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四招抗衡偽獨立檢討委員會報告

2020/1/17 — 19:23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上一篇文書生提到,林鄭推行「獨立檢討委員會」,目的是為今次反送中運動作歷史定性,即將今次運動界定為社會暴動或騷亂,並把原因歸咎於「教育不足、道德淪落、青年犯罪、黑社會介入、警力不足執法不嚴、經濟不好、社交媒體散佈假消息」等因素,為政府未來作更大的社會操控和自由限制提供理由。

很多人留言或私訊問書生應該怎樣抗衡這份「檢討報告」。這確實是對香港未來至關重要的問題,因為假如讓現今政府篡改歷史成功,我們未來的下一代不但無法正確認知歷史(就像現今中國新一代無法正確認知六四一樣),也會令政府更肆無忌憚地打壓公民社會。

歷史上,威權政府常會製造這種官方報告,而要抗衡這類偽報告,只能靠官方體制外民間保留真正能還原真相的報告和素材,直至有一天「光復香港」,實現轉型正義之時,這些體制外的報告和素材便能成為最重要的歷史素材,令人們查出這次運動的真相。

廣告

*******

換言之,要抗衡官方的偽報告,就只能盡力保存民間報告,同時讓它發光發熱,在體制外爭取最大的話語權及影響力,那麼歷史的真實記錄才不會消失,不會有一天我們的子子孫孫讀到的是我們這一代在搞暴動,破壞香港繁榮穩定。而要實現這目標,我們需要從四方面入手:

廣告

▍一、民間自發廣泛保存與流傳

民間永遠都是抗衡官方定性的先鋒,尤其是在愈嚴峻艱難的政治環境下,民間愈需要自發保存歷史文件與紀錄,因為官方會想盡快辦法消滅民間的出版和資訊自由,直至所有非官方的文件素材都消失為止。所有書生常常說,大家一看到警暴素材、民間團體的研究報告,請積極地自行保存一份,因為你無法預料到哪一天這些報告素材可能會全都消失在民間之中,有哪一天歷史需要你曾保存下來的文件紀錄。書生很記得閱讀二二八事件的歷史,提供報紙攤檔私自「違法」地下販賣的報刊,成為了日後重要的研究素材,這是當時報販萬萬想不到的事情。所以大家不要少看自己的力量。

▍二、引入學術界研究

就像英國倫敦騷動後,英國《衛報》委託了倫敦政治經濟學院進行專案研究,而這份報告成為了日後反駁英國建制派定性的權威文獻一樣,香港也很需要更多學術份子研究今次反送中運動。學術界研究反送中運動,會有三個好處,一是學術界擁有「威望」,比起一般的民間觀察或報告,它更具嚴謹性和權威性,是最能抗衡官方文件的力量;二是學術界一般受到自由度相對較大的學術自由所保障,政府要打壓學術自由相對困難,它是重要的言論思想保壘;三是透過學術的自由流通將本地研究報告流進國際的學術界。

▍三、推廣到海外國際

香港不能孤軍作戰,我們也無法預料有哪一天香港會面臨更嚴重的打壓。正如現今六四事件的真相紀錄都保存在大陸以外,香港歷史真相可能有一天都只能在海外見到。我們需要作最壞的打算。所以早點把歷史文件(複製及)移至海外,是至關重要的。除此之外,把這些研究和文件廣泛推廣到國際,也能增加國際聲援的聲浪,擴大國際線。

▍四、在體制內曝光

這點可能是比較少人提到,但也是很重要的步驟。我們不能讓體制內只存在一份官方報告,我們必須要體制裡紀錄了非官方的文件和報告,令政權不容易抹殺這段歷史。我們可以把民間團隊或學術界的研究報告提交上立法會及司法機構,不管官方或法庭是否接受這些文件報告,至少留下了歷史的痕跡。

*******
歷史總是驚人地相似。 20 世紀各國威權政權製造偽官方報告企圖定性抗爭運動,早有先河借鑒。香港手足要有歷史家的敏感度和視角,參照這些歷史和轉型正義的做法,便可做足心理和實質準備抗衡政柱打壓,減少無力感,因為我們還有很多功夫要努力去做。大家別灰心。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