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中共派系鬥爭對當前局勢的影響

2019/9/14 — 21:38

習近平

習近平

中共分成派系,出現權鬥,已是常識,沒有異議。但中共派系鬥爭怎樣影響香港當前的局勢,卻人言人殊,莫衷一是。主要原因是中共專制獨裁,政治訊息絕不公開透明,又沒有新聞和言論自由,不單海外人士,就是大陸國民,都要依靠小道消息和一些表象揣測,以訛傳訛,自是難免。正因如此,在香港,國情研究自戰後以來便是一個重要文化產業,既有政治需要,也有經濟效益。然而,總體而言,無論質量與產量,都是每下愈況,今不如昔,可說愈來愈差,不客氣地說,今天充斥於市的所謂國情或中國問題「專家」,基本上都是信口開河,捕風捉影,亂噏一通,甚至刻意混淆視聽,全經不起嚴謹的邏輯分析,不攻自破。

國情研究的全盛時期是五、六十年代,因為冷戰,以美國為核心的歐美資本主義國家圍堵中國,由美國政府出資在港成立的中國問題研究機構,官方如美新處,非官方如友聯研究所,民間如明報集團……有如雨後春筍,人才濟濟,當年及現在知名的知識份子如林山木、戴天、岑逸飛、秋貞理(司馬長風)、金思愷、丁望……都在這些機構工作過,做匪情研究。研究分法學術嚴謹,其中美新處出版的 SMCP(Survey on Mainland China Press)搜羅大陸各個地區刊物,文革時期,各派宣傳刊物單張亦包羅萬象,應有盡有,要做大陸研究,都要花大量時間閲讀這些原始資料;發表文章評論中國問題,不管立論及立場如何,皆有根有據,同不同意其分析是另一回事。當年大學畢業後,我讀過一年社會學碩士,論文題目就是文革時期的紅衞兵派系鬥爭,要到界限街美國領事館屬下的中國文化研究所閲讀資料,便因爲曾經參加保釣到美領事館示威抗議,甚至見報於阿樂 / 王世瑜及 007 / 雅倫方創辦的色情小報「今夜報」頭版而被研究所的美國負責人認出拒諸門外,親身見證了美國人政治立場先行的所謂「學術自由」。越戰失敗以後,美國國力大不如前,72 年中美建交,冷戰結束,美國收縮在港的情報機關,國情研究開展了新的一頁,由明報月刊、自己傾左的盤古月刊及為中共做統戰的七十年代、廣角鏡等取而代之。儘管財力及人才皆不及美新處和友聯研究所時期,政治立場也各有不同,但上述刊物至少仍然是擺事實、講道理,讀者大可自行理性判斷是非。

