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在說外國援助之前,你想外國幫你些甚麼?

2019/9/30 — 11:16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想要外國勢力的援助,但在你搞清楚你目標是甚麼之前,外國勢力就算想援助你也是援助不到的。

如果你只是想外國人與政府,當鍵戰罵一罵香港政府,那他們已做了,完。只要罵一罵就滿足的話,那以下的話你也不用看下去。

那大家追求的是否「香港政府主動軟化到接受五大訴求」?這有兩個實行方法的,第一是由外國自己主動去壓迫香港政府,第二是外國去幫你對抗香港政府。

廣告

如果是外國自己去壓迫香港政府,那麼就是制裁香港。而制裁香港不論是任何形式,最終受害的都一定是香港的經濟,而中產很難不受打擊。去到這裡你的議員基本上已組想縮,為甚麼?民主在遠貧窮在近,叫外國制裁香港導致經濟利益損失的事情,他們是不敢支持的。而如果香港的發聲代表是他們,他們在這時候就會為中產發聲,他們的票明顯比你多很多。中產會成為政府的擋箭牌,這是不能避免的。

第二是幫助你去對抗香港政府。

廣告

這裡又分成兩個可能性,第一就是建制內,第二就是建制外。甚麼叫作建制內?就是以香港已有的建制去改變香港政府的人事架構與法律,簡單一點說就是「議會政治」,即是幫你選舉。

幫甚麼人選舉?幾乎 99% 就是泛民主派,你不要想像有可能成立一個泛民主派以外的選舉勢力,會得到外國援助。因為外國只會援助能看得到已成最大勢力的。也就是大臺,對,抗爭是反大臺的東西,但為何再惡名昭彰他們也會重組大臺?那從不是為了抗爭,而是外國人沒耐心去慢慢理解你大臺之惡,他們一想合法地幫助你,就是想強化你的大臺去贏,大臺不需要你們任何一個抗爭者的支持,大臺只需要在外國傳媒上曝光,他們想要幫助抗爭的一切資源都會流入大臺。

如果美國政府今天想出錢,九成九最終就會去了泛民的基金,而這最終都一定會直接間接變成選舉的資源。比方說,法律援助,即是打官司,那就是左面變光環右面錢進律師黨的袋,他再拿出來時就會變成選舉經費。迂迴一下就變正當收入了。

我們先放下對泛民的意見,純粹的看結果,我們假設選舉大成功,政府不敢 DQ 泛民而且他們又 100% 贏了所有地區選舉議席。那麼抗爭是否成功了呢?

那麼泛民會有反對政府通過新法律的權力,不過已有的法律不會受影響,也不會有廢除任何法律的權力。也就是說,現在差不多每天都在街上隨機抓人的公安條約,他會繼續有效。如果有人告訴你選到可以修改法律,你真的要問他一句,你怎樣在功能組別一定被政府控制下修改法律?

功能組別要能動,就是要建制派無法當議員。而要怎樣令建制派無法當議員,有兩個主要方法,第一個方法叫作選輸,這不太可能,第二個方法叫「死人是不能當議員的」,這好像未有人嘗試過暫時不討論。

但重點是只要外國覺得,幫你就是讓泛民主派大勝,而泛民主派也真的大勝了,他們就會覺得功德圓滿,接下來就是靠你們自香港人自己了。那麼選贏後,泛民主派是否不能在議會對抗政府呢?

可以的:那就是否決政府所有的預算,直至五大訴求達成。

也就是說,要把整個香港公共體制攬炒,可能所有公務員不能出糧,所有公共服務要停擺,這樣是建制內最有可能的做法。當然公務員會大怒經濟也會受大打擊。理論上是可行的,但實際上「泛民主派」裡面有多少人有這決心,是很大的問題,因為這會使他們得罪很多選票,民主黨,公民黨,會願意妨礙所有預算去到五大訴求完成嗎?泛民主派也不是鐵板一塊支持代價巨大的抗爭的。

而這就是不可突破的建制內極限,只要最後沒去到妨礙所有預算,這抗爭會很諷刺地因為外國支援反而死得更徹底。因為你提供了議會這方法,但這是一個不會成功的方法。而失敗的原因就是你害怕選票的制裁,你制裁公共體系,制裁香港經濟的議員,下次選舉自然會被選票制裁。

參與抗爭的議員,最終會在選舉中付出代價。如果連捐錢他們也不願意的話,你不用期望他們願意放棄議席。

那麼剩下最後的就是建制外,那麼,你想外國怎樣呢?運軍火給你叫你從事恐怖襲擊?訓練你的人當革命軍?那第一個問題是,他們真的打算做了,那要找誰才是安全的接頭人,而且能把這些軍火和訓練有效的變成抗爭一部份而不是你自己拿了去倒賣自肥呢?現在存在著一個這樣的人嗎?這時候你就明白孫中山為何重要了:因為大家知道把東西給他,就一定會變成武力活動。而香港沒有或未有或未見到,總不能隨便抓個抗爭者給他槍,政黨更不願碰這種東西。

這種錢的來源是不一樣的,支持建制內抗爭的可能是人權組織或 NGO,支持建制外抗爭的則是情治單位,例如 CIA。但他們第一個問題就是到底該支援誰?他們面對的問題也一樣,他們對香港的抗爭也是一無所知。

大家一定不中聽的,但很遺憾的說,建制外需要一個指揮部(我不說「大臺」這種社運的東西),指揮部不是社運大臺但還是一個集中的核心。他必須提供足夠的保證與信用,去確保外國的軍事支援能夠變成抗爭的一部份。否則軍事支援也是不可能做到的。你見美國支援各地遊擊隊或反抗力量之前,也先要有遊擊隊和反抗力量可接洽吧?現在是沒有的,所以他們也做不到這方面的支援。

直接派美軍進攻香港或者派人去刺殺香港官員這些,就想都別想了,跳過代理人落場自己打這種事,你以為是越戰嗎。

所以在說外國援助之前,你想外國幫你些甚麼。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