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國安法只是開始 兩年後將有巨變

2020/7/7 — 19:06

7 月 6 日,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委員會舉行首次會議,兼任國安委顧問的中聯辦主任駱惠寧列席。(政府新聞處圖片)

7 月 6 日,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委員會舉行首次會議,兼任國安委顧問的中聯辦主任駱惠寧列席。(政府新聞處圖片)

雖然游老師矢口不認,但我一直認為他就是傳說中:「最接近中央之男」。游老師的預測完全是不合情理地準確,一位退休的老頭,彷彿就在天朝中南海辦公一樣。一年前說阿爺要創造一國兩制的合理性,結果一國兩制真的「玩完」;半年前說:小王子已經死了!語音剛落不足一個月,小王子就真的人頭落地。

一個月前,他說國安法在建黨節前公布,又真的在6月30日晚上11:00實施,翌日的拘捕行動;㐂娥、比卡超、極差若驊的蓋棺式殭屍說法,完全是按游老師的預測及那本未到書展,已經售罄,加印無期的《阿爺政治正確辭海》發生。但根據漫畫風雲中的雄霸,他一生最忌憚的人不是聶風與步驚雲,而是泥菩薩。加上昨晚,《國安法》第 43 條橫空頒布,我很擔心游老師的家,會被PoPo以「七七事變」式爆門,隨意指控他叛國式嫖娼,而把他押回天朝;所以我便一聲不響地,一早跑到游老師家中,看看他的安危。

按門鈴後,游老師一如以往,以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的氣度徐徐給我開門。對比氣急敗壞的我,落差實在引人發笑。游老師知道我的來意後,便哈哈大笑說:「你忘記了『立場新聞』是用 facebook 的嗎? facebook 已經宣佈不合作運動,暫時拒絕㐂娥棺方索取用戶資料要求,直至國際社會對港區國安法達成共識。所以還未有人把我押回天朝呢?」

廣告

那倒也是,當知道游老師安全之後,我鬆了一口氣,隨即便馬上追問,懇請游老師為我指點迷津,為何他每一卦都會如此準確?豈料游老師竟然跟我說:「美德呀!其實沒什麼秘密,你也可以算無遺策的!」然後他走到書房,在那深啡色的實木書櫃中,取出了一本1949年出版的《阿爺萬年無期通勝》遞給我說:「靠他,便完全知道阿爺的下一步行動了!」

不是吧!這本已經發黃的通勝甚可能如此神準呢?游老師說:你千萬不可以看輕這本通勝,要推測阿爺的下一步行動,就要知道他的時間觀。阿爺的時間觀是以五年作為一個單位,十三「五」規劃就是指第十三個「五年計劃」。天朝有所謂五年一小變,十年一大變,二十五自有巨變的定律,由此推論,國安法為什麼在㐂娥最後兩年硬塞給香港人?就是因為兩年之後,不光光是㐂娥末日,同時是特區運作第 25 年!因此,不能遲也不能早,按阿爺的劇本,即是沒有反送中,也會送你一本國安法,以便兩年之後的巨變!

廣告

三換在即:換解讀  換語調  換人

游老師言下之意,國安法不是終止,而是開始?游老師看出我眉宇間的憂愁,便跟我說:也沒有什麼好擔心了!香港人也只可以根據《阿爺萬年無期通勝》 見步行步!要知道這個巨變前奏,一定不是一夜發生,而是一個長達兩年的溫水煮蛙過程。游老師遂向我解釋:首先,阿爺一定會「換解讀」 ,你只要細心翻查㐂娥戰隊的解讀,不難發現,他們已經同意了,阿爺直接為特區的定義,法律的觀點,主動進行解釋!而且毫無雜音,你看全香港獻世派在七月一日,只容許紅底黃字說一句:賀國安立法,便知道出處是《阿爺政治正確辭海》。因為香港人:「乜都唔識」,又沒有「直升機的高度」。美德你沒有發現阿爺說得越多,㐂娥戰隊心裡便越感到踏實了嗎?

其次,就是「換語調」現時我們最經常聽到欽差們的樣版表述:就是根據憲法和基本法什麼什麼?不久的將來,將會轉為「根據憲法、基本法和國安法」在香港實施什麼什麼?因國安法的確是獨立於基本法,而不是基本法的一部份。㐂娥還說是阿爺給我們的禮物呢!但美德你萬不要忘記,國安法是奇怪地包含:國安教育;連三歲幼稚園生也不放過。國安教育論述憲法的時候,避不開要說明,BB 也要擁護共產黨執政,那兩年之後,金鐘人便可以大大聲聲地說:我們是民心所向,是根據黨章、憲法、基本法及國安法在香港依法施政!

但要以上的史詩式巨變演得好看,一定要有成虫大哥這類演員,獻世派這幫臨記實在不堪入目。游老師說:「這就對了,美德!所以第三個情況,就是換人。」我馬上打斷游老師的說話,說「㐂娥下台,這點我知道呢!」游老師說:我不是說㐂娥,而是很老實的街叔,在「多圍」新聞的訪問中,已經說了:「因應香港全面改革的需要,會不斷出現人事更換,讓一些能夠維護國家安全、更能夠兼顧國家和香港利益、更能夠推動香港改革的人擔任特區政府領導人。」那請問還有什麼人較天朝欽差,更能勝任呢?

一國兩制沒了  港人治港也快沒了

而根據基本法,特首是可以透過協商產生,意味著將來的整個政府也可以透過協商,同意由非香港人擔任。你看先有國安法十二場諮詢,後有西廠駱公公,領東廠大太監,都只是開一個頭;而且美德你千萬別只看通勝,而丟了阿爺的唯物辯證法。國安法令㐂娥屍變,變成「超級㐂娥」,在獻世派選舉勢危的情況下,阿爺會認為反對派是有意奪取「第一責任人」以脅逼天朝,所以與其讓香港人選一位頂心杉,不如阿爺鋪排在兩年之後,派一位治港欽差好了!

一邊聽游老師的解說,我的心裡感到毛毛的。一國兩制沒了!港人治港也快沒了!香港還算香港嗎?我們還可以叫自己做香港人嗎?游老師把《阿爺萬年無期通勝》翻到第 689 頁說:早已叫你改口認「大灣區人」!說「香港人」有分裂天朝意圖,是叛國!看來美德你比我還要危險呢!

 

如欲看到更多評論,可關注 Facebook:譚美德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