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你寧願一切沒有發生過嗎?

2019/10/5 — 14:26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由六月開始計,足足四個月了,事情發展到今天,激烈抗爭遍地開花,或多或少為我們生活帶來不便,也帶來不快,如今緊急法也動用了,攬炒在望,其實,你有沒有後悔?

我意思是,你寧願一切沒有發生過,逃犯條例沒有提出過修訂,回到年初那個香港嗎?

年初的香港是怎樣的?表面十分平靜,好像人人安居樂業,最多是怨買不起樓,怨物價很貴,遊客很多,偶然為政見爭拗,但未至於仇恨絕交(要絕交的應在2014絕了)。但隱藏的制度問題多不勝數,政府為所欲為,沒有想過解決任何問題,只想着如何與有特首票的利益集團分贜,如何討好中央,如何益中資,大白象一隻接一隻,民生只是空談。議會制度先天殘缺,建制派把持議會,同樣為所欲為,助紂為虐,利益輸送,你看得咬牙切齒卻無可奈何。

廣告

更重要是,大家沒有強烈的反抗意志,甚至很多人對一切視而不見,毫不關心,還說你搞事。

今天的香港呢?與當時簡直是兩個世界。

廣告

醒覺的人多了很多。我一向有跳出自己的FB同溫層,留意社會其他人的想法,到茶餐廳聽聽那些人說什麼。這幾個月,我發現香港從來沒有試過這麼多人憎恨政府和警隊。在2014年,有些朋友還是淺藍、偽中立、無知的港豬或只是淺黃,但在2019年,我看着這些人不斷抨擊政府和警隊,怒不可遏(不是讀「揭」— 給警察的備註),終於從警隊身上明白越大的權力需要越大的制衡。部分人更站得幾前 — 當然這個年紀做不了勇武派,但經常開校巴。有些朋友,可真令我刮目相看,如果有人說葉一知去開校巴,沒有人覺得奇怪,但告訴你我那些朋友竟然會去開校巴,簡直在2019年之前無法置信。很多人都在這幾個月展現出可能是他們有生以來 — 至少我眼中前所未有 — 的勇氣,在各個崗位發揮俠義精神,幫助年輕人,捐錢捐物資開校巴,為了香港的end game傾巢而出,結果出現了青嶼幹線的港版鄧寇克。

你又有沒有見過這麼團結的街坊?面對防暴警察,街坊竟是如此強大,不遮臉,冇gear,最強大的武器就是一把嘴和粗口,無畏無懼,對住如狼似虎瘋了的警察,甚至要吃催淚彈。在2019年之前,你能想像「各家自掃門前雪」的街坊可以如此空前團結罵走防暴嗎?你有沒有發現,區議會選舉臨近,卻很少看到建制派的身影?過往他們一早落區派傳單認屎認屁成功爭取,但今年,很少見到他們的蹤影,連Banner都唔覺,因為他們一出現,街坊又拖馬落去圍佢,問到佢口啞啞。大概今年區議會選舉,是建制派最低調的一界。至於那些保皇黨明星,也不敢單獨落區 — 自從梁美芬被追擊再被的士拒載,太大快人心了,於是大家都有個默契,一見保皇黨,就追擊。他們敢面對廣大市民嗎?不敢,他們連開個蒙面法記者會都要防暴守護。

香港人傾黃的比例,也是前所未有的高,我估計大約是七至八成間。有人說身邊還有很多藍,哪有這麼高?但其實有兩成藍,撇除12歲以下的小朋友,當有六百萬人,兩成已是120萬人(如果三成是180萬啊),人數唔少,但比例其實偏低。黃營方面也是空前團結,早幾年還有靠「屌票」上位的陣營,即專針對泛民及和理非發動攻擊和挑撥,從而造成分化的客觀效果,但今天,這些陣營即使橋段依舊,也沒有多少人理會了,大家都明白和理非和勇武互補的重要,體諒大家的位置,但同時明白大家都在付出,互相關心,齊上齊落。

這些都是今日的香港人,這些是我從未見過的香港人,這些是2019年之前無法想像的香港人。當中,很多更是我認識十年以上的朋友,他們的行為,完全令我刮目相看。

「這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即使陳腐,卻非常適合形容今天的香港。最壞的,是香港制度和固有價值全面崩壞;最好的,是香港人展現出最光輝的人性,無畏無懼去面對這場end game,誇張點說,就像二戰時面對邪惡納粹的英國人,雖然我們沒有邱吉爾這個大台,但邱吉爾的精神都在我們每個抗爭者心中。2018年1月,我看了《黑暗對峙》(Darkest Hour),當時寫了一篇文章,裏面說到:

「我長大的地方,不斷面臨威脅,大部分人都像Halifax、Chamberlain的主和派一樣,不斷妥協,妥協,再妥協。今日的香港,不是有一堆又一堆這樣的人嗎?為了保護自己的利益,就讓極權暴政在自己的視線外為所欲為,弄得多麼民不聊生,他們也可在僭建的屋內安安樂樂,任由自己長大、生活、出身、發迹的地方慢慢被侵蝕至體無完膚。可悲的是,這裏沒有多少人有勇氣對侵犯say NEVER,甚至覺得say NEVER的人是搞事、挑釁對手、受暴政壓迫的罪魁禍首,教訓你『怎可能贏希特拉?』,慢慢讓這裏陷入萬劫不復的境地。始終,香港人,只是被英國統治過,而不會是英國民族。」

誰想得到,一年多後,以上的話可以推翻了。香港有七八成人在說NEVER。我,深受感動。

如何看待這場運動的成敗?不妨問自己,無論最後結果如何,你寧願一切沒發生過,香港人變回2019年之前,還是寧願看到今天的香港人?

如果答案是後者,無論最後是怎樣的結局,大家都無悔,一切可以釋懷,勇往直前。

延伸閱讀:
《黑暗對峙》 — 不會向壓迫說NEVER的香港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