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上環直播手記:受傷的同事們、近民宅的催淚彈、單條街道上的深濃煙霧

2019/7/22 — 7:08

有同事受傷,有行家受傷,有市民受傷,我擔心,我關注,我在街頭要保持冷靜雖然不算完滿地做到,但已盡力去辦。今晚很多關心香港朋友、看直播的讀者都睡不著,一些我經常在直播說的說話今晚也作簡化,只強調:多謝大家關心我哋嘅屋企,香港。但心想著的,卻是受傷的同事(多於一位,有同事在上環不適)、行家、市民。我不進入去是否「暴徒」等如要被打的的討論,但上述人士不是暴徒啊。只是記者行家與元朗市民啊。

我不在元朗,只能與同事而短訊溝通,具體情況大家都從報道等知得很清楚。

廣告

//《立場》直播期間遇襲,女記者雙手、右肩受傷流血,後腦腫起,背部有大面積傷痕,感暈眩,需停止採訪工作,凌晨由管理層陪同到醫院接受診治,右肩需縫四針,並需留院觀察。//

元朗顯然是今晚及未來的焦點,可惜我無法立時前往(後來有另一男同事前往至今未下班)。但身在上環,有讀者及朋友會關心「上環、中環一帶乜情況」,我沒甚麼可以做、沒甚麼可以再多貢獻,就是回到上環今夜交戰之地,再觀察、再拍照、再做直播,希望給讀者、觀眾、同事、關心香港的人知道,好了,這裡情況氣氛平和,沒大事再發生,凌晨三時半,我給你看看現場,略加旁述。好了,現場就是這樣,知你睡不著,但起碼你會對上環情況放心,因你已看見。

廣告

這就是報道、採訪、直播的其中一種意義。

如果我懂分身及無限資源,我簡直想在任何有人關心的地方——無論是港九新界離島——都有直播。但當然不可能。

今晚上環情況其實都嚴峻,示威者人數以過去個半月的標準,其實不太多。警員在中區警局對開對峙時,突然有一下運動員式加速壓向示威者,與過往多次對峙中的穩步向前大有分別。這點也值得關注。

另外上環西營盤一帶也有民宅,今晚上環施放催淚彈的密度及攻勢之猛,我個人觀察,其實或許都達其中一個本地警方武力高峰。短時間內在一條街道(干諾道西/中)較接近位置施放大約三十枚,我相信這是較少見的。其實,附近也有大量民居、商廈如達隆名居、啟發大廈、惠南大廈、榮成樓、安東樓等,我沒有走進去,但相信永樂街、新街市街等的居民,都會嗅到催淚氣體味。坊間、網民常說的「民居你唔夠膽放喇掛」的猜測可能不攻自破。現場亦有行家、同事不適需要治理及抽筋卧地,我自己亦感到眼部不適及手臂灼痛。

催淚氣體彌漫,飄散,再增量,再彌漫,飄散。話雖示威者漸有抗體(?)但我個人,以及部份現場示威者均認為,今晚上環的催淚彈、催淚煙,好像較以前濃稠、也較以前「毒(不是科學上指其有毒,類似是說『而家天口好猛陽光好毒』那種)」,當然我無科學驗証過,這只是我的觀察與感覺。就算我個多小時後回到現場,氣味還是很濃烈。

另外就是黑色長衫長褲 FULL GEAR,拿著橙柄長槍、噴劑、戴著黑色豬咀的小隊在中區警署附近出勤,這也是過去個半月不常見的。他們有嘗試向現場擲物、液體彈的示威者抗衡或嘗試壓制。

這些都是我在上環數小時的觀察,認為值得記下之處。我心繫同事,也希望到元朗,但既然今晚是在上環、金鐘工作,就要做好,直播要做得客觀、順暢、豐富,觀察要深,要寫下來,好好紀錄,或者也是受傷同事希望其他《立場》同事做好的事。

多謝你,繼續關心我哋嘅屋企,香港;多謝你,關心我哋嘅同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