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人格這東西

2019/4/25 — 16:41

【文:中產平民】

作為人類,有人格是常識吧。但原來貴為立法會議員和工聯會會長,竟然連人類最基本的品格也沒有。難道有些人擔任漁農界議員太耐,以為自己面對的選民都是來自農場的畜牲,所以說話也可以不經大腦,甚至在別人患上重病的時候落井下石?

佔中九子今日宣判,陳淑莊由於腦部發現腫瘤,法官決定押後至 6 月 10 日宣判。平時在立法會大放厥詞的蔣麗芸,雖然認為佔中九子罪有應得,但在社交媒體上至少祝願陳淑莊手術成功,能夠回復健康 。相反,漁農界立法會議員何俊賢批評陳淑莊「一到找數,個個都身患絕症。你玩晒啦~~~」;工聯會會長質疑患病與判決無關,陳淑莊是在玩法律程序,甚至認為應該判決後才處理身體問題。以上兩位人士(如果他們還算人類),你可以不喜歡陳淑莊、你可以不喜歡泛民主派、你甚至可以不喜歡在選舉中不投票給你的人,但當別人患上嚴重疾病,需要短時間內接受治療,法官因此押後判決,請問有什麼問題?難道世界上有人可以在判決前突然讓自己患上重病,例如腦部腫瘤,去避過刑責嗎?你可以不喜歡攻敵,但也不應該在對方患上了腦部腫瘤時落井下石。

廣告

法官並不是因為陳淑莊有腦腫瘤而判陳淑莊無罪,不過是將判決日期押後,陳淑莊依然要面對相關法律責任。只不過是押後判決一個多月,已經足夠讓何俊賢和吳秋北卑劣的性情顯露無遺。至於何俊賢的黨友李慧琼被問到何俊賢行為是否恰當,也輕輕的表示有關言論只屬於何俊賢的感受。一句只屬於感受就可以讓何俊賢大放厥詞嗎?如果何俊賢認為腦部患有腫瘤是玩嘢,你可會願意玩一次,和陳淑莊交換身體,自己患有腦腫瘤,然後陳淑莊今天被判刑期?至於吳秋北認為陳淑莊是在玩程序,應該判決後才處理腦腫瘤。假如有天吳秋北犯上刑事罪行,同時確診嚴重疾病,你想你的醫生告訴你不如你先行受刑,稍後才跟進你的病症嗎?至於李慧琼,假如患上重病的是你家人,而你聽到身邊有人聲稱你家人患病是在玩嘢,你又會有什麼感覺?難道你會偉大得原諒對方,認為這不過是對方的感受嗎?如果陳淑莊是在玩嘢,那麼在佔中九子案判決前一天,因病留院缺席聆訊的工程師學會前會長潘樂陶是否也在玩嘢? 何俊賢和吳秋北又有什麼感受?

一單佔中案件將建制派的人性陰暗面顯露無遺,為了抽水可以無所不用其極,甚至將別人的健康問題也政治化,認為對方必然是在玩程序、在玩嘢。貴為立法會議員和工會會長,如果連人類應該有的惻隱心和同理心也缺乏,何堪為人。你可以不滿法庭判刑太輕,但在這時候借對方的身體問題來抽水,就是連人類基本有的人格也缺乏。如果有人說陳淑莊和邵家臻應該被褫奪立法會議員資格。何俊賢和李慧琼也應該同時被褫奪議員資格。因為他們的言論並不是人類能說出口的。既然不是人類,試問憑什麼可以繼續擔任立法會議員?

廣告

 

作者自我簡介:一個被認為是又自以為是中產的平民百姓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