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浩恩

梁浩恩

政治系畢業,輕度 Asperger 患者,喜歡下國際象棋,讀書和寫作,健身和游泳。

2020/7/7 - 22:02

不意外,這就是喇拔

7 月 6 日,紅磡海底隧道口出現以「一群拔萃男書院、喇沙書院舊生」名義刊出的大型廣告橫額,稱「本是同根生」,「團結一心,愛國愛港」。

7 月 6 日,紅磡海底隧道口出現以「一群拔萃男書院、喇沙書院舊生」名義刊出的大型廣告橫額,稱「本是同根生」,「團結一心,愛國愛港」。

今天就算你沒有經過海底隧道,那怕你連單車沒有,你也不可能會看不見那幅隧道口的廣告。基本上所有網媒、舊生新生的 Facebook Instagram 都是那幅紅藍廣告。

朋友都說這未必真的是喇沙拔萃的舊生,但我卻覺得頗為可信。

一,只有喇沙拔萃才有錢一直在香港報紙之上卿卿我我,我們九龍華仁太窮,自己學校要維修舊生會都負擔不起,哪裡還有錢賣這麼多廣告。報紙還不夠要賣上隧道,再這樣下去恐怕全港地鐵小巴巴士的士都要被填滿。

廣告

二,也只有喇沙拔萃才會這樣高調做,香港有錢的學校不少,但是也鮮會看見舊生們利用自己學校的名字來表明心跡,說到底他們對母校的自豪感還不像喇沙拔萃會蓋過自己的理智。現在在中學裡,中學生連討論的機會都沒有,舊生會卻硬要出個立場來,感覺很孌童。

三,刊廣告最出名的只有他們學校的名字,其他什麼都沒有,這也很喇沙拔萃。想之前我們學校刊報,前文後理解釋得非常仔細(就算你不認同,你也必需同意的確寫得很詳細),名字也是和中國一樣用實名制。喇沙拔萃沒有跟中國接軌,支持也不夠膽公開支持,這是跟不上國家的路線。

四,拔萃出的錢比較多。按理喇沙紅拔萃藍,應該放兩邊,然後愛國愛港才是粗體。現在愛國愛港沒有中央,然後拔萃又騎在喇沙之上,這也很有當年學界的味道:拔萃買人,騎在喇沙頭上。唯一好的地方是「本是同根生」,在兩間男校的相映照之下,頗有開放平權的意思。

老實說都什麼年紀了,還在用學校的名字自我安慰。要知道所謂榮辱,一向都是 The man that wears the crown, not the crown that wears the man。獎項和名氣有意義,是因為被授予的人本身的成就和風骨卓然不群,不然的話獎項本身根本毫無意義。我們學校黑白兩道都有人,不論是李柱銘、梁家傑、練乙錚、馬嶽、劉進圖,還是梁定邦、李家超、楊潤雄、謝偉俊、邵善波,他們都是我們的人,所以也就不必賣廣告了:他們反正天天上頭條,還賣什麼廣告呢?

不說華仁說皇仁,他們也很有讀書人的堅持和氣節,和我們一樣緊隨中國實名制地在國安法通過以前,公開地勸說和對政府過份強硬的做法表示反對。沈旭暉也是皇仁出身會考十優,但是他不但沒在公眾場合多提自己學校,更不說 10A 牛津耶魯。人們只消從他近年來從所謂中間派的路線,到努力開拓解說國際關係對香港的意義,以公共知識份子的身份積極參與香港事務,就已經可以略知一二。就是光譜不同的高永文、沈祖堯、袁國勇也在政治風波之上繼續在不同的崗位上對防疫提出批評和指點。皇仁也因他們對社會所作的而有光環,而不是反過來。

能做事的人做事,不能做事的只能在網上寫點憤青的時評,連時評都寫不了的只能在隧道上賣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