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桂藍

何桂藍

前《立場新聞》記者、英國廣播公司(BBC)多媒體記者。「若不在香港自由,則自由又有何義。」Facebook:https://www.fb.com/gwynethhokl

2020/4/28 - 21:21

你還記得,一年前此刻的自己嗎?

朝雲攝

朝雲攝

你還記得,一年前此刻的自己嗎?

也許你仍是不問世事的港豬,在新城市排五個鐘隊只為買杯喜茶打咭;也許你是雨傘以降一直關心社會的人,經過 DQ、暴動罪判決、補選失利,眼看佔中九子被判入獄,覺得香港已經再無希望。2019 年 4 月 28 日,民陣發起第二次反送中遊行,只有 13 萬人參與;立法會議事廳內,民主派盡用議事規則阻攔,外界迴響缺缺。

當時還無人相信,寫在牆上的結局能夠改寫;也無人會相信,香港人將一步、一步,走出自己所習慣的「日常」,看清此城繁華背後搖搖欲墜的真象。百萬遊行,衝擊立會,各區開花,也承受暴虐,失去手足,每夜在煙霧繚繞的夢中流淚。

廣告

改變的發生,可能只在一剎:一張港島北四線人頭湧湧的航拍,一發擊破眼球的子彈,一段慷慨就義的陳詞,一個無辜殞落的年輕生命 — 一句訪問,一個直播畫面。運動的力量不知所起,以最直接的方式,改寫了我們每一個人眼中的真實世界,以及我們的心。

香港仍待變革,但我們已經超越曾經的自身,已經不再一樣;靈魂一旦甦醒,會蟄伏,會磨蝕,但絕不可能再度苟且,歸於安眠。我們盡皆無名,卻活出了最真實的自己;我們互不相識,卻願意為彼此的未來賭上一切。

在國家機器與勾結共謀者的棍棒與槍彈面前,我們不得不直面自己最深處的脆弱與恐懼,卻從中找到生而為人最純粹的勇氣。

一年過去,訴求仍未達到,警察暴力無法無天,被殘虐的人民無法尋求公義;披著法治外衣的司法系統露出猙獰面目,盲目以惡法論罪,甚至配合當權者殘虐異己。源發武漢的世紀疫症重創全世界,令各國自顧不暇,給予中共無視國際壓力,再度打壓香港的時機。港澳辦用三份聲明釋法,確立中聯辦治港權力,撕毀早已被出賣的契約,香港正式步入一國一制的年代。

當權者的壓制越來越強橫,正是制度已被深切撼動的明證。此去是光明的前路,還是更加黑暗的泥沼,我們無從得知,只知若果放棄、若不奮起,必將陷入更不見天日的深淵。

抗爭會否再起?香港還有沒有未來?取決於我們是否能夠重喚,那曾經不顧一切地投入抗爭的自己。

相信每一個香港人被運動觸動而覺醒的、那份純粹的心,如透明澄澈的水滴,終將再次匯聚,細水無孔不入,洪流勢不可擋。不論是如何狹隘的制度隙縫,還是如何熾熱的烽煙險地,都需要我們再次以意志去填滿、去顛覆。

 

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