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宇軒 (Sampson)

黃宇軒 (Sampson)

英國曼徹斯特大學地理系博士,香港土生土長的城市研究者、藝術家及獨立策展人。

2019/7/22 - 19:04

三部曲消音 — 官、警、黑,政府已臨被推翻邊緣

2019年7月21日夜,元朗

2019年7月21日夜,元朗

面對堅持下去爭取權利的香港市民,政府消音的策略:

1. 無視你、並讓官員權貴叫你放棄

昨日 7 月 21 日,是 6 月 9 日一百萬人上街、開始香港當前這場運動後第 43 天。這場運動開展以來,最嚴重的暴力,是制度上的:不民主的香港政府,視民意如無物,持續不理會市民的一切要求。到了昨日,其實還有 43 萬人上街遊行,這是龐大的市民人數,政府如今已是直接不理會。這是一直以來最荒謬和最暴力的。

廣告

這種制度性的暴力,除了包含政府無視市民,用千篇一律的機械語言 dismiss 市民,還包括動員社會各界的權貴,叫市民放棄爭取,讓社會回復平靜的 bullshit talk。從大學校長、到商界、到所謂賢達,都只能空洞地叫市民放棄爭取,而無法直視運動 humble 地爭取公民權利的正當性。

2. 警察用武力迫你放棄

政府鐵了心,完全無視民眾的要求,權貴叫大家放棄,示威者反過來以形式更多變和充滿想像力的抗議行動,希望更有力表達憤怒和要求。市民無權無勢,所作的抗議行動也不用武力攻擊他人,只作自衛和佔據空間作抗議,但政府無視之餘,還想進一步讓抗議在他們眼前消失,故用上大量警察和武器,驅逐僅僅站在街上表達要求的群眾,已成常態。

無視你,還要驅逐你,讓你受重傷,同時大規模搜捕檢控,並在將市民帶回警署後,以極暴力私刑對待。

兩星期前警察在旺角包抄圍攻市民,上星期警察進入商場圍剿市民後,本週警察則在街上對著記者和市民,近距離用槍械射出大量催淚彈。實際上,警察使用過度武力,已比 6.12 有過之無不及,如果那時是過度武力,現在已是失控和全然不受節制。

這樣失控和不受節制的武力,還受到保護:警察「無證」問題講了個多月,情況只繼續惡化,出現更多讓人懷疑是否真的是警察的人在「執法」。

3. 黑社會打到你流血重傷迫你放棄

如果警察的武力還不夠讓市民乖乖回家,就讓黑社會和不知名惡勢力毆打恐嚇市民,是香港政府和香港警察由來已久的做事方法,不是今次開始的 — 2014 年佔旺期間,就發生了許多次同類事件。

這些黑道和類黑道人士,自稱「撐警」和「撐政府」,通過直接對抗議的市民拳打腳踢,企圖將他們嚇走。自從兩週前金鐘撐警集會開始,使用這策略的傾向愈來愈明顯,由在連儂牆毆打市民,到昨夜在元朗用武器追打市民,都是政府和警方明顯放任的。

✽ㅤ✽ㅤ✽

政府在這三種方法都用盡後,香港市民依然堅持下去,繼續清晰地表達要求,爭取民主,全不放棄,是全世界都見得到的。正是這種超凡的耐力,展現出香港人的 integrity。

這三種應對策略,不僅無力將市民消音,還反過來讓全世界看得到,香港政府已完全失去正當性,在被推翻的邊緣了。

 

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