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懼變得多顧慮世故 只怕成為曾經討厭的大人

2019/3/21 — 11:57

學民思潮停止運作三周年,本來想早些少寫下片言隻語,結果一整天下來也沒有什麼時間整理思緒。

去年的這段時間,剛完成了立法會補選工程,算是結束了坐牢DQ選舉的半年混局,嘗試安定下來。

至於此時此刻,又再倒數 4 月 3 日審訊的到來,正在調整心態,迎來說不定又再要坐牢的一段時間。

廣告

事過境遷,未至於面目全非,但只能說終於明白,為何數年前看那些前輩訪談,總會說學生運動是最美好的時光。

那段時間來得清澀而純粹,沒有包袱、生計與經濟壓力的狀態,回想起來還是頗為嚮往。

廣告

對比起現在每天營營役役所面對的壓力,拖着疲累的身軀深夜回到家,擺在窗台的遊戲機也沒精力開動的時候。

大概也明白,當政治工作成為日常,(即使自己仍然在學)跟學生運動那個時候的狀態,還是有一定差距。

我們再也回不了去。

而曾共赴患難的戰友,我不懼怕我們變得多顧慮和世故,但只懼怕大家成為自己曾經討厭的大人。

曾看過,部份人作了這樣的抉擇,在某個又某個場合擦身而過,卻也發現不再能像昔日般好言相勸,只是欲言又止,暗地裡搖頭嘆息。

昔日揮灑熱血的時刻,偶爾讓人懷緬,但我想在當下講求韌性與耐力的路途裏,即使人來人往,還是希望有天離隊的朋友會於用某種形式歸來,那就好了。

最後要歸納這三年來的感想,大概是在一場沒有終點或終局的征途上,還是想想每天一覺醒來怎樣實踐,比起千言萬語的浪漫口號或說辭更關鍵。

Action speaks louder than words.



本文無題,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