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件事點樣收科,香港點樣復原?

2019/8/19 — 10:30

8.18 維園集會後走到街上的人群

8.18 維園集會後走到街上的人群

武警大軍壓境,小道消息頻傳,解放軍又警告開入香港只需十分鐘,令市民蒙上中共快出兵的心理陰影,但抗爭者不為所動。中共靠嚇,無法動搖前線示威者的心志。付出那麼多血和淚,不到黃河心不息,何況很多人有不惜攬炒的覺悟,政府一天不具體回應五大訴求,一天不言退。

過去兩個多月的抗爭,是全民學習的過程。

政治覺醒,對中共的圖謀和伎倆有更全面的認識,亦更加認清中共高層的底細和顧忌。環時總編胡錫進上月明確道出出兵的三大前提(一是香港出現對愛國力量大清洗,變成美國遏制中國的橋頭堡;二是香港出現人道主義災難,陷入無政府狀態;三是極端分子搞武裝暴亂,建立政權),說明中共的防守性心態,在於被動地回應美國的實際侵略行動,或處理特區內部會招致重大傷亡的政治事件。

廣告

梁愛詩昨天所言,基調亦一樣。她說,香港要幾近陷入戰爭狀態、危及國家安全及統一,或有人武裝爭取港獨等狀態,中央才會宣布香港進入緊急狀態、在港實施全國性法律,但目前狀態是社會治安問題多於國家統一安全問題。由此可知,中共高層背後的考量是,極力避免國際環境和形勢劇變,打亂國家崛起的大計。主動炮製香港版六四,收拾異見分子,徒令全世界制栽中國,官富二代在歐美變「華為公主」,中共不希望如此。被迫鎖國並非好玩,隨時引發連鎖效應,令國內經濟危機大爆發,江山也保不住。

習近平要實現強國夢,在可見的將來,都得借助香港當白手套、離岸中心和資金停泊港的獨特貢獻。讓解放軍或武警入香城,嚴重違反美國有份定的遊戲規則,中美貿易談判很可能告吹。而且,兵臨城下的政治效應,要麼把香港市民震懾到貼貼服服,要麼造成強烈反彈,年輕人拚死都要驅逐解放軍出境,雙方爆發流血衝突,或發動持久的城市遊擊戰。如此一來,香港不再安全,外國領事有可能要求本國派兵來港撤僑。情況將一發不可收拾,香港難免喪失國際金融中心地位。這是一場押上中國國運的賭博,中共領導層如果明智,有必要冒這種險嗎?

廣告

但就算習近平夠務實理性,我們也無法完全排除出兵的可能。

前《陽光時務週刊》老闆陳平,據說認識習近平超過 40 年。日前他接受《蘋果日報》訪問,明言習近平在香港不會開槍,又提到習近平對香港的管治一直不大放在心上。他這個講法卻說漏了一點:若習近平不關心香港問題,便會把主導權下放,結果可能被別有用心的下屬誤導,做出不符合習本人初衷的決定。《香港 01》便曾引述接近北京消息人士,指駐港情報系統在修例風波上犯了錯,呈給上頭的初期形勢評估報告寫得太樂觀,令中共大失預算。

梁文道在〈7.21 事變的效應〉中亦分析,不單林鄭政府,整套主持治港方略的原有系統都有機會成為中共高層的檢討對象,「為了不至淪為『虛位特首』也好,又或者不想整條路線被上頭徹底整肅也好,於是有人獻計,一方面要用西環事件拔升整件事情的定性,另一方面則以元朗事件製造出兩派市民互毆(結果成了單方面暴打,倒是意外),而警方無力馳援的局面,好創造中央不得不出動解放軍,徹底改變這一連串事件的性質,然後保住自己的機會。」

是否有一幫人立心誤導習近平,「為了自己的利益而綁架中央,犧牲國家」,像資深評論員安徒所說那樣,拒絕以政治方式去解決政治問題,圖謀借「止亂制暴」為藉口掩飾強硬治港政策的失,筆者並不知內情。但就算不是受誤導,起碼有誤判。中共高層誤判的起點,要追溯至 689 上台所代表的西環治港模式。無疑,在無大台亦無一言堂的情況下,當前的政治動盪不容易收科,不同政治板塊互相角力、碰撞和拉扯,製造太多變數,不能輕易達成一個各方皆可接受的停火方案,在短時間內令社會秩序回復至從前較穩定的狀態。但相對於激進而乖張的建制派,比較溫和的保守派人物仍然有角色,促使事情往一個不至於太惡劣的方向發展。譬如在這段時間,設法向中央反映西環亂港無所不用其極,對社會各界造成重大傷害,期望撥亂反正。

在高度互動的博奕環境,沒有一股政治力量完全凌駕其他人,各方持份者要有一種微妙的默契,在鬥爭中維持(暫時性的)均衡狀態。香港最終能否有善治,便要看有沒有足夠的運氣,走攬炒的綱線而不會出現失控場面,不由自主地弄假成真。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