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作為大人,難道就是要這樣嚴苛嗎?

2020/8/12 — 14:32

周庭

周庭

「為什麼你們對掌權的人這麼寬容,對於沒有權力、一路被壓著打,一路想要提出事實的人這樣嚴苛,這什麼社會?」— 陳為廷

這些日子,我知道大家都過得很苦。日前周庭被捕、以及之前前眾志與前學生動源被打壓被捕消息,讓我尤其想起台灣太陽花學運領袖陳為廷這句話。我想把句子改一改,變成如文題般:「為什麼社會對掌權的大人這麼寬容,對於沒有權力、一路被壓著打,想提出事實的年青人卻這樣嚴苛,這什麼社會?」

我身處的社會嚴苛到一個地步,由用警棍暴打年青人、到把年青人送進監牢(別忘記梁天琦、反東北案手足和反修例運動中的大量年輕被捕者),到用國安法逼得年青人羅冠聰和家人斷絕關係,隻身遠走。在學校,我們鼓勵學生多思考發問,學生不問問題又嫌他們不主動學習;但現實卻要求年青人噤聲,連一條「日本為中國帶來的利多於弊」歷史題目都不能回答。

廣告

我們的社會真的可笑至極。一班沒有未來的人擺弄社會、而真正成為未來的人卻被社會趕盡殺絕。當其他國家可以三十三歲成為國家領袖、我們親愛的特首卻快要夠資格拿生果金;不僅政治如是,甚或是每人處身的公司中亦是一樣,老海鮮一地都是、年青人唯唯諾諾才能生存。到底是要多戀棧權位才做得到?為何現實社會如此可悲可笑?

我恨這班所謂「大人」,你們完美展示現實的虛偽與無恥,真的比戲劇中任何奸角都要奸一百倍。如果成為大人就會如此無恥,那我寧可永遠像小孩一樣,能揭破這些國王新衣。我要記住,他朝我成為老一輩,必不能成為如此令人厭惡的你們。

廣告

近日 Gphone(黃之鋒)頻頻玩 Gundam,開懷之餘,也讓我感慨萬分。人長大後就明白「出名」的代價,無人想每日被人跟蹤,在被老屈連貝沙灣都買得起的背後,他只是個普通少年,平日也許只喜歡宅在家中看動漫、打機睇波、拍下拖、過最普通的日子。周庭日文了得,一開始就是因為喜歡日本文化,看日劇、動漫和日本節目。我們每一人都只想過平凡的日常,發展自己心中一個又一個夢想。是誰要他們都放棄自己的夢,為社會完全奉獻,甚至下監?就是你們這班成為「既得利益者」的大人們。

我們都說「年青人是社會的良心」。年青人的表達或許直率,但這不也是赤子之心嗎?更何況他們所展示的,是直率以外,與年齡不相乎的成熟與洞見 — 他們統統都是知識分子,擁抱社會各種理想。我為香港有這樣的下一代感到驕傲,也為香港有這樣的大人感到極度羞恥。

作為大人,難道就是要這樣嚴苛嗎?你們的嚴苛,只為自己利益罷了。

社會的良心都被狗吃掉,被政權吃掉了。你們安然自得地吞噬年青人的未來,還在夸夸而談,認為自己「對國家有光榮」。

厭惡至極,嘔心至極。

年輕人,放心,歷史會記住你們。當我們讀一百年前國父孫中山的事蹟,他一開初又何嘗不被認為是亂黨惡賊?

誰可以笑到最後?

 

(標題為編輯改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