八十年代以後又是另一番光景,一來大陸開放改革,再非神秘鐵幕國家,人人都可以親自跑往大陸,親身體驗國情,二來香港經濟起飛,進入黃金時代,香港人文化和本土意識與日俱增,莫說普羅大眾,就是知識份子對中國的政治也不感興趣(搵銀攸關,對商情的渴求卻是另一回事),加上普及文化的興起,以海外華人為對象的雜誌紛紛執笠(根本與政治打壓無關,投共變反共的文化人不要自我臉上貼金,欺騙無知的後人,騙取同情),代之而興的就是開放、爭嗚一類由文革後大陸來港的文化人創辦、目標對象是大陸自由行同胞的書刊,出版目的基本上是牟利,因此內容真真假假,以情色及獵奇為賣點,極盡渲染之能事,港人根本沒有興趣閲讀,但大陸人就趨之若鶩,銅鑼灣書店正是售賣這類書刊的集中地。有趣的是,正因大陸沒有言論和出版自由,但文宣一直是中共派系鬥爭最重要的工具,在「一國兩制」下,不同派系都會利用香港出口轉內銷,在香港發放真真假假消息和出版書刊,企圖反過來攻擊內地的政敵和影響國內民間輿情,因而又為國情研究製造了特殊的經濟收益。所謂銅鑼灣書局事件,表面上是打壓出版自由的問題,實質是中共內鬥禍延香港。銅鑼灣書局一類專事出版中共領導人秘史的書店,繪聲繪影的煽色腥讀物既有市場,同時也可收大陸不同派系的金錢和所謂獨家卻無法客觀證實的黑材料出版有關書刊,正是一舉兩得,財源廣進。銅鑼灣書局出事,是因為出版了《習近平的六個女人》之類的書刊,企圖抹黑國家領導人,習近平龍顏大怒,成立專案小組,直接追查此事,目的是要抽出幕後黑手的政敵,即所謂江派或其他反習派系如上海幫,甚或團派。在泰國綁架桂文海返大陸審查時,香港人和所謂民主輿論沒有反應,因為香港人不會把雖領有香港身分證的桂文海當做香港人。傳聞動用近千個國安越境執法拉有保鏢數十人的肖建華返大陸受審一事,在香港也完全沒有人非議,與聲稱被特區政府非法迫害凍結沒收財產(完全破壞私有產權)本身肯定也是同流合污逃亡美國的郭文貴,亦沒有人會同情。民主輿論如蘋果社論及專欄從未以捍衛香港法治和私有產權為由,說過半句說話。原因相同,因為香港人也不把他們當做香港人,雖然法律上,他們一定有香港人身份。直至李波和林榮基出事,在民主傳媒大事渲染下,才成為一個打壓香港人出版和言論自由的問題,大家不問情由,上街遊行示威抗議。再細心分析,李波和林榮基也有分別。李波根本就是左派文人,兩夫妻長期在左報寫稿,做銅鑼灣書局一類出版,是利用灰色地帶賺外快,因為本是共產黨自己人,遭中共家法伺候,也不敢聲張,所以遵從中共的指揮,交代清楚便沒事,相信現時繼續留在左派機構揾食。林榮基有點不同,他本來也是搵食,與左派無關,因為驚慌,害怕再返大陸失去自由,唯有被迫公開做「民主鬥士」,成為 accidental hero。真正的原因,只有林榮基知道,外人無謂揣測,但我們同時知道的事實是,與林榮基身份一樣的另外兩個香港人店員,銅鑼灣事件發生後,一樣住在大陸,相信待遇與林榮基相同,但他們事前事後都沒有露面,也沒有傳媒去追訪。合理的推斷,應該是他們交代後恢復正常生活,否則他們的親友一定揭發營救。上述的例子說明了什麼?就是說明大多數不求甚解的香港人,凡事只看表面,容易受傳媒輿論影響,不會自己獨立思考和分析,只選擇相信自己願意相信的事實,而不是事實全部,且多重標準,自圓其說。

廣告

我也不是國情專家,因為新聞封鎖和資訊不對稱,不敢妄稱自己了解中國,但願意接受任何資訊,包括閲讀國內外的新聞報導、研究報告和分析,甚至有機會就親身體驗。對於不同的看法,我都會參考,然後用常識及邏輯判斷,合理的就接納,直至知道更新的事實,推翻原來的看法。

對於中共派系鬥爭對香港當前局勢的影響,最近聼到兩個説法。首先,大家都同意習派和江派(確切地說,應該是非習派,包括上海幫、團派及其他不同的太子幫和官僚資本利益集團,他們之間也有利益衝突,但一致反對大權獨攬的習近平,卻可肯定,最後目的當然是要迫他下台,重新洗牌)是你死我活的敵我矛盾,但搞亂香港對誰的得益最大,卻沒有人說個清楚明白,並且經常自相矛盾。壹傳媒一類所謂「民主自由」媒體及一眾 KOL,不是無知,就是故意混淆,不說清楚,因為他們本身就是或曾經也是其中一部分,箇中關係錯綜複雜,為了自身政經利益,企圖操弄民意,混水摸魚。

廣告

有人說,江派已操控了林鄭月娥和警察,搞亂香港,旨在迫習近平出兵,讓以美國為首的國際勢力有借口介入香港事務,制裁中國,令中美貿易談判無法達成結果,從而激化內地社會經濟矛盾,習近平解決不了問題,在黨內外壓力下,就要下台。為了達到上述目的,香港愈亂愈好,所以提出「止暴制亂」,命令警察濫打濫捕濫告示威者和普羅市民,同時用鬼製造縦火掟氣油彈等暴力場面,激化衝突。8.18 民陣一百七十萬人和平集會上街搞不出衝突以便黑警和潛入香港的特務有借口暴力鎮壓,就叫林鄭暗示引用緊急條例,將香港變相戒嚴,效果等同中央出兵平亂。㐂婆在私人場合特意向商界放出自己犯下大錯,很想辭職卻不獲中央批准,是以退為進,暗示一切都是習近平的旨意,企圖推卸責任,而突然宣布撤回,是希望緩和局面,穏定股市樓市,好讓在香港擁有龐大資產的江派有足夠時間沽出資產套現散水。

