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六四三十,今日意義?

2019/6/2 — 17:37

何俊仁表示:是否支持「建設民主中國」並非最重要,重要的是作為一個人,你如何看待「六四事件」。何俊仁又表示:六四燭光晚會與六月九日反送中大遊行的參與者精神是一致,但無可否認情感上兩者可能是有分別,因為前者仍有中國情意結,後者卻是因為中港之別而觸發的社會矛盾。即場投票,亦只有少數年青人,表示會參與今年的六四燭光晚會。今集政壇新秀訓練班,我們就「64三十,今日意義?」請來支聯會主席何俊仁,與一群政壇新秀作出討論。

1989年春夏之交,中國發生了一場震撼中外的民主運動:六四事件。30年過去,有人選擇牢記、有人選擇遺忘。但維園的悼念燭光依舊燃起,盼望中央有一日會為事件平反。

廣告

近年不少政治事件,年青人都挺身參與,反而六四集會卻越來越少年青人的身影。有學生領袖更批評支聯會和六四晚會,認為悼念六四對年青人毫無意義,年輕人與六四的情感距離愈拉愈遠。自學聯退出支聯會,薪火相傳好像無以為繼。與往年一樣,多間大專院校成員都表示不會出席支聯會的燭光晚會,而改為舉辦論壇,甚至不舉辦任何六四活動。部分人認為,支聯會的「建設民主中國」口號並非他們需要傳承的精神,學生傾向思考六四對香港本土社運的啟示。出席不出席維園晚會,瞬間變成意識形態的抉擇。

自2009年起,支聯會的數字指,出席晚會的人數都在15萬以上,但自2015年開始下跌,只得13.5萬,上年更只得11.5萬。支聯會形容,晚會是記憶同遺忘的對抗。
經過三年的波折,支聯會的六四紀念館終於重開,卻屢遭滋擾。面對近年涉及中港的政治風波,六四30 周年對年輕一代有什麼意義?年輕人要接「民主棒」,是出於愛,還是責任?

廣告

今集《政壇新秀訓練班》請嚟支聯會主席何俊仁一起討論。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