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位資深前線歷史科老師的擔憂

2020/5/21 — 13:37

【文:一位資深前線歷史科老師】

本人任教歷史科二十多年,對今次事件有以下看法及擔憂:

今次題目是 1900 - 45 日本是否為中國帶來利多於弊,但外行人在民族情感高舉下,強行把此題界定為中日戰爭為中國帶來利多於弊,而不理題目需探討的時期,是不理性的。有歷史系教授指出 1900 - 45 的歷史,日本對中國的野心是主軸,作為歷史老師,我十分認同,侵華的確是事實,當然是要讓學生明白。但 1900 - 45 兩國的確是存有其他方面的交流,如清政府在晚清改革的憲法改革的確是源自日本,孫中山革命得到日本人梅屋莊吉的支持,有些外來語是來自日本翻譯(如:電話,中國以前翻譯為德律風)等等。教育局等人怎能因為高舉民族情緒而超越理性及客觀史實,鼓勵以偏蓋全。就是因為日本侵華,兩國的交流的歷史就要完全被埋藏嗎?長遠下去,這段歷史恐怕會被改寫。

廣告

近日有歷史教授表示,1900 - 45 中日除了戰事,的確存在以上的交往,可以討論,但只宜在大學階段,不應在中學階段出現,我實不認同。為何高等院校能討論,卻不准中學生討論,因為他們有學習特權?或是太看輕中學生的求知慾及學習能力!教授們說中學生對此沒有足夠認識他們似乎未認識,本科的教學內容,在中國現代化一課,學生是學習晚清改革及辛亥革命,我甚至在初中時已知道晚清立憲是學習日本,高中課程難度要刻意不提嗎?而且現今資訊發達的年代,學習理應無邊界,只要有興趣,學生在互聯網都能搜集相關歷史,大學教授竟然高舉此想法,實在令人失望! 

有說由於此段歷史的主軸是日本對中國的野心,所以是次考試,兩資料都是提及利,具指導性,以利多於弊的問法,亦不恰當。仔細看,資料 C 提及利,資料 D 同時可視為利弊(日本向中國借款,有利中國融資,但要求鐵礦抵押及高利息,亦可視為經濟侵略),這分析是來自我的學生,可見中學生並非如大學教授們所指的無知。對沒有上堂的學生,他們沒有史實,當然只能利用資料,只談利,這正反映他們的程度低,得分理應低;但對熟讀此段歷史的學生,他們自會以史實反駁此看法,雖然日本小恩小惠,但重要性始終不及日本侵華的禍害,這種忠於史實的作答,理應取得高分。有說這種逆向思考,太難,不應在公開考試出現。但歷史科卷一共有 4 題,每題設 (a)(b)(c),題 (a)(b) 通常都是容易得分,所以題 (c) 設題稍難,正是分別學生程度,難道公開考試,所有題目都要劃一難度嗎?歷史科的教學宗旨是明辨思維,學生素來在課堂就是多辯論,引用證據證明看法,亦可反駁不合理之看法,此題正是最好的考核,難度以後只能擬定不容思考的題目嗎?DSE 考試是得到國際認證的,若只能擬定不容思考的題目,香港以外的大學還會相信 DSE 的水平嗎?這次決定正正影響未來要依靠 DSE 成績考核外國大學的香港學生。

廣告

教育局及外界人士在考試完結後,即立刻聲討,要求取消題目。為何不先讓考試局查閱考卷,看看是否有此問題,一起找方法解決?法庭上審訊,都要查看理據,讓控方及辯方發言,法官才能定案。但是次指控者沒有充分認識本科教學宗旨及內容,就大力聲討,對專業不信任,亦不公正!我明白教育局當然可以給意見,但為何要公開並嚴厲聲討,難度這就是向大眾示範的專業交流嗎?以後各行各業的專業交流都這樣,社會能安寧嗎?

能自由學習是成功推動學術重要的要素,若只服從權威觀點,今日我們還在相信地心說吧!加利略等科學家都要被批鬥了!但今次事件,有學生向我反映,他很困擾,想思考都有錯?我想思考研究問題,是否要得到別人批准?歷史科講求研習史料,分析,真理越辯越明,但現在鼓吹的是服從權威,想都不准想,是何等可怕的威嚇!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