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先了解,緩譴責:為何香港馬圈沒出現大規模罷工?

2019/8/7 — 18:24

沙田馬場 l 馬會圖片

沙田馬場 l 馬會圖片

8 月 2 日傍晚,有同事傳來一則蘋果日報的新聞,內容與馬會員工匿名呼籲8月5日參與罷工有關。8 月 5 日零時 4 分,筆者再在 Telegram 公海收到一張香港馬會行政總裁應家柏致員工信的照片,內容大約談及馬會尊重多元價值,因此既尊重員工參與罷工的決定,亦尊重員工如常上班的決定。然而,坦白說,對於香港馬圈會否出現大規模的罷工,筆者在事前已大約心裏有數,但筆者仍呼籲讀者先行了解馬圈員工面對的局限才再作評價。

首先,上述事件固然反映馬會內部確有希望參與罷工的員工,但由始至終也無法核實相關的人數有多少,如果在事前便妄言馬會員工將大規模罷工實屬武斷。

其次,筆者過往不止一次指出,馬圈亦有相當部分員工持親中的政治立場,當中不乏管理層人員、中層上司、練馬師和具影響力的賽馬節目監製和資深評馬人(後兩者不一定是正式的馬會員工),他們不一定會體諒同事/下屬以罷工的方式來表達政治訴求。雖然馬會 CEO 在致員工信的行文持開放態度,但實際上員工在考慮罷工時仍會感受到無形的壓力。畢竟,上司擁有評核下屬工作表現的權力,他們不必明言反對下屬罷工也可以做到秋後算帳:以籠統的工作表現欠佳作為辭退或不續用他們的藉口,而受影響的員工很難完全證明這是政治報復。

廣告

值得一提的是,馬圈有部分工種的「行頭」十分狹窄,例如騎馬人、評馬人等。從事那些職業的人一旦開罪了同行的權貴,幾乎等同斷送仕途,而他們擁有的工作技能又不容易被其他行業承認,所以他們罷工的壓力不容忽視(至少相對於部分在當天放暑假的教育界人士而言,他們罷工須承受更大的壓力)。

再者,現時有部分馬圈員工須不時到中國大陸工作,他們可能基於擔心仕途或人身安全的緣故不敢高調表態。

廣告

誠然,即使假設馬圈員工在選擇是否罷工時沒有感受到來自上司和同事的壓力,仍有一部分員工會自願如常上班,但這並不足以成為譴責所有沒有參與罷工行動的馬圈人士的合理理據。

一般來說,一個行業要大規模罷工,背後須有龐大的工會支援,但馬圈兩大工會「香港賽馬會僱員工會」和「香港賽馬會職員總會」分別隸屬親中的工聯會和港九勞工社團聯會,它們事前也不支持 8 月 5 日的罷工行動,馬圈自然更難出現大規模的罷工行動。

其實,筆者不是馬會聘用的員工,只靠一些觀察和朋友口中的轉述而對馬圈員工的工作有一定的理解,不可能做到完全清楚他們所面對的局限。加上筆者另一身分是學術研究人員,走到罷工集會現場可加深對不合作運動的理解,但不是每個馬圈員工也能夠好像筆者那樣從中直接獲益。如由筆者牽頭發動馬圈員工罷工或譴責他們不參與罷工,實屬不合宜的舉動(如有讀者認為需要譴責沒參與罷工的馬圈員工,那至少要同時譴責所有沒有罷工的弟兄姊妹才算得上是一視同仁。)。

平情而論,公民社會在事前也沒預期馬圈會在 8 月 5 日的罷工行動中扮演關鍵的角色,而即使馬圈沒有出現大規模的罷工,也對整個運動的成敗沒重大的影響。不過,縱然馬圈沒出現大規模的罷工,但近來不合作運動的風暴影響至馬會 CEO 也要出一封致員工的信件,實屬極為罕見。要知道,馬會在從化馬場投資約 30 億,按理說,管理層都不欲表態開罪中國大陸而影響從化馬場日後的營運。是次馬會 CEO 明言譴責罷工計劃,加上筆者得悉馬會有些部門在當天只有少數員工能夠一如既往準時上班,足以再次反映近期不合作運動的影響範圍十分廣泛,連馬圈也不能完全置身度外。

利益申報:筆者撰寫此文時沒有收受馬會任何形式的利益,亦沒有與馬會高層就此事作出談論。

全文原載於《信仰百川》8 月 7 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