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台北 ‧ 香港 ‧ 大灣區

2019/4/26 — 21:12

台北市(資料圖片,來源:Ke Hugo @Pixabay)

台北市(資料圖片,來源:Ke Hugo @Pixabay)

屈指一算,即使搬到了台北,也不是沒有財政壓力。

我於台北市的每月租金為 6,000 港元,租用的是約為 270 呎(7.7坪)、屋齡 20 多年、有電梯的套房。膳食我預算每天為 180 港元,我知道可以吃得很便宜,但我想對自己好一點。另外再加上每天 20 港元的車資。水費每月 100 元、電費 150 元、寬頻 100 元、第四台 100 元、手機上網 100 元、健保 420 元。基本開支合計每月 13,000 港元。

此外,香港的保單還有每月 625 元的保費(基本上沒甚麼保障的了)。若我每兩個月回港家庭團聚一次,則要再預算每月 750 元的機票。加起來就是大概 14,500 元。這只是養活我自己,尚未計算香港的家用。所以就算身處台北,我也經常入不敷支。

廣告

而上述還沒有預算任何購買電腦、手機、電器、家具、日用品(如廁紙)、衣履、維修、訂閱書本雜誌、理髮(幸好我在台北都選 100 元台幣的)、看病看牙(如有)、旅行(如有)以及偶然在香港生活的支出,包括越來越貴的港鐵車資。實際數目有時也令人不敢想像,不堪設想。

所以儘管台北的生活再豐富多彩,我也心甘情願只在這裡居住一年,曾經擁有就好了。桃園才會是我的歸宿,這是人貴自知。

廣告

假如以香港的收入來過台北的生活,尚算令人緊張,那到底在香港的日子是怎樣過的?我只能說香港人每天的生活,就是一個個活生生的現代版奇觀。可以的話,我儘可能嘗試告別這種令人痛苦的生活方式。

*   *   *

不過,近日沈旭暉在《大公報》的訪問裡,提議香港人可以前往大灣區發展,成了網民間的熱門話題,那或會成為香港人絕處逢生的一條出路?當然人各有志,我也只是談一談我粗淺的角度而已。

在大灣區,我不能寫我想寫。
在大灣區,我不能讀我想讀,我還想讀沈旭暉等智者在各渠道發表的文章。我仍不希望看香港報章時只能讀《大公報》。
在大陸,空氣毒、食水毒、廁所髒、治安令人不放心、沒有第四權保障。
在大陸,有人認為喜茶和海底撈等食物令人引以為傲,但亦有人指當中蘊含元素週期表的精華。
而正當大家擔心大陸與香港簽訂《引渡條例》,日後要在大陸的法庭受審,正計劃離開香港,就更不會反過來向始作俑者自投羅網。
大陸,實在充滿着種種我和我們所無法認同的範式。

香港的樓價是全球之冠,但深圳也名列全球十甲,一點也不便宜。我的深切體會是,台灣生活的性價比最高,大陸卻最低。何況,為了你的生活、健康、公義和自由這些「人之所以為人」的關鍵因素着想,如無其他特別理由,我當然不會建議自己,以至任何人,選大陸而捨台灣。你看,大陸的人都在想盡辦法走出去,移居他方,那不是沒有原因的。

誠然,大灣區可能遍地黃金。有些人為了黃金,以上一切都可以不要,都視為奢侈。畢竟我明白,不是每個人都能像我一樣,能夠在台灣做香港的Freelance,而他們在香港過活也如前述般甚為艱難,行屍走肉以至行將就木,那麼大家考慮大灣區,也是多一條出路。因此,如要前往大灣,也許是一種別無他途、為勢所迫的取捨;假如連在大灣你也覺得走投無路,下一個建議就是橫跨120國的一帶一路,總有一國相對適合你──你常抱怨社會賢達對一帶一路唸唸有詞,卻從來沒有身體力行,那只是你不明白,他們不是為自己着想,而是為你來設想。他們的選擇空間與你壓根兒不同。

然而這只是從負面的角度出發,人們前往大灣,也並非只追求黃金。如果你要創造很大的事業,橫跨大灣以至一帶一路,如果你需要這種人生的成就,如果這樣做對你來說才算實現到「人之所以為人」,不枉此生在地球走一回,那大灣便成為你的起點。你看,不是連 Mark Zuckerberg 也要在天安門跑步嗎?只是他尚未認同大陸的審查範式而已。

*   *   *

我感受到面對人生,在我們面前的是兩道截然不同的策略。你如要全情進取,並且免被興迭不斷的新範式淘汰,或者應聽學者之言,選擇大灣區,那甚至能給你更好的生活保障,還有可能名留青史;但我卻選擇退讓,我的「道」是儘可能減省開支,從而帶給自己空間,同時還能享用我所認同的優質生活,並尋回我的自由,無須緊隨他人的範式。儘管看來欠缺大志,然而也只是志在他方。如同沈旭暉在《三十五歲的太平天國》一文所言:「從小到大,都不是那種有大抱負,非要做甚麼不可的人。一直的人生觀,就是到了一個一般人不會質疑自己能力的階段,當一切能夠基本滿足世俗社會的要求,堵住別人的口實,就是時候重拾自己 … 三十五歲的朋友,是時候醒了。否則,回頭已是百年身,你還是你嗎?」我的看法一模一樣,我甚至沒有需要堵住別人的口實,我任何時候都願意儘快重拾自己,投入我的抱負,即使只是做好那幾個網上字典,並告別一些我不認同的生活模式。我們所有人的道,或許是殊途同歸,或許不是,連我也弄不清楚了。

當我昨晚再在桃園機場着陸,我知道我正過着很多香港人夢寐以求的生活,正實現着他們的理想,而我更比他們提早了許多年在當下實現了。我告訴自己,那也是一種福氣,我實在不能不好好珍惜。

 

(原刊作者 Facebook,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