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浩恩

梁浩恩

政治系畢業,輕度 Asperger 患者,喜歡下國際象棋,讀書和寫作,健身和游泳。

2019/6/18 - 19:33

別高興太早,是時候想想選舉的問題

區議會選舉點票(資料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

區議會選舉點票(資料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

遊行是最低公約數,出來散一散步並無不可,留在政府總部也是個人選擇,但是只有在選舉時選票有限而運動之後的組織突然增多,各路門派的朋友才必需面對現實上和同路人或協調或對抗的問題。

在遊行之中看見了很多為派發登記做選民而四週奔波的志願者,登記人數有多少有待之後政府公佈,而年青一代登記率偏低和對政府及選舉不信任是事實,如何說服他們重新參加這個遊戲不難,但是要將選票用得其所才是問題。

市民確有配票意識,這雖然無法從事先的因素就可以推考出來,但是從事後的得票分配之中,的確可以看得出選民有回應媒體呼應,集中把自己的選票投給在信任的媒體中宣稱告急的候選人。尤其港島區陳淑莊由頭一變尾一最為經典。

廣告

雷動計劃固然失敗,但是原因個人認為在於 (1) 估算參加者數量不夠精細 (2) 大部份人嘴裡說不,但是身體卻誠實暗地裡參加了 (3) 錯估各個界別願意幫助對方過票。在比例代表制之中,每個人都不能贏太多,要合理分配選票給隊友,不能獨攬所有票。合理精確分配選票似是必需,但需不需要由大台做,是要大台更精確事先登記去做,還是大家自己 Telegram?

又或者說其實如果區議會泛民能壓倒性贏出,就不用配票,寧可「豪俾佢」也不要打亂自己陣營?但是是不是連出選人數也不限制?畢竟如果候選人太多,選票再多也無補於事,馮檢基就是好例子。深水埗街坊只認人不認黨派,姚松炎太 High Level,不在人選上盡力協調又是否可行?

區議會選舉問題雖然不大,但是據稱現在已經有人撞區,需不需要有人在相對較輕易調停的區議會中勸退,值得想一想。根據 Stan Wong 的研究,區議會中當選確能拉高各派別在立法會選舉中得票,區議會這一次可能比以往的更有參考價值,只需要看一看各區選民基數便能知其一二。過往都是區議會實利較高,但是關乎到最近的爭議,立法會投票率更高也說不定。

立法會選舉各區人數多,泛民多票而無資訊,各派別八仙過海,需要但也也無法輕易再勸退各路人馬的候選人。數學上是否能根據區議會和立法會過去幾屆推定投票人數,然後拉一條 curve 看看 Nash Equ. 和建制比起來,最好的配票和投票人數比例是多少?相對到要贏到盡和留一手的相對風險又有多高?

這次的運動其中一樣被人讚好的地方就是沒有大台,群眾自己體現直接民主,動員支援商議發佈都是由團體自己一手包辦,沒有任何一方把議題具為己有。不做市場經濟,由市場自己調節資源分佈,看來相當理性和成功。新界東的例子非常有趣,而新界西就不那麼幸運,當中似乎也沒有學者研究過為什麼新界東會成功。  

運動只是自己走出來,只是空談原則;選舉 resource 有 scarcity,才能迫出取捨。個人非常抗拒罷學罷市,因為需要自殘傷害同路人才能取得勝利不值。倒不如先想想初級上運動的去留討論已經成功,中級上選舉之中如何調度,才能講高級上如何爭取所有人認同罷課罷市。

謹附上當年畢業論文,香港選舉不容易做缺乏實證基礎,有意討論的讀者只看 Part 2 就可以,有什麼意見歡迎留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