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借鑒英國暴動調查報告? 四招慎防「獨立檢討委員會」魔鬼細節

2019/12/5 — 21:52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林鄭係 11.26 指正籌備成立獨立檢討委員會(Independent Review Committee),坊間多批評這個委員會是轉移視線,香港人真正需要的是設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而不是「檢討」委員會。

其實對書生而言,名字並不重要,真正重要的是這機構的架構形式和實質權力究竟是什麼(況且單靠「獨立調查委員會」也未必能解決和修復香港現今問題,及後有機會再撰文講解這點)。令書生在意的是,林鄭在臉書說這個委員會是參考「英國在 2011 年 8 月騷亂後成立的 Riots Communities and Victims Panel 的做法」。書生特意去查一下這個組織發佈的報告及關於英國暴動的相關文獻,發現魔鬼果然在細節中。

**********

廣告

2011 年倫敦爆發騷亂,導火線是一名 29 歲黑人 Mark Duggan 被警員槍殺,後引發大規模示威,最終演變成騷亂,英政府派出大量警察鎮壓,並拘捕超過四千名的示威者。鎮壓後,騷亂的成因一直成為輿論焦點。

有人認為騷亂最大成因源於警暴,尤其是針對少數族裔的歧視式濫權濫暴;亦有人指責「暴徒」都是不懂文明純粹野蠻的低下階層,被捕者中亦有大量黑社會成員,是有組織犯罪行為。坊間希望成立調查委員會查明真相,並防範再有同類事件發生,但當時英國首相卡梅倫和林鄭一樣,認為這場騷亂並不是帶有政治訴求的示威活動,只是單純「砸打搶」的暴動犯罪,並不需要特別查明真相。

廣告

不過,英政府始終是民主政府,後來卡梅倫還是受不住輿論及民意壓力,「被迫」成立權力有限的專責小組,也就是林鄭提到的 Riots Communities and Victims Panel 。這個專責小組於 2012 發表最後的報告 "After the riots" 。而書生看完這報告後,就明白為什麼林鄭說要參考這個專責小組的做法作「檢討」。

**********

這個報告將英國騷亂歸咎於以下幾個成因:

1. 經濟問題導致大量失業(尤其是年輕社群),指參與者有不少 "NEETs" ,亦即是沒有在工作、接受教育或進修訓練的「廢青」;
2. 父母管教不力:令小孩形成消極和衝動個性,沒有自律和應用能力,不懂面對挫折,無法在關鍵時刻做出正確的選擇;
3. 年青人缺乏希望和機會,充滿絕望;
4. 參與者有部分是再犯罪者,有不良的學校紀錄和長期的犯罪記錄;
5. 公眾不信任警察及相關問責制;
6. 年輕人崇尚物質主義;
7. 社區不和諧和公共服務不足,等等。

你可以看到這種說法和現今香港林鄭政府的說法非常相似:「年輕人失去希望」啊、「因為樓房住屋、經濟不好的深層次問題所致」啊、「年青人都不懂思考、被煽動、雙失、廢青」啊、「暴徒有暴力傾向」啊、「學校通識教育和黃絲家長管教出現問題」等。

我們不難想像林鄭在構思這個「獨立檢討委員會」時,很可能會想盡辦法將這場反送中運動定性及歸因為以上問題。

**********

當然,可能有論者認為書生過慮,只要香港的「獨立檢討委員會」由某些真正獨立人士把關,真正做足調查,那麼報果結果無論內容是怎樣,也是公正和代表了真相。

但是,我們也不要忽略有時研究的方法論和視角不同,得出的結論就可以很不同。例如這份報告並沒有特別調查訪問參與者和被捕者,理解他們究竟是怎樣想,懷著什麼訴求,而只是訪問了騷動地區受影響的人。這樣的報告明顯充滿著諸多理論限制,又怎樣可能「全面」瞭解事件真相。

這份報告也表明是「從國家的角度撰寫這份報告」。趙永佳教授和李勁華講師曾發表過一篇文章,提到這類以國家視角為主的報告往往「代表了一般建制對騷亂的解讀方式」[1],即把騷亂連繫上道德淪落、犯罪、幫派參與、警力不足執法不嚴等,而漠視示威運動與政治訴求和警暴問題的關聯,故而政府只需要處理純粹的經濟問題、青年社群的個人個性、能力、價值觀和道德淪落問題,以及教育不善、家長危機和社區凝聚不夠等。

**********

眾所周知,香港的反送中運動的目的核心有很大程度屬政治訴求,它要求濫權濫暴的警隊和施政嚴重失效的政府問責,也要求政制改革,實現民主制度。這基本上已是社會「常識」,如果一份報告完全沒有這些內容,可以肯定這份報告毫無公信力可言。

然而,如果獨立檢討委員會甚至獨立調查委員會成立後,真的出了一份類似 Riots Communities and Victims Panel 的報告內容,這份報告將會成為政府最有威力的口舌和籍口循詞。

我們要防範林鄭政府的轉移視線,奸計得逞,就必須要注意:

一. 獨立調查委員會究竟有多獨立,成員有什麼人;
二. 獨立調查委員會的研究和調查方法究竟是什麼,存在著什麼限制,是否具有真正的代表性和客觀性;
三. 獨立調查委員會究竟具有什麼實質權力,包括能否對政府官員和警隊進行問責和懲罰建議,政府又會否執行建議;

只要以上三道問題無法得到正面回答,縱然政府真的肯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也只會充滿「魔鬼在細節中」。

**********

除了「獨立調查委員會」的內部結構和權力外,其實我們更需要外在於體制的研究報告。

在英國倫敦騷動後,英國《衛報》就委託了倫敦政治經濟學院進行專案研究,其中的調查方法便包括了官方檢討委員會沒有的訪問被捕者與參與者。

最後這份報告內容成為了研究該次暴動的權威文獻,並糾正了一些迷思,包括反駁了英國建制派「放大示威者都是黑幫成員」、「社交媒體助長了暴動」的指控;釐清示威的成因有不少程度來自於「制度的不公義」、警方種族歧視式的濫權濫暴。

因此,我們其實很需要第三方和民間組織的參與,使得數據、紀錄和研究變得更加完整,單靠政府體制的官方報告是不足夠的。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