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可恨的是,極權者行惡業,卻由人民收惡果

2019/10/5 — 13:54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文:路人十三】

致林奠,眾黑警及歷代政府建制的西裝共匪一言,「萬般帶不走,唯有業隨身。」彼方一眾惡人,昔日作下種種惡業,如今惡果滿佈,可惜由整代年青一輩連同香港一同陪葬。受苦難者,橫跨數代人,由03年23條立法引發的五十萬人遊行,至現今反送中近四個月的示威行動,人民對極權者累積接近二十年的怨憤,並不是簡單的惡業所能引發起。

從回歸以來,政府習慣以低水平的妄語綺語,有預謀地欺瞞公眾,巧言令色,以謊言掩蓋背後詭譎的惡法及政策。時至送中惡法,一而再,再而三把公眾視作羊牯,企圖以眙笑大方的藉口,不正當的見解,強行損害自由及法治。被侮辱了智慧的公眾,只會變得更加聰慧。政府所作的業,換來大眾的徹底不信任。

廣告

妄語邪見文化擴展至政府各部門及報法者,更提升至眾目睽睽及證據確鑿之下說謊話。政府各階層對外的公關文化,變得諱莫如深,自圓其說。自己從不會犯錯,錯的永遠在別人身上,只懂追究譴責,從不道歉認錯。日復日,冥環不靈地尸位素餐,浪費多少公共開支,於亂世中,仍揚揚自得,貪戀權貴逸樂。此等惡人種的業,引起大眾對不平衡、不合邏輯的社會生態作出根本性的反抗及調整。

肢體暴力式的鎮壓是更大的惡業。由雨傘運動起,從起初密集式催淚彈衝擊,引發長達數月的佔領運動。同時間,速龍暴隊的出現,帶來近身殘害式攻擊,令示威者感受到守護自身安全的必要性,演進至以擲物以保持安全距離。直到近月,催淚煙霧處處,高峰期催淚彈天天發,示威者從無戴口罩演變至配備豬咀。面對速龍的大規模進擊,示威者配備頭盔保護頭臚,紙皮作護肘,浮板作盾牌。及至警隊變成人人速龍,更化身防暴龍,對人形物體異常激動,無差別式拘之打之。面對暴力濫捕行為,示威者為救手足轉守為攻,同時以火魔法有效迅速地製造安全距離。如今,暴龍進化至泯滅人性的機器,用槍火直接打進小孩的心坎裡,作下意圖殺生的惡業,所換取的,將會是不能想像的等價式反彈。

廣告

是警隊一步一步將示威人士推向身心受害的危牆。當中警隊不止息不對等的的報復式發洩,令無數市民感到疑惑及憤慨。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凡事有因必有果,因果循環。示威者歇斯底里的抗爭是果,政府無理性的漠視,警隊無人性的欺壓是因。種下了的因,既收不回,亦抹不走。

鑑於不平等的權力及裝備,主導著每場示威發展的權力在警隊及政府手上。事已至此,已經沒多人在意示威者的行為,反而政府及警隊一舉手一頭足,成為全港人的焦點。結果,這兩幫人,沒有一次令大家失望。警隊元朗唔見人,旺角亂打人,近萬顆彈藥,數隻眼,兩顆子彈,打路人,推老人,踢義工,拉急救,鬧記者,蝦細路,奚落學生,行私刑,行酷刑,非禮,毀壞私人財產,一輪輪惡業,罄竹難書。當中千絲萬縷的業緣,糾結於街頭上,散佈於網絡中。作的每一種業,都能濺起一陣陣漣漪。作大惡業,牽連甚廣,警長槍擊一人,百萬人憤慨,怒火漫涎全城。

更深層次的惡業,是對人性的踐踏。同住一座城,互相尊重,是人性的基本,總不會殘害及侮辱同城的伙伴。可惜,高高在上的極權政府,一次又一次將人民聲音消滅,將反對的人民驅逐。一意孤行地催毀天星,強拆菜園村,硬推國民教育,割地兩檢,禠奪民主議員資格,掠奪平民家園,擾亂平民的安逸自由,破壞民主制度,蠶食法治基石,斷送自治主權,將火海引入城內,把同城活生生的人民焚燒至灰燼。惡業日積月累,極權者專橫跋扈,以「睬你都傻」的態度踐踏百萬人的申訴,送中惡法因而將人民近二十年的抑壓的一?間釋放。面對突如其來的反撲,在位等奴材受驚嚇過度而龜縮匿藏十數周。可笑是待他們驚魂甫定,立即埋沒良心,火上加油,以上世紀過時手段,自行宣布緊急狀態,立禁蒙面法,將警民衝突升溫,增加雙方磨擦點,罔顧人民性命安危。當大眾質疑警隊濫捕濫權的時刻,賦予他們更大更廣的權力,是侮蔑人民,並向人民宣戰。

此等人種,屬兩代廢中廢老,思想停留於七十年代,只懂頭痛醫腳,腳痛斬腳的方式解決紛爭。挑起事端及衝突,再擒拿反撲的初生之犢。或許他們認為斬下數千名前線抗爭的人頭,所作的惡業便一筆勾銷。但可惜事與願違,所斬下的每一刀引發更龐大的反撲。而反撲的目標亦逐漸漫涎,先是政府,接著警隊,當然不會少了中聯辦,及後黨鐵,福建幫,中資銀行及通訊企業。事件繼續推進,反抗的浪潮並不只會停留於示威形式,民間抵制指定機構及不合作運動將會逐步升級。部分企業或會因而被盯上,業務將備受影響,而間接流失潛在客戶。短期內,該等企業的零售業務可能受直接衝擊,而深一層次,長期的指定大型商場停頓,將令其物業出現退租潮及貶值。同時間面對龐大的營運成本,大企業的結構將變得脆弱。從現時跡象顯示,紅色企業及親中地產商成為了高危集團。若情況持續,現時經濟板塊將會被動搖。香港人從中可連結屬於自己的經濟網絡,以自給自足的方法,集資的模式,對抗長久傾斜的社會經濟結構。

很有可能,緊急狀態未到,而緊急法先行的這套路數,是應對商界的顧慮,同時亦證明近數月的示威對大商戶確實帶來重創。重拾市民逛街看電影的興致,是商家對政府的要求。他們不能再承受多三個月的煎熬,所以政府或會逐步加碼,而立禁蒙面法只是第一步,令大眾適應接下來更粗暴的手法。因此惡業只會不斷被種下,而引起的社會動盪將永無止盡。此刻的惡果,已根本性改變了社會,若惡業持續不斷,此城不會再有回頭路,終點就是地獄。而一干惡人等將會帶著所有不赦的惡業走進最底層的地獄,屆時所收的現眼報如何,無人憐憫。

作者自我簡介: 路上的人。生於香港,長於香港。相信歷史應該被創造的,而不是被等待的。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