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要以為本地教會是普遍地那麼偉大

2019/9/19 — 13:23

天主教香港教區中樞座落於中環堅道之聖母無原罪主教座堂。(資料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

天主教香港教區中樞座落於中環堅道之聖母無原罪主教座堂。(資料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

我可以想像到,不少教友甚至非教友見到這段報導(聖堂開放休息站遭教育局打壓 教區拒割席:協助公眾理所當然),必定興高采烈地說類似「教會好波!」的說話。

容許我潑冷水。

當然,有些堂區是很願意開放休息室。其實這種做法是完全符合羅馬大公教會(即天主教會的較正式稱呼)近二千年來擔任庇護所的角色,無論是聖人或罪人去教會求助、避難,教會都提供協助。所以,願意開放休息室的教會,可以說是「羅馬正宗」。

廣告

不過,現實就是,開放教會成庇護所與否,現階段始終是個別堂區各自決定,見不到教區有主動地要求個堂區把上述傳統予以實踐。而事實又是,有很多堂區決定不開放,或表面開放、但在執行時多限制到一個「開了等於沒有開」的地步(不要教我開個別堂區的名、就算開了名都沒有意思,因為問題其實算是普遍)。牽涉不同堂區的求助者被拒於門外故事其實一路都有在教友圈子內流傳。

為何會有堂區這樣處理事件?個別堂區主任神父本身是保守當然是其中一個因素。但更常見的,是個別堂區的主任神父基於「我只是打份工」那種「多做多麻煩、少做少麻煩、不做不麻煩」心態而決定不開放、或「扮開放」。對這種神父來說,一些他們不想處理的「麻煩」包括:

廣告

- 開放休息室的各種行政、流程、資源調配、時間上的安排;

- 應付政府(特別是教育局)的投訴;

- 應付就讀相連學校「藍絲家長」或堂區內「藍絲教友」的投訴。這個現象分外有趣:「藍絲」在社會層面上是最喜歡批評他人「搞事」,但偏偏在學校或堂區內都是會把就決定開放休息室的堂區批鬥到翻天覆地,不惜一切投訴去校董會、教育局、左派傳媒、堂區牧民議會、主任神父本身、甚至教區與主教辦事處(不過就未聽過投訴到梵蒂岡的情況!)。相反,見到堂區不開放或「扮開放」休息室的「黃絲教友」,往往都是因不想撕裂教會而黯然地敢怒不敢言。

就着上述情況,最終責任都是在教區身上。教區願意去撐有開放作休息室的堂區當然是好事。不過,如果教區不正式要求各堂區都這樣做、並且發下如何處理各「麻煩」事的指引,我相信多個堂區「側側膊」不開放或「扮開放」的那個以教會整體歷史來說是異端的情況只會持續。容許這種情況持續,只會是神父群官僚主義的勝利、「聲大夾惡」勢力的勝利。

* 以上是筆者個人意見,不代表他所屬的律師行或團體。

任建峰
執業律師、不虔誠天主教徒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