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回應教育局《局中人語》:〈歷史教育所為何事?〉

2020/5/20 — 10:38

教育局副秘書長康陳翠華

教育局副秘書長康陳翠華

就教育局副秘書長康陳翠華女士二零二零年五月十七日於教育局新聞公報發表的文章,坊間各種聲音漸現。有見及此,作為同樣關心歷史教育的前線老師,現希望從我們最為熟悉的教、評角度出發,以澄清、討教、分享。

澄清:題目並不是問「1937-1945 年日本侵華利多於弊,你同意嗎?」

康太於文中提到:「一些牽涉大是大非的題目,例如侵略、屠殺、種族清洗等,完全不應引導基礎教育階段學生討論其正面價值。」

廣告

康太說得對,所以題目並不是問「1937-1945 年日本侵華利多於弊,你同意嗎?」,而是「1900-1945 年日本為中國帶來利多於弊,你同意嗎?」—— 兩道問題的要求有著天淵之別。1900-1945 年間涵蓋晚清、民初、軍閥割據、南京十年及抗戰等不同時期,而中日關係於此段時期不斷變化。今屆歷史科文憑試的題目從來無鼓勵學生思考侵略的利處,反而是希望學生利用資料和個人所知,論證日本對中國在不同方面帶來的好處是否足以凌駕其弊處。而學生亦必須討論日本對中國的弊處才能符合題旨要求(如山東二十一條、侵略),從來沒有「引導學生思考侵略的正面價值」。

討教:複雜的問題?

廣告

在康太的文章裏,〈優質考核題目 全面客觀持平〉的部分中,一方面指學生未能處理二十世紀上半葉錯綜複雜的歷史,如中日關係的「錯綜複雜」;但後段又以第一次世界大戰成因作例,指學生可透過資料探究協助考生作出公平公正的結論。我們不禁疑惑,第一次世界大戰的成因本身已眾說紛云,涉及歐洲列強的外交決策、地區衝突,民族主義主張及相互矛盾等眾多觀點,也是「即使是大學學者亦要慢慢梳理的問題」,那是否這個部份也是學生未能處理?若按此邏輯,即是提供上百個正反兼備的資料,學生亦難以建立足夠全面、持平的觀點,因此會達致偏頗的結果,那恐怕最後得出的結論是所有歷史題目都不能被討論?

分享:

(一)如何處理利弊討論:日常教學內容的實務操作

康太有論:「試題要求學生展現的能力,須合乎其學習的水平,也不是所有複雜的問題都可以簡單化而不流於偏頗。」

歷史教室裏,具爭議性的議題討論都是不斷的,利弊討論只是其中之一。歷史老師最為明白複雜的歷史問題不宜輕率立下結論,因此在課堂上處理各個課題一直慎之又慎。令學生明白歷史事件往往是時空交疊,史事之間因果關係、掌握史料的性質和可信性等,並將此治史之態度牢記於心,盡皆是我們在日常教學中緊緊的抓住的宗旨。以教授第一次世界大戰的影響為例,單討論巴黎和會一事,就浮現了和會是「建立長久和平」還是「播下戰爭種子」等的爭論;巴黎和會締造的「和平」是否公平?對誰公平?巴黎和會的決議對歐洲發展是否利多於弊?這些問題相信每一位歷史學生都曾遇過。再者,環繞此論題的諸多概念,如「國際秩序」、「集體安全」、「極權主義」等等,均是非常複雜,但在學生、教育工作者共同努力下,同學先由對相關史事有所認知,進而理解不同學者論點、再嘗試運用觀點和個人思考,由淺入深,最終能夠在他們的資料題或論述題中,作出簡潔、不失深度、不偏頗的結論。上述過程正是歷史老師於日常教學為學生奠下的堅實基礎,使學生能在每一場歷史的思辨之旅中有所收穫。這正是優質教育的一種體現。

(二)資料回應題不是閱讀理解題:資料取材和「個人所知」(your own knowledge)的重要性

康太續提到:「所提供的資料都只偏向日本在 20 世紀初對中國的援助,資料的重要性與日本侵華暴行相比完全不成比例。再者,題目所提供資料必須要與題目考問範圍配合。若題目考問的時段是一九○○至一九四五年,但只提供一九○五年及一九一二年的資料,導引考生透過不完全的資料評論一個在較大時空發生的事件。」

資料回應題不是閱讀理解題,資料的作用從來不是引導學生,而是考核學生分析、批判資料的能力。根據考評局的《2020 年香港中學文憑試歷史科評核大綱》(下稱為《評核大綱》),評核目標之一是「闡釋及評價歷史證據:徵引史料;分辨史實、見解及判斷;明辨偏見;比較不同史料而作出結論。」,假如公眾認為是次考試題目的資料偏頗,請公眾亦同時明白這正是出題原意,旨在考核學生批判和分析史料的能力,辨識兩項資料未能涵蓋題目所討論的整個時期,故有必要運用「個人所知」作進一步討論。而在歷史科「資料回應題」中,要求學生運用「個人所知」加以說明的狀況非常普遍。此題要求明確要求學生運用資料未有提及的要點、史例作為「個人所知」,以作論證。相反,若學生未能提出具體事例、或只延伸題目所提供的資料作為「個人所知」,均不符合《評核大綱》「記述、評價及選取與題旨相關之歷史知識,並能清楚及有條理地運用」的評核目標。因此,有人批評試題問及的時段與資料的時段不配合,我們作為老師,對這項質疑相當不解。假如試題為學生提供每一個時段的史料,學生已經被給予足夠的提示,根本不需要引用自己溫習所學的史實作答,老師又如何考核學生的溫習成果?

總結

歷史教育提供的訓練,知識、技能、價值兼備,需在一場考試中盡展所學,殊不簡單。然而作答時間有限,歷史科試卷亦然。康太云:「故要求中學生在約二十分鐘內『就自己所知』來處理這超越他們能力的題目完全不合理,也沒有意義」,無疑是低估了學生的能力。不論卷一還是卷二,皆非要求同學以有限時間寫出大學學位論文,而是有理有節、符合邏輯分析的文章。歷史科的學科文化 (subject culture),經年累月、點滴而成,若被突然推翻,一眾師生又將何去何從?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