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制度暴力,才是最大的暴力

2019/8/8 — 14:26

2019 年 7 月 1 日,示威者一度佔領立法會,並留下「是你教我和平遊行是沒用」塗鴉。

2019 年 7 月 1 日,示威者一度佔領立法會,並留下「是你教我和平遊行是沒用」塗鴉。

【文:許漢榮(高教公民副秘書長)】

因反對《逃犯條例》而引發的示威浪潮已兩個月,林鄭月娥政府由堅持立法二讀到宣佈「暫緩」、以至宣佈條例「壽終正寢」,就是拒絕市民要求,正式在立法層面將草案「撤回」,技術上仍然讓草案停留於立法程序當中。

這是今天社會亂局的開端。香港市民已經多次給予政府機會正面回應一個根本是簡單示過的訴求,可惜林鄭整個管治隊伍就是不聽,一再採取迴避、拖延的策略,滿以為讓時間過去,民意的堅持日減,民氣消散,問題就會消失。可是,這樣的政治判斷,卻是一再錯誤,民氣不單未有消散的跡象,而且已形成了跨界別、跨階層的共識,要求政府回應訴求。

廣告

然後,一次又一次動輒十萬人計的遊行、請願、示威,政府對訴求依然是充耳不聞,反而一再動用警力,試圖以武力驅散示威的市民,結果是警民之間前所未有的出現大對抗。示威者,尤其是年輕人,不少抱著犧牲前途、甚至犧牲生命的決心上街,換來的不是政府的善意回應,而是日益升級的武力。在多場示威現場可見,警察使用武力程度之高、使用武力的隨意,已接近失控。但同時在元朗 7.21 事件上,警方在明知會有暴徒襲擊市民之時,卻選擇消失,讓無辜的市民、以至只是剛巧乘鐵路經過的乘客,被無差別的襲擊,事後卻只以所謂「非法集結」來拘捕疑人,比起動不動就控告示威市民「暴動罪」,選擇性執法已是非常明顯。

當政權以升級的武力應對市民示威,市民相應提高防衛力量是自然的事。我們都不贊力以武力解決問題,尤其是政治問題。但眼下政府的不作為,甚至准許所謂執法者升級武力,由警棍、胡椒噴霧、催淚彈、布袋彈、胡椒彈到橡膠子彈,不斷升級的武力,效用只有一個:使人受傷以至生命受威脅,但對於本來要處理的問題卻毫無幫助。

廣告

由始至終,都只有政府可以解決問題,踏出第一步,真誠的認錯、道歉、回應訴求。可是事情發生至今,仍未見到有官員願意作出承擔。有些人會說,市民應該「包容」、「體諒」政府。但說這些話的人卻誤解了,從來只有掌握權力的人應該「包容」與「體諒」,一般市民無權無勢,哪有能量踏出「包容」與「體諒」的一步?造成今天的局面,可能全社會都有責任,但政府、尤其是林鄭,責任最大。換成在民主國家,她早已要謝罪下台。

有人又會說,示威者「暴力」,因為他們攻擊警察。但兩個月以來,多場數以十萬計的遊行示威,可有一個無辜市民被示威者打傷?可有一間店舖被示威者破壞、搶劫?沒有。反而看到政權使用暴力,傷害市民(當然也有裝備精良的警察受傷),更有元朗 7.21 一事,市民被來歷不明的人毆打,政府卻視而不見之餘,也試圖混淆視聽。

在電視鏡頭之前的所謂「暴力」,很容易觸動了大家的情緒,覺得有人搞亂社會,但我們其實要更清晰的思考,躲在制度背後的一眾人物,由官員、執法者、到行政會議成員及建制派立法會議員,他們其實也在施行暴力,用盡了制度可以給予他們的權力,限制、打壓、欺凌與他們觀念不一樣的人,這些暴力卻不是可以便輕易察覺,但傷害可能更大。

要解決眼前的問題,讓社會休息,慢慢重回正軌,政府先行出第一步,正面回應五大訴求,放棄使用制度暴力,是唯一辦法。

 

延伸閱讀:
「高教公民」成立宣言:學術自主 公民自強

本文章原刊於《蘋果日報》觀點版,特別鳴謝作者及《蘋果日報》授權轉載。
高教公民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