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商界的極端行為體現抗爭意志

2020/2/19 — 18:41

武漢肺炎肆虐之下,香港的零售飲食業經歷比去年「反送中運動」更嚴峻嘅寒冬,近日有商場零售業界發起「罷市」行動,於 IFC、又一城、海港城、K11 Musea 及新城市廣場各大型商場閉門不營業,約 600 至 700 間嚮應,食肆亦相繼加入罷市,以圖向地產商施壓爭取減租。

諗返起,上年反送中運動多番發起「大三罷」都未竟全功,即使係最高峰嘅 8.5 有幾十萬人嚮應,又堵路、又「和你塞」、又鐵路不合作運動,都阻止唔到最世界最鍾意返工嘅香港人返工同開舖。點知緊接而嚟嘅武漢肺炎一役,竟然「兵不血刃」咁實現咗「大三罷」。

大型商場店舖關門逼使地產商減租,用番林奠對醫護罷工嘅講法,係「極端行為永遠唔會得逞」。交租就係租約規管嘅義務,體現合約精神,咁鍾意講法規嘅林奠政府一定同樣好不齒呢幾百個商戶嘅行為,並且認為佢哋破壞咗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嘅核心價值,要予以最強力嘅譴責。唔知飲食界嘅張宇人、零售界嘅邵家輝會唔會帶頭出嚟譴責呢班「暴徒商戶」,脅迫中央呢?

廣告

事實上,地產商減租俾租戶「共渡時艱」係人情,根據租約一蚊都唔減反而係大條道理,交唔到租,上到法庭告到間公司清盤都得。但係同樣地,租戶亦都無日日要開門嘅義務,我有生意都唔做亦都無違反過咩合約精神,不過呢個係「與敵俱亡」嘅攬炒策略:正我無生意做,索性關門,staff 放 no pay leave,反而慳咗水電煤人工,一個無店舖開門嘅商場更加唔會有人流,一個無人流嘅商場就無咗佢嘅價值。相持之下,租金長遠嚟講就會下跌,如果長期關門令到顧客習慣性流失,養成新嘅消費模式,即使喺疫情過去之後,個商場嘅市場租金價值都會大不如前。

喺大環境之下,商戶同業主其實係唇齒相依,商戶全線執笠,一時間地產商都無可能搵到咁大批嘅租戶用同一個租金進駐商場,換句話講,最終都係要向新租戶減租,但係中間蝕嘅時間值、空窗期、減租嘅幅度可能比現有租戶要求嘅幅度更大。加上本身喺大商場落得戶嘅唔係小店、中小企,全部都係大型連鎖集團或者係外資大品牌,佢哋嘅叫價能力比一般商戶高。佢哋就係睇準咗呢點,用行動去逼使地產商妥協。

廣告

地產商唔係林奠政權,唔會同錢鬥氣,上述嘅推演佢哋大把會計師、財務顧問同佢哋計,好大機會會同商戶坐低妥協,喺大家都要蝕嘅情況下雙方減低損失 damage control,從而將利益最大化。

呢個「商戶罷市」行動其實好有啟發性,最重要體現「齊心」嘅精神,單單一間商舖關門係完全唔會對業主帶嚟任何壓力,只有一致性由下而上施壓,全面齊心關門先至會爭取到 bargaining power,先有機會迫使業主喺談判桌上爭取雙方都可以接受嘅減租方案。

其次就係法律、合約唔係死嘅,好似林奠政權咁,一嚟就拋出「嚴正執法」、「法治精神」去否定一切可行方案,其實喺法治嘅框架之下,仲有好多迴旋空間,好多社會成本低好多嘅妥協方案,所以先至要有「仲裁」、「協商」存在嘅必要。

今次商戶可以做出一致性嘅背後嘅原因係「錢」,同牽涉到自身商舖嘅生死存亡,因利而聚,加上如果唔減租,即使宜家唔關門,最終都係難逃「執笠」嘅命運,所以喺「別無選擇」嘅考慮下,大家嘅利益立場一致。如果放呢個精神同邏輯放番喺抗爭上面,香港人都有著同樣嘅憂患意識,要覺悟今役若果不能夠真正「光復香港」,就會永遠失去香港嘅核心價值,自己手頭上攬住再多嘅物業、股票都會隨住香港全面大陸化而化為污有,當所有人都係「nothing to lose」嘅時候,再堅固嘅政權、再多嘅槍炮、再嚴苛嘅法律都阻唔住「世界潮流,浩浩蕩蕩,順之則昌,逆之則亡」。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