這個說法表面言之成理,但矛盾的地方是,如果搞亂香港成功,習近平真的派兵入城,國際制裁香港,股市樓市大冧,江派肯定資金受綁,無從套現,不啻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與林鄭月娥撤回法案爭取時間空間讓江派全身而退之目的,完全相反,自相矛盾。

另一個是《大紀元》的說法,同樣是指江派搞亂香港,港澳辦和中聯辦都由江派把持,國新辦記者會的言論愈來愈強硬,由指控搞顔色革命到出現恐怖主義苗頭,從「止暴制亂」到迫本港地產商表態及要求有公權力的機構一齊出力平亂,目的也是迫習近平出兵,但習命令他欽點的林鄭月娥撤回條例修訂,讓局勢緩和,教江派的奸計不得逞。

這個說法較前者合理,符合政治現實和邏輯,因為毋須深入調查研究,大家都會同意,非習派在香港的財富和利益肯定比習派大。原因很簡單,由 84 年中英聯合聲明簽定至今三十五年,江派及地方太子幫如廖暉之流一直把持管治香港的實際權力,以權謀私,與本地地產富豪建立千絲萬縷利益關係形成的獨立王國,又豈是無兵無將的習近平所能駕馭(並非紅色家族出身的胡錦濤情況一樣,被江派和本地共黨勢力長期架空,根本管不到香港的事務)。不錯,習近平是委任了兩個嫡系的中聯辦副主任陳冬和譚鐵牛,又曾經派遣中紀委要員進駐港澳辦和中聯辦,但最終也是無功而返,陳冬或譚鐵牛不但不能在廖暉嫡系張曉明明升暗降成為港澳辦主任後出任中聯辦主任,習近平只能妥協地將平調澳門中聯辦(實質是降級)的王志文召回來出任,連掌管港澳事務的港澳協調小組組長也不能由親信栗戰書擔任,只能由雙方接受的中間派韓正瓜代。只要比較一下張德江和韓正的分別,便知道後者根本並無實際權力,只是按照習近平的意旨傳話,而山高皇帝遠,上有政策、下有對策,落到香港,也會被根深蒂固的土共和地方共黨勢力陽奉陰違,變作另一回事。

然而,這一個論述並沒有清楚解釋由習近平欽點上台的林鄭月娥究竟是習派抑或江派(非習系),而目下她又扮演著一個怎麼樣的角色?這個問題搞不清楚,根本很難解釋林鄭月娥在過去兩星期前後不一的言行,自己放料話辭職不獲中央批准又公開否認曾經辭職,一方面撤回惡法似是讓步又同時加強「止暴制亂」行動,縱容黑警濫打濫捕,甚至無故也無差別地向普羅市民施暴,令經已成為社會主要矛盾的警民關係更趨惡化,不但無法修補反而加劇社會撕裂。連真正敵人和主要矛盾也搞不清楚,不論抗爭模式經已走至樽頸又損兵折將的勇武派,抑或沒有策略不敢搭建大台只會被人牽著鼻子走搞形式主義抗爭持續運動以利贏取未來兩場選舉議席實質無所作為的和理非民主派,除了空說堅持外,都不知道運動如何走下去。現時的情況肯定會長期持續下去,直至兵疲力盡,或者民意逆轉,否則沒完沒了。

我嘗試用大家已知道的事實去解讀現實,不敢說是全然正確,但至少邏輯上貫徹始終,更能解釋目下矛盾複雜的現況,有助抓緊主要矛盾,從而可助構思鬥爭策略,讓已經轉化為逆權運動/民主運動的群眾運動可以持續下去(反送中運動已經隨著林鄭月娥正式宣布撤回法案變成名不正、言不順,儘管可以批評撤得太遲,卻不能否認撤回已是鐵一般的事實,再非可以動員群眾和說服國際支持的借口)。

