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城市在求援

2019/11/13 — 0:18

11 月 12 日,防暴警察闖入中文大學校園,發射大量催淚彈及橡膠彈,學生投擲磚頭、汽油彈反抗。

11 月 12 日,防暴警察闖入中文大學校園,發射大量催淚彈及橡膠彈,學生投擲磚頭、汽油彈反抗。

曾經象徵神聖不容侵犯的場所,開始一個接一個被侵略。
衝入教堂,以警棍用力毆打少年頭部。
然後是未曾在社會運動中如此慘烈地失守的大學校園。

(先補充一點:今天網上流傳的「日本侵華沒有損壞過香港大學半分」的說法,並非事實。香港淪陷時港大本部大樓曾被日軍徵用為醫院,大樓屋頂給拆毀作燃料。當然,現在是大學校園被自己人迫害。)

是夜中大是戰場。遭肆無忌憚地攻打,入夜後連續三小時無間斷施放催淚彈,毀滅鳥語花香,把裡面的人慢性毒害。
烽火連天,燒得橙紅的戰地,一面旗幟揚起,熟悉的黑色背景與白字。
光復香港。時代革命。一直挺著城內所有人的這八個字,由六月到今日,完全超越口號,變成一個目的地,無論如何必須抵達。

廣告

學生中槍倒下。記者中彈受傷。
畫面太轟烈,人們禁不住把它與那夜的天安門廣場相提並論,沒有坦克,屠城本質無異,同樣要把人置諸死地,殘害公義及青春。

整個城市在求援:求司機幫忙堵路,求醫生趕赴現場,求中大舊生回校支援,求領事館盡快介入。
大量市民決定自救,紛紛前往校園,踩單車或徒步,組成人鏈,將物資送入崇基學院,口罩,藥物,紗布,生理鹽水,消毒酒精,大量的保命頭盔。
一次又一次,香港人在危難時把自己縮小為單位,建構出巨大,漸漸沒半分猶豫。

廣告

今夜月圓,乾淨皎潔。然而再沒有人有閒情抬頭 — 返回沙田途中,低頭看見地面貼著便條,散落四處,有些已被踢起,紙上草草寫下求救字眼:中大要人。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