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前線警員的真正隱憂和威脅——盧偉聰

2019/7/19 — 18:53

警務處處長盧偉聰、特首林鄭月娥(資料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

警務處處長盧偉聰、特首林鄭月娥(資料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

如果說香港特首林鄭月娥把警隊「擺上枱」,警務處處長盧偉聰亦照辦煮碗,將前線警員「擺上枱」,甚至不斷把他們推往深淵。

上周日,警方在沙田處理「反送中」遊行的清場行動,選擇以新城市廣場為終極行動地點,暴露了高層的部署,是不惜犧牲前線警員的安全和警隊的名聲,也要造成不可避免的流血衝突。首先,警方行動的目的別有用心,不是驅散也不是拘捕。

若是驅散,警方應讓出生路,人群才可散去,但當武裝部隊從多方面包抄,示威者唯一去路是經新城市廣場再經沙田火車站離開,但防暴隊卻早在火車站閘口禁止市民進入,火車也不停沙田車站,示威者根本是無路可逃,堵在商場裡面。

但若說拘捕示威者,一個不漏,早該在街頭重重圍困他們,就如 2005 年世界貿易組織在香港開會時韓農示威者那樣,在深夜的封閉道路逐一被捕,又何須在商場進行?同時,警方看來人手不足,據稱有二千五百人左右,未必足夠拘捕在場千多群眾。既然如此,警方何不順勢而行,讓退走的人群離開?難道把群眾趕入新城市廣場就變得更為有利,可以把他們逐個生擒?

廣告

事實剛好相反。新城市廣場不同樓層四通八達,警方如何把他們集中於三樓的中庭,方便警方行動呢?即使可以集中,三樓面積是否足可容納千多示威者,再加二、三千警員(那天據說只有二千五警員),更不要說可以放置重型武器或裝備?即使可以容納約五千人,怎樣把示威者驅趕到中庭的同時,二、三千名防暴警察已經密密包住他們?同樣重要的是,怎樣把示威者與商場顧客和遊人區分,特別是防暴警十點前進入商場時,還有不少人在內蹓躂,或吃過晚飯開始返家?

不難看到,警方對這些問題似乎都沒作準備。示威者滯留商場,大部分警員都在商場外面,何來足夠人手包圍他們?在場警員彷彿群龍無首,並無向示威者宣示有何打算。既沒有嚴限活動範圍,沒有宣布警方懷疑他們干犯何罪,更沒有表明警方快將拘捕他們,誰會相信把示威者圍困商場是一網打盡的拘捕行動?

廣告

結果只造成先對峙、後打鬥的混亂局面。當示威者前無去路,被防暴警擋住火車站閘口,便唯有退回商場跟警員「困獸鬥」,自然別無選擇勇武反撲,才能闖出生路。反觀在場的百多警員卻非嚴密布防,他們面對大群示威者在中庭聚集,中間還夾雜不少商場顧客,既無能力限制示威者的活動範圍,更不要說圍堵他們,展開集體拘捕行動。面對如潮湧的人群,近距離無阻隔的對峙,怎能避免武力衝突?好一段時間,在場警員只能憑一身裝備自己「執生」,跟群眾追逐、糾纏、毆鬥。奇怪的是,連場打鬥過後,防暴警撤離火車站,讓所有人乘車離去。究竟是臨時放棄集體拘捕行動,還是目標已達,所以全身而退?

警方行動怎會漫無目標,只不過包圍新城市廣場的目的不是驅散也不是拘捕示威者,更似是製造機會,讓警員和示威者狹路相逢,短兵相接,狠狠的打一場。警方裝備齊全,當然佔盡上風,一些示威者被打個頭破血流,但亦難免個別警員被襲受傷,幸好示威者手上並無殺傷力大的武器,否則情況不堪設想。

警務處處長盧偉聰果真如此部署,若非愚昧、魯莽或衝動,就是刻意製造危機,以激烈的肢體衝突和血腥的打鬥場面,把滯留群眾渲染成暴徒,使和平示威者心生害怕,日後也不再參加群眾運動。只是沒想到他可以不擇手段至此,把前線警員置身險境,不怕他們會重創收場(不幸的話甚至製造烈士),以此來換取民眾的同情,齊聲指責施暴者,再趁機抹黑反「送中」運動,化解特首林鄭月娥的管治危機。

政治問題政治解決,理所當然。由前線警員去抵擋政治怒潮,既不實際也對他們不公道。上周日,警察員佐級協會發表聲明,要求高層確保執勤人員的身心安全,否則不應該執行可能引致受傷的危險任務,怎料晚上便出現本可避免的流血衝突。不過,經此一役,前線警員怎能不提高警覺,他們真正的隱憂和威脅,是來自只求下屬替他完成政治任務,卻不顧他們安危的警務處處長。

 

原文見自由亞洲電台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