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如何搞一場人鏈守護行動

2019/8/19 — 17:49

嗱,我都係講歷史故事㗎咋。

有網友提議照抄波羅的海之路,在香港搞一場人鏈守護大行動。我想講,如果今時今日要在香港搞一次,技術上易過當年在波羅的海好多。關於波羅的海的歷史,以前寫過,這兒不重複了。這兒說說具體的操作安排。

位於立陶宛首都維爾紐斯的波羅的海之路紀念碑。贏咗,就可以有紀念碑。

位於立陶宛首都維爾紐斯的波羅的海之路紀念碑。贏咗,就可以有紀念碑。

廣告

波羅的海之路搞得成,第一當然是要有條路。當年的安排是把三國首都連在一起,合共 675.5 公里。假設最少每米企1個人的話,就要67萬人在連得成。結果當日來了200萬人,每米企3個人,相當親密。相對來講,以有街道可企的路程計,由西環鐘聲泳棚去到小西灣海濱花園,只係17.8公里;加強版由流浮山去到沙頭角,也只係35.3公里。也就是說,如果要做港版的話,不用10萬人已做得到。

廣告

波羅的海之路於維爾紐斯起點的紀念石。

波羅的海之路於維爾紐斯起點的紀念石。

有路線了,如何安排大家去拉人鏈呢?

首先,要把路線分為不同的責任區,例如事先講明沙田友負責太古城一帶,黃大仙友負責北角一帶等等,以確保每一段都有一定數量的人數會出現。

第二,要安排「填窿小隊」和「義載小隊」,負責當某路段不夠人的時候,就由「義載小隊」負責把「填窿小隊」送到斷鏈的地方。當年他們要用收音機傳達最新消息,現在有Telegram,易好多。又,由於當年的路線真係要經過很多荒蕪地區,所以「義載小隊」包括好多架大巴,才有辦法把人送到那些城市和城市之間,行路半日都唔到的地方。香港地方細,易好多。

第三,安排時間和傳號人。流程大概是這樣的:先約定大家某個時間例如三點要去到責任區,開始排人鏈;到三點半左右,每個路口的傳號人就要上報統籌還欠多少人,再分配「填窿小隊」出發趕過去幫手。到了指定時間,例如四點鐘教堂鐘聲響起,就全部人一起手牽手。為免出錯,事先約定要一齊手牽手一段時間(例如半個鐘)才放手散水。

「義載小隊」使用的車輛,現存於愛沙尼亞塔林的人民陣線紀念館。贏咗,架車就可以放入博物館。

「義載小隊」使用的車輛,現存於愛沙尼亞塔林的人民陣線紀念館。贏咗,架車就可以放入博物館。

第四,大合照和紀念品。做咁大壇嘢,當然要俾人見到。佢地當年真係租架定翼機響個天度拍落黎。今時今日有無人機,易好多。另外當年又整咗各式各樣的紀念章,理由和香港的黃絲帶白絲帶一樣,都係要將件事延續落去,提高和拉長參與感,並且俾更多人睇到。

波羅的海之路紀念章。拉脫維亞首都里加人民陣線紀念館。

波羅的海之路紀念章。拉脫維亞首都里加人民陣線紀念館。

第五,大合唱。嗱,我知香港人好憎「卡拉OK社運」,但係當年波羅的海獨立運動又名「歌唱革命」,真係靠唱歌成功脫離蘇聯獨立。唱歌其實可以凝聚人心,建立身分認同。畢竟最原古的香港身分認同,就係由七十年代許冠傑的廣東歌開始的。波羅的海之路也有一首主題曲,還是以愛沙尼亞語、拉脫維亞語,和立陶宛語輪流唱的,相當扣人心弦。

最後:和理非到底。當年面對三國的反抗,蘇聯也搞了反制運動,實行人民鬥人民。其中在愛沙尼亞,兩派差點發生正面衝突,好彩抗爭一方忍手,人民鬥人民的劇本才上演不了。到了蘇聯真係要出動軍隊,其實已經輸了。我不肯定在波羅的海之路的舉行其間有沒有反制運動的人來搞事,又或路線經過「高危地區」的時候如何處理。但我相信,大家最後記得的是波羅的海之路,而不是甚麼衝突的畫面,足以說明這些衝突應該沒有發生,就算有發生大家也很有意識地沒有讓它們擴散,以免拿走公眾注意。

波羅的海之路發生在1989年8月,三國要到了1991年8月才正式重新獨立,也就是還要再抗爭兩年之久。當中有參選議會,有不合作運動,有擋坦克有守路障⋯⋯結果佢哋兩年就搞得掂,得承認,好大程度上出於好彩。當然,合縱連橫都好重要。

點都好,「人鏈守護行動」係有好光榮的歷史。無錯,件事係好和理非,大合照完就散水。但堅定的溫柔,也是一種力量。

8月19日下午更新:

頭先有記者打電話來,問網民發起人鏈行動,點睇。以下是我的回答簡錄:

問:波羅的海人鏈在他們的獨立運動有什麼角色?
答:有很重要的角色。波羅的海人鏈之前三國已有各式各樣的行動,而波羅的海人鏈就是最大型的一次,向內和外都可以宣示他們的決心。

問:他們當時怎樣搞?
答:做了很多很多的組織工作才能成事,要安排人手,要有統籌,又有車隊⋯⋯還有文宣,他們還作了一首主題曲,很好聽的,強烈推介。

問:香港已經有很多次大規模遊行,還要再搞嗎?
答:乜都試吓啦,冇壞。從凝聚人心和向外宣示決心來講,都是好事。

問:咁香港可以點搞?你會支持嗎?
答:有些網民找過我,我給了些意見,具體是他們搞。我的看法是如果能搞得好,當然是好事來的。但現在時間很不夠。有很多很多的籌備工作要做,例如要想好如何集合,又如何分配人手到不同地方,斷鏈的地方如何上報然後有人手會即時支援等等。過去兩個月香港人慣了無大台,但人鏈這件事是要有點統籌才能成功的,不然到時候就會亂作一團。要做好準備先。

問:政府說要平靜下來才可以展開對話,還要搞大規模活動嗎?
答:好似已經百幾個鐘冇放過催淚彈,我覺得已經好平靜了。政府很清楚民間的訴求是什麼,他們要回應隨時都可以。香港本來日日都有好多示威遊行,要完全沒有才回應的話是不切實際。

問:波羅的海搞的是獨立運動,學他們的話不怕給人口實嗎?
答:建制派在山頂也搞過人鏈,不如你問問他們?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