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保住區議會選舉 勿中政府的「攬炒」奸計

2019/10/14 — 10:14

東區區議會會議(資料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

東區區議會會議(資料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

對於現有的政治體制,無論大家有幾不滿,都必須明白不可能即時推倒重來。如何在現有體制中爭取更大的空間,又如何在體制外推動體制內的改革,這些都同樣重要。因此,除了要繼續發聲,繼續上街抗爭,繼續要求中共實踐其承諾之外,也要盡量在現時的體制內體現市民的選擇,爭取在體制內有更大的發言權。

數來數去,能夠讓香港人用選票來爭取體制內體現人民意志的,其實就只有區議會及立法會。很多人過去幾年變得越來越不重視區議會選舉,但到了此時此刻,這種態度必須改變。而更迫在眉睫的,是要保住區議會的選舉可以如期進行。讓大家到時都有機會透過選票來表明態度。

回歸22年來,特區政府可以說是把區議會拖向體制敗壞。1997年重新加入委任議席,直到2015年的區議會選舉才完全取消。整個區議會制度在原殖民地時代的格局上完全沒有發展過。不但沒有進步過,區議會在運作上甚至可以說是嚴重倒退。區議員的質素良莠不齊。建制派利用財雄勢大的資源優勢,在地區中扎根插旗,向區內的基層民眾及長者提供各種小恩小惠,來換取支持。被建制派壟斷了的18區區議會,往往只是政權的幫腔。過去20多年,政府任由區議會墮落,因為政府往往需要利用區議會由建制派主導這個局面,以區議會的民意來反壓立法會內民主派的民意。每次有重大事件,都見到18區區議會差不多一致地發聲明來支持政府,政府也往往以已經諮詢過區議會或者得到18區區議會主席支持的名義,為其胡作非為背書。

廣告

被壟斷了的區議會操作就越來越走樣變形。利益申報制度不健全,政府隻眼開隻眼閉,任由那些區議會員明目張膽搞分贜政治。有一些區議會的會議紀錄竟然可以不公開。部份區議會會議的程序比普通一間中學的學生會會議更兒戲。而在區議會內處於弱勢的部份民主派議員,在缺乏公眾關注及支援下,往往也是無能為力,有部份就更是同流合污。市民越不重視,區議會便越容易被建制力量把持;越是被建制力量把持,區議會就只能繼續禮崩樂壞。

積極參與區議會選舉,不單是要向政府及建制派展示民意,而是要尋求從最基層開始,把香港的政治生活納入正軌,不能讓禮崩樂壞不斷墮落的議會文化繼續惡化及蔓延。

廣告

明年的立法會選舉,就有幾個超級區議會的議席,要從區議員中提名產生。負責投票選出特首的選舉委員會那1200個選舉委員中,區議會就佔了超過一百個。因此,無論區議會現有的運作是如何難以令人滿意,區議會的制度是如何墮落,其在香港未來幾年仍然有十分重要的政治作用。

建制派及政府確實十分積極在考慮在當前困局下,如何應對11月底的區議會選舉。政府可以大規模地動用選舉主任及確認書這一招,把對建制派構成威脅的參選人DQ掉嗎?面對香港人當前如此強烈的抗爭心態,又有如此多沒有太強烈政治履歷的參選人,政府還可以無限制地擴大選舉主任的主觀裁決權嗎?

這一次區議會選舉不一定能夠18區都翻盤,但肯定會在某種程度上把過去建制派壟斷的局面打破。如果政府今天盤算認為區議會選舉會對建制派十分不利,甚至可能被民主派大幅度翻盤,那未來幾年區議會就不能發揮原來對政府的作用,甚至會反過來牽制住政府及立法會內的建制派。如果是這樣,區議會選不出來,可能比區議會被翻盤對政府更有利。

因此,政府主動攬炒,把區議會的選舉取消這個可能性絕對不能排除。或者到時在選舉當日,可以利用臥底或便衣搞一些事出來,然後把某區甚至整個區議會的選舉結果推翻。大家不能排除政府可以卑劣到這個地步。我擔心最希望以這種方式來攬炒的正是政府!又或者是政府或北京情願任由懸空,也好過被民主派在這百多個議席中搶到灘!

如何保住區議會選舉,是香港市民及所有抗爭者未來一段短時間之內都必須要考慮及作出部署的課題。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