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原來有這樣的社工

2019/7/23 — 12:23

衷心感謝社總、社工復興運動、邵家臻立法會議員辦事處、張超雄立法會議員辦事處,今天如果沒有這班人緊急呼籲,叫同工集體入元朗報案,我不知自己今天可以怎樣,香港淪陷了,我絕對沒有可能如常生活,當昨天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試想想今天沒有人夠膽入元朗,我們沒有報案,沒有向着警察咆哮,香港會變成更恐怖的城市!還有還有 .... 如果不是見到這班人,我會以為世界上只有聰明的社工,今天真是值得記念。

一直為到自己作為一個社工教授而覺得很驕傲,在我狹窄的生活範圍,我見到的社工很多都是聰明人,態度中肯又持平,知道了解官員mind set 比了解年輕人的想法更重要,他們很擅長和政府合作和替政府說話,有 macro perspective, 掌握到 big picture, 特別是一國兩制的運作,與此同時,他們又很會關心個人,特別是那些「異常的個人」,會積極叫他們不要做出不智的行為,他們很少批評「異常的社會」和壓榨人的制度,因為他們知道個人很需要適應社會,不然的話,我們就會很快變成一國一制。今天難得遇上另一類社工,眼前為之一亮。

廣告

很久沒見過這麼「偏激」的社工,他們會為正義挺身而出,會憤怒會識講粗口會向警察提出疑問據理力爭會對著總指揮官 Madam Yip 咆哮會流淚會飛身到在現場會和街坊一齊去報警,真的好感動,令我再沒有那麼恐懼。

我們六條女在路上一直被各種消息嚇到呆哂,不敢去朗屏站,只好在錦上路集合,坐在月台,不敢出閘,結果 standby 了差不多一個鐘,一直看著幾個主辦團體的 page, 看看有沒有 update, 我們討論了很多,終於決定還是要等到 3:30 pm, 要看到他們正式取消行動才走。突然看到他們在朗屏站做 Live, 馬上搭車過去,在車上還要執多一件社工學生妹妹一同上路,結果是一行七人,見到大會,大家才安定一點。

廣告

回想之前的兩三小時,真的非常不安,每分鐘都有各方友好勸我們快點離開,去洗手間時,有位姐姐見我着件深藍色T恤,說太危險,叫我馬上換衫,我也馬上換了。從來沒有試過參與一個抗爭行動會驚到咁,對抗黑警當然好驚,但對抗黑社會更加恐怖。我們知道香港人不可活於恐懼之中,但沒有想到我們七條女可以如何面對200多位刀神,然後大家一行出元朗就可能會被劈死。

我們在往警察局在途中見到的元朗完全不是我們見過的元朗,大家步步為營,在警署門外守候了多時,終於報完案,Madam 願意出來回應, 大家蜂擁而上,窮追猛打,雖然得不到滿意的答案,但群情之洶湧,我們的怒吼,的確係一件事。我說能夠去到元朗警局算是打贏了一場漂亮的仗,當然不是說我們得到了什麼目的,但有一群人都能夠靠著大家戰勝自己內心的一些恐懼,這個抗爭經驗,相信是畢生受用。

還有,我們當中的確有不同意見,也有一些 tension, 不過大家總算是一齊去,一齊走,沒有走散!也是一件值得驕傲的事情。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