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上街的爸媽

2019/6/25 — 10:24

羅冠聰,圖片來源:羅冠聰facebook

羅冠聰,圖片來源:羅冠聰facebook

6月16號下午,我在反送中人道基金的台上呼籲市民支持受傷和被捕的朋友時,我媽媽突然在台前出現,遞了一支咸柑桔水予我。

「記得要飲,今日天口慶,你又講得多野。」她說。家中有一樽樽的咸柑桔,她習慣每隔一段時間醃釀一瓶,那些是她自豪的作品及至愛。

時間回溯到2014年9月26日晚,她在一個飲宴中看見她最小的兒子在台上揸咪,呼籲著市民進入公民廣場。鏡頭一切,就是他被一堆便裝警員衝到台上帶走,並在人海中推擁著,嘗試帶他上警車。她跟我說,那時她知道事情嚴重了,在共產黨眼中,揸咪的是最大罪。

廣告

也許日後的判決證明她是對的,她對我的政治參與,一向是憂慮多於鼓勵,反對多於支持。原因並非她支持共產黨,而是很多中國來港的香港人都有種「難民心態」:在中國經歷動盪以及劇烈的政治不穩,耳口相傳饑荒和文革的慘況,導致他們態度保守。他們大多數是政治或經濟難民,來港只想尋求安穩,即使對共產黨不滿及怨憤,但「明哲保身」的求存策略乃是他們的人生指南。「共產黨係惹唔過,鬥唔贏。」她經常在我回家吃飯時,趁我在餐桌上動彈不得時勸誡幾句,我也被逼尷尬地搪塞過去。

但慢慢她習慣了從電視新聞察看她久不回家的兒子,接受了他會一直在政治漩渦當中,與共產黨的獨裁政權對抗,嘗試盡力守護香港的自由和民主。漸漸她也開始理解他的初衷,會走到樓下幫助努力競選的民主派,會與百萬港人一起遊行,會在終點久久未散,為的是想確保他兒子的安全。

廣告

其實她的兒子並不特別,很多這幾個星期走到街頭的年輕人都有著相同的特質:我們不單希望以肉身抵擋政權,更渴望身邊的親友多一重理解,以生命影響生命。即使上一代不會認同我們的行動以及處境,但我們亦會理解他的生命經驗如何塑造出更為保守的世界觀,需要長時間的身體力行去融化這些圍牆。

我們不需責備不上街的爸媽,不需要認為政見相異便是陌路人;假如父母們愛惜你,你的堅持和奮不顧身將會徹底地改變他們的世界。我們是基於對香港的愛、香港人的責任及自豪走上街頭,我們不會透過破壞這些精神去推動這個運動。

抹黑和離間,只會使我們更團結。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