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剖析中共對香港當前局勢的取態和策略

2019/8/1 — 14:48

國務院新聞辦公室首次舉行新聞發布會,並無負責港澳事務官員如港澳辦主任張曉明或港澳協調小組組長韓正出席,只交由幾個發言人主持,介紹中央對香港當前局勢的立場和看法,很多人掉以輕心,甚至嗤之以鼻,以為又是黨八股三幅被,可以不予理會。

戰略上我們可以輕視敵人,戰術上卻必須重視敵人。如果連敵人最新的策略也不了解,只是繼續盲目樂觀,以為革命形勢大好,對當前局勢的惡劣發展只憑憤怒情緒作條件式的反應,其志雖可嘉,其情更可憫,但其實於事無補,逆權運動也好,時代革命亦罷,最終只會失敗。

一如扼殺香港雙普選的八三一白皮書,也是交由國務院新聞辦發佈,並無國家領導人站台,反映的只是派系權鬥激烈的中共沒有人願意出來承擔政治責任,但並不代表不是中共統治階層的共識,如果幻想中共內部仍然有所謂開明派,不單愚不可及,更是痴心妄想。八三一白皮書的後遺症還有張德剛親自來港說項,甚至面見民主派,韓正自上任以來卻從未堂堂正正公開就港澳政策發言,說明他只是習近平的傳話人,是中共各派妥協接受卻無實權的人物,反習力量可以搞局牽制習近平,時刻企圖在香港奪權復辟,但軍隊及懲治力量大權全在習近平手中,除非暗殺成功,否則最終決策肯定仍在習近平手上。

廣告

中共各派基於自身利益的考慮達成的共識,就是先穩住大局,恢復社會平靜,其後如何收拾殘局,容後再定。記者會的對象基本上是三大類:其一是國際,一方面表明會維持「一國兩制」不變,不會出動解放軍,一切交由特區政府處理,讓外資可以放心繼續在港投資,另方面則強調香港問題是中國內部事務,不容外國說三道四,卻沒有指香港當前亂局是外國勢力搞的顏色革命,不把外國看成敵人,只要香港不出現六四式屠城,國際便沒有藉口介入,正如外國如法國的黃背心運動和美國的種族衝突,警察一樣暴力鎮壓,死傷情況比香港嚴重,事後同樣法律制裁,但外國也不能以任何理由介入;其二是向動搖或別有用心的建制派發施號令,要求歸隊,中央現階段不會撤換特首,不要心存幻想搞局取而代之,而由中聯辦策動和領導的警黑合作暴力鎮壓逆權運動就是中央政策,理解不理解也好,都要無條件支持;其三是大陸民眾,強調香港必須平亂,中央一定旗幟鮮明壓制和消㓕妄圖搞港獨的政治力量,利用大部分國民的民族主義心態支持中央對港政策。

所謂「三點希望」其實就是中共的最新策略和指示,由中聯辦領導和指揮執行。重點是反暴力,而所謂暴力,當然是指抗爭的「激進分子」和「暴力犯罪分子」的行為,而非警方濫權的暴力和已獲默許向示威者以至平民施暴的黑社會暴行。其次是要求各界主要是建制人士支持以法治暴。最後社會恢復平靜後,就全力發展經濟,改善民生,潛台詞當然是停止政治爭拗。政策方向可說是跟中共六四後收拾殘局的方法大同小異。

廣告

所謂四個「堅決堅持」就是執行最新政策的具體辦法。重點不在第一個「堅決支持林鄭月娥行政長官帶領特區政府依法施政」(注意:沒有了「有效」二字,因為中央已經斷定她的施政「無效」和「失效),因為她已成虛有其名的擋箭牌,暫時不下台,既可免卻建制派為爭奪下屆特首明爭暗鬥,增添麻煩,又可在將來為所有失誤孭鑊,負上最大政治責任。平定局面後,林鄭月娥一定會被處理,不能連任可以肯定,但能否完成今屆任期則是中共內部各派爭奪治港代理人的權鬥開始。

重點是第二個「堅決支持香港警方嚴正執法」,表示中共短期內會倚重警察平暴(因為不能公然出動解放軍,否則自毁長城,自己廢除「一國兩制」,但加強駐港國安和公安力量,與香港警隊全面合作,勢所必然),因此警方濫權施暴更加有恃無恐,只會加強,不會減少。必須看到,整個記者會,發言人提及支持警隊的次數遠比支持林鄭月娥為多,意味著當前真正全權負責管治香港的是警隊,背後發施號令的當然是中聯辦,行將落任的盧偉聰也是傀儡,行動大權已落在勢將成為下任一哥的副警務處長鄧炳強手上。對於這個情況,沒有人比林鄭月娥更加清楚,如果她真的一如既往得到中央全力支持,大權在握,以她的性格,一定會以勝利者的姿態公開露面,但她如今露面也不説話,相信平亂之前,也不能和不會説話,有苦只能自己知。

第三個是要「有關部門和司法機構依法懲治暴力犯罪分子」,所以司法機構立即配合,被捕人士絕大部分被控暴動罪,不准保釋,大規模的搜捕行動,相信陸續有來。

第四個「堅決支持愛國愛港人士捍衛香港法治的行動」,就是縱容甚至嘉許黑社會的暴行,所以對於記者詰問元朗恐襲時,發言人不予正面回應,只說特區政府和警務署長已經回應,並指警黑合作是誣蔑和造謠。

至於所謂不容觸碰的「三條底線」,即任何危害國家主權安全言行、中央權力和基本法權威,以及利用香港對內地進行滲透破壞活動,矛頭明顯直指「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口號,要分割支持逆權運動的民眾、政黨和社會力量與連登勇武青年的核心力量,孤立後者成為一小撮,全力撲殺。

大家必須認清形勢,才能商討對策。

我必須承認,自己身處海外,即使感同身受,也不可能與身處香港的仁人志士之感受全然相同。事實上,存在決定意識,即使身處香港,運動之內和運動之外、運動前綫和運動後方的看法與主張也不盡相同,客觀上必然存在矛盾和差異。我不會妄圖越俎代庖,提出什麼策略,只是作為香港人,香港是吾鄕吾土,心繋所危,將自己看到的和想到的說出來,冀求集思廣益而已。篤信「光復香港,時代革命」走在最前綫的年輕人已經豁出去了,押上了自己寶貴的生命,義無反顧,不成功、便成仁,不是同行者,根本無從置喙,只能尊重他們的存在抉擇,盡力支持,送上祝福。每個香港人自身的處境和條件不同,但都必須真誠面對自己,作出自己的抉擇。

但願天佑香港!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