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奶媽從沒有尊重過台灣政府

2019/5/10 — 23:52

林鄭月娥

林鄭月娥

當專上漂流講師的日子一點都不好過,我已經算比較幸運的一位,有機會在三間院校執教四科,每科「連工包料」 贈送學生諮詢、心理輔導等無償服務,只賺取到大概$78,000,平均月薪也有$26,000,但比起 2010 年 10 月 1 日之後入職的中學學位教師的起薪點,還是少了$2,865,而且經常由西貢趕去屯門,再上西半山講課,簡直是一種有辱學者的折磨。

無奈,奶媽這個政府很樂意看到我們沒有尊嚴地白忙,所以試問高等教育界的選民,那裡有支持這個政府的道理呢?因為實在忙得不可開交,我只能在學期結束,改完那令人驚叫的五、六百份功課與試卷之後,才再可以約游老師喝茶聚舊。

我與游老師一別半年,游老師退休之前亦是學者,他對現在「大學之道,擺明唔得、在論文、在止於排名」,而非育人的工作深惡痛絕,亦對我的情況感到非常同情。他不齒地說:奶媽這個人剛愎自用,何止得罪了高等教育界的選民?她連台灣的政府也得罪了,為阿爺添煩添亂呢!我馬上說:你是指送中條例吧?台灣陸委會發言人邱垂正已說,即使《逃犯條例》修訂通過,在台灣人被移送到中國大陸的威脅未排除前,台灣政府不會同意移交台灣殺人案疑犯陳同佳。頓時令奶媽陷入進退維谷之境,她振振有詞的所謂堵塞條例漏洞,似乎失去了大義的名份!游老師回應:這只是一個觸發點,骨子裡是她從沒有尊重過台灣的政府。

廣告

游老師吃了一粒燒賣,呷一口普洱茶繼續說:明眼人都知道特區政府內,無人懂得台灣問題。當年,胡爺爺認為香港要在台灣事務上發揮更積極角色,特區政府就在2010年火速地成立了一個「港台經濟文化合作協進會」,由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出任常務副主席。但政制及內地事務局的AO們,根本就不懂台灣事務,傳說局內對台工作的部門,只有一張辦公檯,兩位同事牛衣對泣地,處理一些無關痛癢的交流撥款申請。又或者假借基本法之名,一國兩制之意,舉辦一些「阿婆摯愛」攤位遊戲活動,便算做了對台工作。

不過,當時台灣由國民黨的馬英九執政,兩岸關係相對是比較好的。所以就算活動「如此膠、如此流」也沒有什麼所謂。可是,台灣第三次政黨輪替之後,民進黨從新上台執政,兩岸關係隨即停擺。奶媽當然緊跟中央路線,對台灣的政府一切互動,都嗤之以鼻。當中包括陳同佳案,台灣曾分別於去年3月、5月及12月向特區政府提出司法互助請求,卻得到「完全沒有回應」的回覆!更扯的是,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的處長一直是以工作簽證來港履新,以示台港互動及友好關係;自肉圓處長退休回彰化之後,接任的高個子處長原來一直沒有取得特區政府的工作簽證,而需要以代理身份出任處長,累得常常要在台港之間飛來飛去,以避免誤墮逾期居留的法網。

廣告

阿爺對敵人從來不會手軟,奶媽這樣「熱情招待」高個子處長,又硬推送中條例,逼得保皇黨要全數跪低,若是阿爺的意思,那應該得到偉大的黨表揚!問題就是奶媽及他一群智慧極高的「焗腸」完全「唔熟書」 。送中條例包括大陸,但大陸與台灣早在海基海協會成立之時,為打擊廈門走私,而首先達成引渡協議。奶媽當時是衞生署助理署長,因此對相關條例只識條鐵!但勿論如何,即現在的送中條例是沒有必要包括大陸,因為在大陸的逃犯根本是有條例可以引渡到台灣。

而香港既然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份,從政治正確的角度丑六壬,香港人理論上亦可引渡到台灣。加上,台灣正值選舉年,鐵面總理留下來的教訓,就是台灣選舉時,千萬「小說話、小動作」,以免被台獨力量消費。現在奶媽硬推送中,卻又被台灣駁回,奶媽豈不是自我證實一國兩制失敗,為阿爺找麻煩嗎?明顯有人硬推送中條例不是要堵塞什麼漏洞,而是有人存心混水模魚去邀功。

游老師最後語重深長的告誡我:聰明的人往往機關算盡,自認為是聰明的人,往往是把自己也算進機關裡!奶媽正正就是這種人,你要引以為誡呀。我隨即回應:還有位IQ160局長呢!游老師大笑說:孺子可教,難道你不明白物以類聚的道理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