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區選後的 N 堂課(三)影子區議員

2019/12/7 — 18:06

11 月 28 日,數名落選的區議會候選人召開記者會。(資料圖片)

11 月 28 日,數名落選的區議會候選人召開記者會。(資料圖片)

這一課有一點離題,可說不是為來屆的區議員而寫的,但也可說是的。

要記住,我們失落了 63 席直選議席。雖然這 63 個選區最後因種種原因沒有和沒能選擇我們的同路,但不代表我們從此與這些選區無緣的,四年後事如何,端看我們現在如何修練。

英國有套幾百年行之有效的安排,兩個政黨經歷選舉會輪替執政,選舉勝出的政黨黨魁任首相,籌組內閣執政,在野黨領袖則成為「國皇陛下最忠誠之反對黨領袖」,並率領在野黨資深成員組成「國皇陛下最忠誠之影子內閣」,監察執政黨相對應之內閣成員,並以己黨之主張在國會與執政黨辯論其政策。這些安排全有官方訂制,憲法賦權保護,而且反對黨領袖這一身分是由國家公帑領薪支付的。這安排的最大優點是在野黨可繼續保持執政之實戰經驗,不因在一段不短的時間在野而脫離現實日漸務虛。

廣告

我城情況當然不同,但有不少可法之處。63 區,即是我們要有 63 位影子議員,一對一監察這些區的區議員的會議參與和活動舉辦情況,並以我們對這些區的公共政策主張在區議會以公眾參與方式逢會必到與這些區議員辯論他們的政策,而且長期提供與其餘 389 選區平等的各種當區市民服務。

63 人從何而來?我們只出了一位候選人的選區,自然非君莫屬,若君因種種原因無法投入未來四年,則以推舉協商等方式派出一人為之。我們出了多於一位候選人的選區,請這些候選人及其所屬組織在明年一月來屆區議會開始以前平心靜氣坐下來認真談妥派誰出來做影子議員,用選舉方式也好,利益交換分配也好,總之這是最後一次機會,不能不達成共識,請給所有人知道,也給自己知道,自己究竟有沒有作為自由民主社會公民的質素。

廣告

經費從何而來?63 位影子議員出來以後,他們應會掛單在鄰區當社區主任,從鄰區區議員辦事處支取薪津,並從該區議員所屬組織(並非辦事處本身)支取活動開銷。明白經費不少,沒有大組織支援的影子議員會舉步維艱,亦明白組織一般不能為非組織所屬之人提供支援,所以投身影子議員行列的人實須深思熟慮,若衡量不能支撐則儘早決定派出另一人補上。

或有人說,這種安排只對大組織有利,這不能否認,很遺憾,但現在是戰時狀態,唯有說戰時就用戰時的思維去吧。所以,若你是當選了的來屆區議員,請你盡你所能支援你鄰近的影子議員同路,這是合作耕耘,不是兩鹿競爭,要知道世界很大,其實你服務的區也很大,而且唇亡齒寒,若你選擇自固而放棄鄰區,你將很可能在四年後被你現在放棄所帶來的結果沒頂。

也有些沒大組織支援的影子議員能用其他有創意的方式服務當區市民的,雖很困難也曾有成功例子,對於這些情況,我們應發展黃色眾籌系統和網絡,好支持有心的同路。

以前也有類似做法,在落選的選區以社區中心和幹事名義服務市民爭取支持的,但現在說的是我們要建立一種這樣的制度,將這 63 區與其餘 389 區一樣去做,並從中梳理我們自己剛剛的敗選原因,絕不能再重蹈覆轍。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