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國安法後 媒體的自由與價值:何去何從?

2020/5/31 — 11:12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趁還有時間,想講幾個未來資訊戰的要點,請細閱。

今夜收到來電,商界朋友問候,要不要關掉 FB 與 IG。

Mark Zuckerberg 吹風在香港會失去 FB 與 WhatsApp,Trump 稍後又會公開發言,Twitter 已點名挑機中國。

廣告

很多事情如箭在弦,大家亦心中有數。上次《蘋果》的訪問已回答過,怕不怕秋後算帳,我係好 L淆的。

只是,要講的已經講了那麼多。不繼續講,只會讓過去淪為煙塵。計年齡分佈,我的 FB 和 IG 受眾不一樣,這十萬用戶,隨時要講再見。

廣告

我有收過警告,很明確的警告。所以,希望在仍然自由的時間,統統說出來。

以下是能講的:

1. 據該知情人士的緊張程度,我所指出的藍營策略,很多都是準確的。尤其是媒體與政府部門亂中有序的配合,而我相信,將來會愈來愈不講理。

大家要預判政府的打法,建制報章的社論與版位安排,會是很好的提示。

2. 政府與各強力部門,極重視 Big Data。對於各平台與意見領袖的評閱方法,不只講人數與 Like 數。

等於,Trump 當年競選總統,都會因應不同州份調整公關及策略。有大數據,打法會精準很多,而黃營在各有各做時,需要在大事件上取得共識。

3. 強力部門會計算不同人士對不同族群的影響力,例如我講資訊戰,在 FB 受眾是二十至四十歲族群,在 IG 則集中影響中、大學生與二十出頭。

我的讀者較溫和理性,這也是強力部門拉攏我的原因:他們希望溫和派轉藍。

4. FB 在國安法前,仍然有大量政治熱錢,很多藍營媒體憑此掘金。今年極力發展 YouTube,相信國安法後會變更重要戰場。

5. 中老年人對論政者依賴性很高,亦非常忠誠。近月,老年黃絲被同儕推薦,開始留意藍營 KOL。

但同時,據知一股理性反共新勢力備受關注:袁彌明的父親袁弓夷先生。

袁先生建立的反共影響力,有別於一般論政者,是很有效的反制。

6. 對強力部門,討論區已受到一定控制。網軍能引導輿論,TG 公海與中小型群組都陸續失守,地下化與不斷流動轉陣的避險,是在所難免。

以上,信不信隨你,反正 FB 與 IG 已注定失陷,往後要在意的,已不是別人的評價。

希望這段日子,與往後未知的自由裡,我做的曾有一點影響。

以下我其餘的平台,Patreon 與 YouTube。如果你對深度媒體有興趣,可以考慮訂閱 Patreon。YouTube 都將會每周更新。

Patreon【媒體研究懶人包】逢二、四、六更新,每周一 Live。
https://www.patreon.com/terrylazyclass

Terry的媒體懶人堂 YouTube頻道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