林鄭月娥當然是習近平欽點的,正因如此,剛愎自用的㐂婆便恃寵生驕,目空一切,不把任何人包括土共、中聯辦、港澳辦甚至經已被政治閹割只能依附紅色權貴或大陸官僚資本繼續同流合污的地產富豪放在眼內。她獨行獨斷,既廢棄中央政策組,又操弄沒有一個成員不是廢柴的行政會議,那班尸位素餐的問責官員,不是奉旨承風自以為是的無能之士(陳帆、羅致光、李家超、楊潤雄),便是庸碌不作為扮謙遜辛勤的廢物(張建宗、陳茂波、陳肇始),或者縮骨隱形明哲保身冇擔當的精甩毛(邱騰華、羅智光、聶德權、劉光華、黃錦星、楊偉雄、劉怡翔、黃緯綸),以及一上任即醜聞纏身無德無能無恥的鄭若驊,沒有一個是有承擔的官員,面對自以為「好打得」作風專橫的婆娘,一言九鼎,誰還會提出逆耳忠言?林鄭月娥一手鬧出的逃犯條例修訂風波經中國駐英大使劉曉明公開指出,已確實是她自作聰明、自把自為闖出的大禍,她自己也承認,只是中央定調為「尊重、理解、支持」,表面上至今沒有改變,但實際上隨着國內外政治局勢的發展,已經出現了微妙的變化,讓中央領導人(習近平和反習力量)都毋須附上政治責任,由始作俑者的㐂婆獨自孭上全個黑鑊。至此,林鄭月娥才猛然驚覺自己身陷險境,最終必定死無葬身之地,為求自保,不得不向在香港財雄勢大隻手遮天的江派及反習政治力量投誠,企圖週旋於兩者之間,為自己找到脫身的政治空間。

過去三個星期,即 8.31 警方不批准民陣遊行出現太子站警察無差別施暴前後,林鄭月娥先是向路透社放料自己與商界在一個閉門會議上表示自己對闖下大禍應要承擔最大責任,但身不由己,不能辭職,如今最新的資料透露她表示除了三萬警力外,什麼也沒有,所以未能用更強硬手段平亂,存在困難;其後公開回答傳媒詢問時,卻斬釘截鐵表示自己從沒有提出辭職(注意:不是沒有想過,只是沒有提出),會繼續完成特首的工作,對於她的所謂依法「止暴制亂」,就記者提出會否動用緊急條例的查問,不置可否,暗示不排除這個可能性。約一星期後,林鄭月娥卻突然宣布正式撤回法案,但詭異的是,她並非親身召開記者會現場宣布(絕非能力問題,以她的練歷,完全駕輕就熟,可以做到),而是通過錄影播出,神情與平時明顯不一樣,連照片也有 key 相之嫌疑。最重要的是,她特意用了容易引起猜疑的用詞,說會由保安局局長在立法會復會後「動議撤回」,而非簡單而大眾又清楚明白的「宣布撤回」,因此即時引起公眾疑慮,六小時後才由特首辦更正,結果反對聲音才改口批評「撤得太遲」。以林鄭月娥縱橫官場幾十年的經驗,她有可能犯上這個低級錯誤嗎?值得注意的是,林鄭月娥宣布撤回之前,國新辦召開第四次記者會,語調更趨強硬,除了重申「止暴制亂」的政策不變,堅定不移,還號召有公權力的機構出來共同協力平暴制亂,盡快恢復社會秩序。

要合理解釋上述表面矛盾的現象,我的解讀是,7.21 勇武示威者首次衝擊中聯辦和元朗出現警黑合作的無差別恐襲後,江派和反習政治力量已經取得了操控社會暴亂的主導權,連三萬警察也不是林鄭月娥所能指揮。之後,國新辦第一次召開記者會,說明中央對香港局勢的看法和取態(參考我於 7 月 30 日發表的拙作「剖釋中共對香港當前局勢的取態和策略」,一如 8.31 白皮書,沒有一個中央領導人承擔政治責任,但「止暴制亂」、恢復社會秩序肯定是各派妥協的共識,只是上有政策,落實時也會各自解讀,變形走樣),林鄭月娥如夢初醒,深知一旦「止暴制亂」成功,社會恢復平靜,便是自己人頭落地之時。原因很簡單,習中央會將所有政治責任推到她身上,迫她下台,屆時便可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甚至一如佔中事後將七黑警和朱經緯繩之於法,找幾個殘暴黑警祭旗,以平息民憤。從自身利益安危考慮,林鄭月娥選擇投靠江派和反習政治力量合情合理,因為如果成功迫習出兵導致中美談判破裂,國際制裁香港、中國,習近平下台,江派重奪江山,香港過去官商紅黑勾結的情況便可「光復」,特首一位,當然好自為之,甚至篤定連任。撤回應該是習近平下令的,可以緩和政治矛盾,堵塞國際力量有借口介入香港事務,只要不出兵,又無推出緊急法戒嚴,單用警察暴力鎮壓,若無開槍殺人,根本是世界所有包括民主自由國家政權的做法,國際無從置喙。但習近平已經不信任林鄭月娥,所以一定要用錄影的方法確保林鄭月娥不能臨場加料,但狡猾的林鄭月娥仍然暗中落藥,企圖用「動議撤回」製造混亂,好讓公眾拒絕收貨,讓社會對立情況持續下去。不過,撤回始終是利好消息,所以主導金融的江派和反習力量及本地富豪,便乘機大賺一筆(過去三十多天,不管任何情況,北水一直買入港股,而吳光正已被證實在宣布撤回前大手買入地産股)。9 月 8 日美國國會周一復會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前夕,江派又策動暴力衝突,警方反常地批准遊行,卻又提前腰斬,中環地鐵站即出現猛烈縱火和嚴重破壞,好讓警察大條理由濫暴,激化民憤,延續社會撕裂。但本周中美談判出現轉機,中方率先讓步,換取美國押後加徴關稅,江派短期內發動暴力衝突並無效用,林鄭月娥即向地產商輸送利益,傳出動用「收回土地條例」在新界收農地興建房屋的消息,刺激股市大幅上升。「收回土地條例」表面上不利地産商,實質正中下懷,因為一來公私合營的所謂「土地共享先導計劃」先行,可以釋放地產商囤積的廉價農地,二來香港前景看淡,地產泡沫隨時爆破,政府動用公帑收回農地,不啻是讓地產商套現,所以地產商全無反對之聲。至於土共如民建聯和工聯會,因為選舉呃選票的關係,都會厚顏無恥地吹噓自己成功爭取(包括撤回法案),大力支持。

