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千選萬選都不應選蔡惠民做香港主教

2020/2/21 — 12:33

近期有不少天主教媒體報導都指,天主教會在短期內將會宣告蔡惠民神父被委任為天主教香港教區主教。作為一個教友,我對教會有此選擇有萬分保留,理由如下(恕我很不客氣):

(一)教會圈子內早已有消息顯示,蔡惠民被委任的理由之一,是因為他得到中共的「不反對通知書」。當然,我不會因此就自動假設蔡神父是效忠於中共的。問題反而是,香港不是像內地、越南等地方那樣,有特定確保主教任命是教廷與政權雙方同意的機制。既然沒有這樣的機制,為何教廷要開這個先例?遑論中共,如果其他強權政權見到原來教廷是可以連投過談判達成正式協議都不須就已可以令教廷就範,天主教會在世界各地還怎樣「出來行」?

(二)在教會架構分野上,如果蔡惠民被委任為主教,他會是連續第三位源自香港教區系統而不是源自各非教區直接管轄團體(譬如說,陳日君來自慈幼會、夏志誠來自方濟會)的主教。對於教會領導多元化來說,這是很不健康的現象。這都或許算了,但更嚴重的,就是湯漢、楊鳴章與蔡惠民都是來自教區架構板塊內的神學院支派。難道原自教區系統的司鐸中,除了神學院派就沒有人?如果蔡惠民被委任,就會給一眾司鐸與教友們一個「唯神學院派獨尊」的極度不良觀感。

廣告

(三)在普世教會的悠長歷史中,教會內的進步派與其保守派一路都是互相制衡、甚至會有一點兒輪流掌權的情況。如果要以大家較為熟悉的歷代教宗為例,繼相對地在大多議題偏向進步派的若望二十三世與保祿六世後,下兩任教宗(撇除中間只是在任一個月的若望保祿一世)就是在大多議題上偏向保守派若望保祿二世與本篤十六世,其後又輪到整體上偏向進步派的現任教宗方濟各。如果把這套邏輯套用在香港主教問題上,在相對地是進步派的胡振中與陳日君後委任相對地是保守派的湯漢與楊鳴章是合理的。但這亦意味着,今次被委任的主教應該是來自進步派的,而不是眾所週知是保守的蔡惠民。

(四)就此,就算是要委任一名保守派作為主教,那人都不應是蔡惠民,因為他本身就是一個難以服眾的人選。無論是一眾教友或一眾司鐸(包括保守派的教友與司鐸),他們普遍見到的蔡惠民就是一個欠缺管理經驗、牧民經驗相對地有限(要教書嘛)、說話處事沒有魅力的紙上談兵書呆子。這又怎能服眾?而更大的問題就是,若蔡被委任,他會是連續第二個不能服眾的香港主教。楊鳴章執掌香港教區時,很多東西都很性急、很剛愎自用,在教區資源、人事調配上不時令到不少堂區大混亂,使到連一些保守派教友與司鐸頂他不順。難道以書呆子來代替剛愎自用就能解決主教威信問題嗎?

廣告

(五)而且,要是有條件的保守派人選其實大有人在。譬如說,幾年前被「空降」去執掌澳門教區的李斌生都是相對地保守。但與蔡惠民不同的,是李來自非教區派系的主業會、有學識有魅力、在整頓曾經在行政上是爛攤子的澳門教區有功、而過往我更有聽過一些與他在社會問題上與李意見不同的進步派司鐸表示對他欣賞與尊重的評語。又或者再說得極端一點,就算是要委任被視為親共的徐錦堯為主教,至少他是有魅力、有廣泛牧民經驗的人,縱使教區內進步派不服他、保守派都至少都可以服他,不會像蔡惠民那樣跨派系難以服眾。

(六)當然,對於上述的一切,有些人會很離地那樣說「主教是透過聖神啟發而挑選的,大家應該支持」。對於這種說法,在教廷已給一個無神論世俗政權主教任命否缺權的大前提下,我只能說Give me a break!

我當然是想見到一個不是來自教區系統的進步派成為主教。但如果這是不可能,教廷是否可以至少找一個「夠班」的人做我們的主教?總之,教廷千選萬選、都不應選蔡惠民做香港主教。

* 以上是筆者個人意見,不代表他所屬的律師行或團體。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