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哪個代表屈穎妍?

2019/6/3 — 13:26

圖片來源:屈穎妍 facebook

圖片來源:屈穎妍 facebook

整理舊剪報,偶然發現七年前一段新聞,題為〈否認當喉舌 屈穎妍〉。資深傳媒人屈穎妍接受訪問時說:「如果我要走上『左』這條路,早已走了,不用等到今天。」

訪問中,記者怎樣介紹屈穎妍呢?媽媽是紡織染工會活躍分子,爸爸屬於九龍摩托車工會,她自幼讀左校,畢業於香島中學,中大中文系畢業後不久,母親便着她選區議員。但屈女士說:「我話千祈『咪搞』,我不是做這些事的人,否則我已是李慧琼(行政會議成員及立法會議員)!」

記者形容屈穎妍當時邊說邊瞪眼,補充自己曾被左派遺棄,「香島畢業終生會收到學校資訊,但自從我在《壹週刊》寫了大陸的黑暗故仔,揭希望工程問題,就無再收到」。「當時校長楊耀忠打電話給我,說我被利用,可能他覺得我誤入歧途。」

廣告

不過,近年屈女士的政治取向明顯大變,更經常發表偉論,試過大力批評反 689 的人借毛公仔「路姆西」講粗口,教壞細路 — 結果,被王偉雄教授撰文教訓了一頓。去年,屢屢替政府護航的屈女士,出版一本叫《既是紅底又如何?》的書,在新書發佈會上,得到前特首梁振英賞面撐場。梁振英還大讚屈穎妍的文章「實事求是、不閃避、不吞吞吐吐」。

近日政府強推《逃犯條例》修訂,牽起學界聯署潮,二、三百家中、小學和大專院校的學生、校友聯署反修例,屈穎妍再次出手,在社交媒體發文,指「我們不要被代表」,批評「反對派」用學校的名字「把所有師生校友綁架進去」。對於香港人莫大的憂慮 — 擔心通過送中條例,香港將付出沉重代價 — 屈女士並無提出充分而有力的理據,證明是杞人憂天,反而避重就輕,嘗試引導群眾把焦點放在所謂代表性的問題上。轉移公眾視線來操控輿論方向,正是當年屈穎妍口中的左派常用伎倆之一。

廣告

對於被人「代表」,屈女士自言反感,但不知道屈女士如今的意見是否代表《壹週刊》時代的自己呢?如果那個聲稱沒有被洗腦的自己坐時光機來到今天,會對這個曾經把大車禍歸咎於佔中的屈穎妍說甚麼呢?會不會罵她:「妳不代表我」?

當日口口聲聲說「個腦是洗不了的,這裏不是北韓!」,口口聲聲說一場六四就把所有左派輸入的價值全部推倒,那個屈穎妍究竟去了哪裡?到底是早年的她誤入歧途,抑或近年的她痛改前非呢?會不會遲些屈女士又有新的覺悟,打倒今天的自己?到底哪個時期的屈穎妍最代表到「屈穎妍」?抑或無論如何,這樣一個反口覆舌的人再無公信力可言,再不值得有分辨是非能力的人相信?

圖片來源:作者 Facebook

圖片來源:作者 Facebook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