香港社會的暴力衝突會不會進一步惡化和持續下去,其實不是由經已損兵折將衝擊力量大為削弱的勇武派決定,而是可以用鬼製造亂局和操控警察的江派及反習政治力量和林鄭月娥決定。但在中美重啟談判以至美國大選之前,只要中美關係不全面破裂和惡化,相信在㐂婆政權及建制派早已失信於民,而建成體制內部的精英又不敢挺身而出力挽狂瀾,和理非的民主派既不敢搭建大台,在運動上根本無所作為,就只能投身兩個選舉,希望爭取更多議席,壯大自己的力量的情況下,目前膠著的情況只會長期持續下去。

勇武派雖說無大台,但領導運動的連登核心力量的意識形態卻非常清?,目標明確,遠比全無論述的和理非民主派高出一籌。所謂「五大訴求,缺一不可」只是持續運動需要的短期目標,卻非真正目的。他們鼓吹「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搞的絕非中共和我們以傳統思維理解的「港獨」,而是要為香港人建構一個全新的政治身份,通過參與運動政治覺醒,建立自己的政治主體性,成為新香港人。脫胎換骨的新香港人,並非一個「民族」,所以和中共把民族身份和政治身份混為一談的觀念截然不同,在中共和傳統中國人眼中,無疑是否定「中國人」的身份,因而是大逆不道的「港獨」。在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的講座上,相信是連登核心力量主要人物的梁繼平說得很清楚,不同人對民主運動有不同的理解,對示威暴力的問題也一樣,運動最重要的未必是要爭取最終成果,而是要建立和確保一個參與者可以自由發聲和表達異見的制度,通過利用資訊科技在網絡平台上自由討論和民主決定,可以自我修正錯誤。他們遠大的政治理想目標,其實也不限於香港,而是相信無大台、無領袖、無臉孔、去中心化的民主運動模式,可能對世界其他地區(當然包括中國大陸在內)的抗爭運動有一定的啟發性,因為運動去中心化,當權者便無法透過「對話」等途徑,將運動領袖納入制度,因而延長了運動的壽命。這是真正時代革命的思維,與經典的無政府主義的創勢派(Situationalism)異曲同工,在意識形態上,對千禧新世代的年輕人肯定有很大的吸引力,和理非的民主派既無論述,便只能被人牽著鼻子走,不知所終。

跟五年前的本土派不同,真正的勇武派是不會看重未來兩個選舉的,支持與否要看有否有利運動的利用價值。由於無大台又無臉孔,連登仔不可能打正旗號出來參選,於是過去是大台又準備重建大台的偽勇武本土派如陳雲、黃洋達一類政棍或其他投機份子便有機可乘,打着勇武本土的旗號,與民主派爭奪議席,或者重複熱普城的模式,收受利益,成為中共不同派系的B隊。真正勇武派沒有大台,民主派想協調也無從入手(戴耀廷已放棄他的風雲計劃),受他們影響的年輕人基於過去經驗也不會全然信任民主派,未來兩場選舉只會是一場大混戰,有沒有真正有利民主運動的政治進步作用,也值得商榷。

要突破困局,當前的主要矛盾和矛盾的主要方面,都是萬惡不赦的林鄭月娥,不傾全力打倒,目前的困局看不到有打破的可能。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