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如何進行長期鬥爭

2020/1/17 — 16:45

作者提供

作者提供

【文︰梁寶龍(工黨黨員、男師奶)】

反送中運動打鬥日多後,有人開始呼籲撤出街頭轉換鬥爭方式,多少人有具體的撤退後繼續鬥爭方案,大部份都是喊口號而已。好友權哥找來一個具體方案與男師奶研究,兩人談論了一個下午,作出了補充,由我負責最後的文字整理。

方案以波蘭人鬥爭經驗為例,回顧波共於 1981 年實施戒嚴期間,蘇共仍以軍事和資源支持波共,所以他們的鬥爭宗旨是「人可被擊倒,但不能被擊敗」。如被擊倒就平靜地承認自己活在軍法統治下;不被擊敗則精神上拒不接受其統治的合法性。這波蘭人的鬥爭宗旨,也是他們的生活態度,正是鬥爭生活化,鬥爭就是生活,生活也就是鬥爭。這些方案在不需暴力下進行維權鬥爭。

廣告

在這信念下波蘭人在日常生活如此展開鬥爭:

一、集體進行生活小事並持之以恒,令大家感受團結和持續以互相鼓勵,如定時配戴某一飾物或穿某一衣物,在國營新聞報導時將電視移向窗外並外出散步,在宵禁時間將所有燈關掉,杯葛任何與波共有關或合作的人、組織或機構等,集體按章工作或定期請病假等。

廣告

我們的黑衣運動正這一方法,這一方法美國工會組織者使用經驗請參閱 Alexandra Bradbury, Mark Brenner, and Jane Slaughter:Secrets of a Successful Organizer。中文版即香港工運史研究小組編譯:《成功組織者的八堂課》(香港:香港職工會聯盟,2019)。

二、將上述的生活小事變成文化和正式化,並以日常各種場合的行為指引,如不與波共有關或合作的人作任何工作以外的社交活動。聯絡陷入同一處境的人互相討論應對方法,並將自己的處境向身邊朋友傾訴分享,這樣比自己單獨面對來得安全,又可減少妥協的程度和範圍,且可獲得社區內的道德和情緒支援。

這方法有點甘地的不合作運動,而朋輩支持方法正是精神病患者常用的治療良方。再看香港工會聯合會的發展史,家訪隊是鞏固基層組織的不二法門,屋邨長大的朋友也能領略這一方法的好處。

三、將與波共有關或合作的人、組織或機構等列表傳出去,並定時更新及修訂。這方法現正有人使用中,反過來看也是黃色經濟圈的概念。

四、自發集體紀念社會運動中的重要日子,及對波蘭民族重要的日子,前者要低調,後者要張揚。前者只是要保持記憶及盼望,所以不要引起官方注意和行動;後者則相反,要選一些官方也認可的日子,趁機凝聚更多人,並官方舉辦各式活動時張揚地摻進非官方立場和思想。

這方法已一直使用中,現凡每月的 21 號和 31 號,警方的神經都會繃緊起來,十一國慶也無法順利舉行。但要留意波蘭的鬥爭有民族成份,但香港則不同,不能照搬,其它方法和例子也不應照搬。香港鬥爭是否有民族鬥爭成份會有大分歧,必須要公開理性和平地廣泛討論,求同存異,順道實踐如何民主商討。

五、為保持記憶,將抗爭以來的歷史和義士資料完整及真確的記錄好。在此再強調資料要有真確性,不可如法西斯主義者編撰歷史以建構民族,亦不能以歷史作為政治宣傳工具。

六、在各行業成立獨立於波共控制的非政治互助聚會。只搞康樂和福利等無傷大雅的活動,才會不受注目長期存在;聚會不是正式組織,更不去挑戰官方組織的地位。看似飲飲食食活動,其實是個平台,最後成為社運的中流砥柱。其實不少行業難以一己之力舉行聚會,故波蘭天主教一路提供堅實的支援,幫助不少學術和藝術界成立聚會。在第二點已說朋輩的支持的重要性,這方法可算是其的延伸,重點是要立中流砥柱的平台。

七、全民支援政治犯及其家人、因政治原因被解僱者、被迫害而流離失所者、因抗爭而無以生活者。這一方法各人馬也在進行中,如師奶反佔中正鼓吹到法庭聽審,星火同盟和621人道支援基金的法律支援等。

八、保持樂觀很難,那麼就培養自己的幽默感,防止悲觀和麻木。當運動進入長期鬥爭時,除了身體健康外,身心健康也十分重要。以上方法以自發為主,有如今天的無大台,而第六的聚會已算初步組織化,當各聚成熟時也要有橫向組合的準備,即有大台。這又會引起巨大爭議,若我們在運動中養成良好民主商討,繼續以此來解決此問題,香港遠景將會更光亮。

後記︰

權哥全名杜志權,人稱鬍鬚權,參加民主運動已一段長時間,常思索香港的民主前景,但不是一個哲學家式抽象思維的人,多以自己生活經歷來作說明例子。在社區工作經驗中,強項是業主立案法團,且是立法會議員朱凱迪在這方面的顧問。

偶然間溜灠網上新聞,見有報章指權哥是黑道中人刀疤剛手下,龍少大笑不止。

作者提供

作者提供

我與他曾在屯門虹橋進行自己社區自己搞活動,他是這組織的幹事。傘運時出任糾察,現政治環境迫使他再度上街,常在前線活動卻不是勇武派,更是勸勇武派撤退的人。是一位好管閒事的和事佬,更常勸我飲少一點啤酒。

權哥曾任職司機,搞過工運,看似粗人但說話聲音平和,從不大聲說話,更少粗言穢語,不煙不酒,如此一個人竟被指黑道中人,怎不令人捧腹大笑。

既然新聞也有令人開懷大笑的篇章,我也說一個自戀式笑話令大家輕鬆一下。男師奶是一位哲學家式思維的人,常鑽牛角尖,更無厘頭以男師奶自稱,不知是雄,是「痴」。如此,我與權哥可謂一文一武,絶不也文也武,也不愛武力,或會找朋友製作一套以我們為門神的卡通畫像,供大家作為以上第八點方法使用也好,開懷地準備長期鬥爭。最後一句絶不是笑話,各位要記住保持樂觀作長期鬥爭。

若有興趣進一步研討交流,請發電郵到本人電郵地址: leungpolu[email protected]

 

發表意見