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制度性的「包庇」是社會缺乏「包容」的根源

2018/1/16 — 12:29

在正常的情況,大部分人都希望有一個能夠互相包容的社會。如果更多人能夠互相體諒、互相理解、擴闊彼此接受的空間、能夠設身處地從別人的角度來了解別人的觀點及困難,確實是文明社會的一個重要標誌。

香港社會近年對立氣氛加劇,政治上也變得越來越壁壘分明,不同陣營間的包容能力也越來越低,社會普遍對當權者也越不信任。這些也許都是事實。究其原因,主要都是因為當權集團越來越心胸狹窄,越來越不能包容不同的意見,甚至要用盡其在不公平制度上得到優勢,不惜進一步破壞制度的公平性,從而令社會的對立及不包容惡化。

所謂「包容」,首先應該是說,社會要對一些處於弱勢的、邊緣的、受到社會排擠的、在社會缺乏話語權的、觀點訴求或傾向跟社會主流不完全一致的人或群體,多一點理解,多一點體諒,多一點接受。

廣告

今天的香港,所講的「包容」卻是反其道而行,是擁有政治權勢的一班人,提出要求在權力天砰中處於弱勢的一般人包容他們。

舉個例說,屬於社會極少數人提出的「港獨」訴求,特區政府幾曾包容過?莫說包容,還要出動所有建制的力量窮追猛打。作為管治集團,如果還對年輕人有一點點理解及包容的心,那即使不能接受這種訴求,是不是首先應該探討一下為什麼反而在主權移交之後的近20年,那一些在國旗飄揚、國歌高奏的環境下成長的年輕世代,會對社會及政治環境失望到要提出港獨。不但不嘗試去理解及包容,還要扭曲一向公平參與的原則,任何人只要透露過一點點「港獨」意念的,在上一屆立法會選舉提名過程中,便以完全沒有法理依據的所謂選舉確認書淘汰他們出局。

廣告

去年九月,各大專院校開課之後,有學生貼出一句只是概念性的,也明顯只是情緒表達的「支持港獨」標語,那些今天口口聲聲叫人包容的政治權貴,就要動員十大校長出聯署聲明,要強烈譴責,還要動用整個建制力量窮追猛打。

另一個例子,香港大部份市民都渴望有進一步的民主及有一個更公平的制度,特區政府及擁有權勢的建制階層對這些主流的民意有幾曾包容過?而且,還要反過來不斷壓抑,不斷透過各種不符合社會一貫做法的方式,或用盡法律上及制度上的權勢來打壓。對反東北撥款的示威者,對參與示威及佔領公民廣場的學生領袖,對部份民選議員,特區政府又展示過那一碼子的「包容」?

究竟是誰令香港社會越來越失去包容的精神?

擁有政治權勢的一班人,都是所謂的當權派了,在社會上屬於建制陣營的政治利益集團,也掌握著社會上的政治權柄的那些人,不正是他們首先應該對其他人多一點包容嗎?為何反而是這一班人一而再,再而三提出要一般市民對他們多點包容?

他們所謂的「包容」,便是要大家對他們不乎身份的、違反社會期望的、甚至是破壞社會制度的作為不予追究。還要大家接受他們可以繼續身處高位,繼續霸佔體制上重要的崗位,繼續掌控權勢,好讓他們可以繼續為自己及其所代表的既得利益群體服務。

要建立一個包容的社會,首先便是有權勢及政治權力的人,要對無權無勢的人多一點包容。還要致力建立一個文明合理的制度,從而讓文明的、包容的價值有發展空間。因此,身處高位的人,首先便要以身作則,不能有丁點兒讓人懷疑的污點。

政治權利受制度剝削掉的一般市民、在制度上處於弱勢的團體及政治政黨、屬於主流的民意得不到包容;但佔盡制度好處的建制組織、騎劫了社會權力的當權政府及建制派、及依傍權勢尋租的利益集團,卻不斷叫其他人對他們包容。這就是制度被扭曲的香港才會出現的怪現象。

香港今天的政治制度及權力格局,已經充滿的不公平及難以服眾,如果還要繼續包庇本身已經是千瘡百孔的人繼續透過制度的傾斜掌控社會權力,只會令文明及進步的價值繼續淪喪。

繼續擁抱一個如此不文明的制度,讓那一些政治權貴繼續這種方式如此近親繁殖,只會令社會陷於更嚴重的對立。這一個不斷受到質疑與挑戰的政府,徒得不合理的制度保護,看來只能繼續與民為敵,政府自己便只會是社會不包容的罪魁禍首。

如此下去,政府只是在不斷令熱廚房升溫,只會不斷要包庇更多高層官員,還要不斷要求社會包容這一種包庇。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