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中共的切爾諾貝爾

2019/6/6 — 13:58

《多講大話可興邦》

人之大患是吾身,國成大患禍民群。
民甘為奴僕成主,黨自為主役斯民。
以黨為國黨其國,以假為真假也真。
一難又有一災起,多難興邦果當因。

平時很少看電視劇。不過,近期有一套在 HBO 台播放的《切爾諾貝爾:傷心的兒童》(第一季)引起了我的注意。以前讀過諾貝爾文學獎得主 Alexievich 寫的《切爾諾貝爾的悲鳴》那本報導文學作品,因此對這部電視劇也產生了興趣。

幾個星期前嘗試看看,前四集都已經看了,今天晚上看的第五集,原來已經是第一季的最後一集了。其實劇集拍得一般,與上面談的那本書也沒有直接關係,那本書寫得更感人!

廣告

不過這電視劇就著在蘇聯那種體制下,人人都要講大話,都要掩飾真相的諷刺,也是十分明顯,而且也是令人握腕的。

第五集結局一幕,講到那位被委派協助調查及善後的科學家,最終在法庭前說出了真相,指出了官僚主義及一連串的謊言所造成的嚴重後果,也直接指出了層層掩飾的荒謬。又承認自己在這個體制中,與所有人一樣都變成了謊言的一部份。

廣告

他在被禁止繼續發言之前說了這一句:

「每一個謊言都有愧於真相,而且遲早要償還」。

我覺得這句話講得真好,也令我想到了六四事件。

我想到了中共到今天仍然妄圖以謊言欺騙全世界。中共編造的每一個謊言,都有愧於真相。我也聯想到特區政府高層近期也在天天編造謊言,我對此深感憤怒。我希望、也深信,遲早中共都要對此作出償還!我希望特區政府那些高層,包括特首,都受到應有的懲罰。

有人說,真正危險的是「謊言」,而不是「災難」本身。有人意圖以「謊言」來掩飾「災難」,但「謊言」有可能會令「災難」加深,甚至會製造更多的「災難」。

「謊言」因此可能比「災難」更危險。

事實上,歷史已經一再證明,因為謊言而造成的災難一再發生,當擁有政治權力的政府要製造謊言、要依賴謊言的時候,就更容易造成災難性的後果了。

政府以謊言治國,不時會製造災難。一個要倚賴謊言來把持權力及治國的政府,本身就是個災難。

在中國大陸,近年發生的三鹿奶粉事件、汶川地震及豆腐渣工程,層出不窮的食物安全事件,及黨幹官員以至社會普遍存在的、制度化了的貪污腐敗、最近發生在新疆的所謂「再教育營」及有系統的種族清洗行為、在全國不同地區普遍在發生的拆教堂燒十字架事件,這些有那一個不是涉及政權及國家機器的系統性謊言?有那一個不是塗炭生靈的災難?至於整個國家變成一個謊言社會,就更是花樣百出了。傳媒及社會普遍存在的欺詐及謊言、劉欣式的「離岸愛國主義」、甚至可能連馬克思翻生都會冇眼睇的「社會主義初級階段論」或所謂「新時期中國特色社會主義」論,不也是充滿欺騙性嗎?現在連香港那些達官貴人、建制人物、五毛嘍囉的廉價愛黨愛國大合唱,根本就連補藥黨當街賣假藥也不如!而且,大家也是有眼見,不也是有很多香港人在變成了整個「大中國謊言體制」的一部份還要自鳴得意嗎?

至於剛剛是 30 周年的六四事件呢?

由《人民日報》「四二六社論」開始,對學生運動的定性,對所謂「有外國勢力煽動與操縱」、到後來說是「鎮壓動亂」、由宣稱「沒有人傷亡」到只是「死了二十三人」、鎮壓之後又說是「關係到亡黨亡國」、今天又說「及時鎮壓動亂帶來幾十年的經濟繁榮」,這些有那一個不是謊言?在香港,也有不少五毛愛字頭不斷在推銷他們那一套「六四沒有死人」論呢!

六四之後製造大量政治犯、千百計人要流亡海外、製造了大量冤獄、一代菁英被犧牲掉,令整個國家喪失了一個改造自己的機會、整個社會面對價值及信念的崩潰;直到今天仍在進行的洗腦工程、忘卻工程、壓抑民運、打壓異見聲音、對維權人士及維權律師的政治迫害,全部都是災難!今天的經濟繁榮同時帶來了社會道德淪喪、人文質素每況愈下,這些又有那一個不能算是國家民族的災難?政權不斷要以謊言來掩飾謊言,不斷要以各種違法的手段及龐大的維穩經費來控制社會,這不也是十分災難性的後果嗎?

要掩飾這些後果的災難性,又反過來只能繼續依賴更多的謊言了。這是中共自己造成的政治惡性循環,而且是一個沉淪性的循環!

現在就連香港都受到這一國感染了!看看林鄭月娥,看看那位保安局長,看看那一位像是在賣膏藥唱雙簧的政務司長,還有那位一而再不理會申報機制,視規矩如無物的律政司長,他們不也是天天在擘大眼講一些人人都知道他們是在講大話的謊言嗎?他們近日所講的,差不多全都是謊言,是他們自己都知道不值得相信的謊言,但他們還是要講。這個現象正是不尊重基本法,意圖以虛假的一國兩制及港人治港來推翻承諾的後果。這樣做對香港社會所造成的災難性影響,又將會由香港整體市民及我們的子孫後代來承擔了!

這一齣電視劇結尾那個部份,播放了一些真實的片段,也交待在劇中出現過的一些人物在真實人生中的下場。其中有一段說到,前蘇聯最後一位總書記戈爾巴喬夫後來寫下過這一句:「引致蘇聯崩潰的真正原因,其實可能是切爾諾貝爾」。

聽到這一句,我又想到六四,我也想到了中共。
六四事件會是中共的切爾諾貝爾嗎?

「每一個謊言都有愧於真相,而且遲早要償還」。

但願如此!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