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馬斯洛的需求層次理論的應用和誤用(上)

2019/1/4 — 17:45

〈人生的意義〉作者殷海光

〈人生的意義〉作者殷海光

【文:曾瑞明 @教育工作關注組】

在學界,有沒有一個理論如馬斯洛的需求層次理論般,如此受到廣泛接受的?沒有,從來都沒有。筆者由讀預科到今天的通識科,都未曾聽過有人質疑這個理論,奇!

今年卻有一個小改變。我叫學生模仿馬斯洛的需求金字塔,繪畫他們心目中的需求層次理論。

廣告

一理通,百理明,立即有學生問,馬斯洛的需求層次理論是否人人適用。我欣喜,思考空間是老師給予的。

在知識論的課程,我們也會問類似的問題︰What does theory T mean in the real world?(理論 T 在真實世界有什麼意思?)、How can one decide when one model / explanation / theory is better than another?(我們如何決定一個模型╱解釋╱理論比其他好?)不問這些問題,學生只會機械地應用,更差的是自以為是,以為真理在握。

廣告

由文化科說起

在 DSE 之前,預科的中國語文及文化科,有一篇由著名台灣自由主義者殷海光先生撰寫的〈人生的意義〉,我們學懂將人生分為四個層級,並塑造了莘莘學子的人生觀。包括:

  最底層    第二層    第三層    最高層  
  物理層   生物邏輯層  生物文化層   真善美  
 理想、道德 

「就這樣,慢慢的發展,擴充我們的界域,由單純的物理層,進為生物邏輯層,再由此發展到生物文化界,繼續發展。然後人類有真善美的意識,有理想、有道德,這也就是價值層。這層就是人之所以為人的層級,生物邏輯層則是凡高等生物皆有。生物文化界別的高等動物雖可分享一部分,但人最多。唯最高層是人所獨有。」

還學懂循序漸進︰

「人活在這世界上,首先必須要能生存」、「現在世界,無論何地均拼命經濟發展,刻意經營。這些努力無非在生物文化層。我並不是說這一層是可以忽略的。在實際上,我們不可能不經此層而跳至最上層。因為,如果騰空而起的話,高等精神文化的發展和道德實踐便失去支持。」

這篇文章據說是參考了馬斯洛的需求層次理論。你看到什麼?你理解什麼?有趣的是,有些人看出「吃飯哲學」是我們的金科玉律了,生物文化層最「重要」!我不是說吃飯不重要。我只想說,我們對先生這篇文章為了各取所需,而不惜斷章取義。請看以下引文︰

「我們的傳統文化價值取向把重點放在名教、儀制、倫序、德目的維繫這一層次上,而不太注重生物文化層。於是精神文化和現實生活脫了節。」

這是批評宋明理學的唱高調,叫我們不要只留意生物文化層,但絕沒有叫我們停在生物文化層的意思。

「我們現在的問題是:人生的意義,人生的目的,人生的價值,人生的道路是否就停在這一層呢?你如何把你與其他高等動物分別開?豐衣足食後是否安心在此停頓?人之所以為人是否這就夠了呢?這是要我們大學生,知識分子想的大問題。今天我們都受了時代沉悶空氣的壓力,擔心出路,許多人不愛想這類問題,視之為高調。我個人的境遇困難,但從未停止想這類問題,尤其在困難的時候更要想!前面所說的生物邏輯的條件沒有滿足時,固然到不了最上層。但滿足之後,高尚的理想和價值都可不要嗎?希臘出那麼多大哲學家、科學家、思想家,為後世之基礎,我們多麼嚮往啊!因為他們的精神生活是如此豐富。顯然得很,要人生完美,必須透過生物文化層再往上昇。生物文化層滿足了,我們還要真善美、理想、道德,這樣人生的道路才算完成。」

殷海光先生說話的對象,正是那些已在生物文化層滿足了,但卻不會再有追求的人。拿着先生文章來自我感覺良好的,卻往往是這種人,他們口中卻說自己仍在生物層打滾,但其實是在物欲之間打轉。先生到底還是指出道德價值的重要性︰

「人吃粗一點尚可活下去。人群沒有道德來維繫,勢必難免成為『率獸食人』的世界。如何得了!在這樣的情形之下,我們怎樣處理?我以為孟夫子所倡導的『義』是救藥。他要人捨生而取義。這當然是一個極限原則。我們並不是說人必須動不動就犧牲生命來保全道德原則和崇高理想。我的意思是說:第一,我們萬不可在自己的生存並未受威脅時為了換取現實利益而犧牲道德原則。第二,在我們的生活勉強可過時萬不可因要得到較佳報酬而犧牲他人。第三,當我們因生活困難而被迫不得不放棄若干作人的原則時,我們必須儘可能作『道德的抗戰』,把道德的領土放棄的愈少愈好;而且要存心待機『收復道德的失地』。復次,我們有我們的好惡。如果經濟貧困了,我們的好惡是否就要放棄?是否就不能講?還有尊嚴問題,如人的經濟不能滿足,尊嚴是否可以不顧呢?諸如此類的問題,作為一個人,真值得想一想。」

第一點指出,違反道德原則僅限於自己生存受到威脅時,也即自衛本身是不違道德的。第二點指出,生活勉強可過就不應違反「不應犧牲他人」的道德原則(也即為了大魚大肉去犧牲他人就不能接受了)。這要求在今天絕不低。最後,做人的原則跟道德原則不同,做人的原則會較道德原則寬鬆,不是守和不守的問題,而是程度問題,可以退讓,但也有底線。最重要的是以上所說的,都沒有提出我們應該先滿足生物文化層,甚至可以僅僅停在那層。殷先生只是說,我們的道德要求並不如一些宋明理學家說得那麼高,但以我們社會的標準,其實仍不低。

姑勿論你是否同意先生的高要求,我不惜引文,當然是為了讓大家再好好看一次,在訴諸「權威」前要有點戒備來印證自己的低要求。理論會變成意識型態,變成自圓其說,不是通識科師生該小心的嗎?

有關馬斯洛的理論,特別是我們的需求是否一層一層的?下次再談。

(他山之石.四)

 

原刊於香港電台「通識網」《集師廣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