哲學十九講》,學生書局,1983
日期: 14 / 11 / 2018(三) 28 / 11 / 2018(三) 5 / 12 / 2018(三) 12 / 12 / 2018(三)
時間:晚上7:30 至 9:30
地點:旺角
收費:四次共$320,不設單堂報名,第一堂付款
報名表格:http://bit.ly/2AuXfjQ
聯絡及查詢:[email protected]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